禅修对认知及情感功能的影响讲座后记

图、文  明常

由智度会弘法慈善基金主办、香港理工大学佛学会协办,于2012年11月27日在香港理工大学举行一场小型内部讲座,题目是”禅修对认知及情感功能的影响——脑神经科学的启示”,讲者为李湄珍教授(香港大学心理学系讲座教授、医学系和精神病学系荣誉教授、获”梅雅基金教授席(脑神经心理学)”之脑神经心理学明德教授)。

这是一个由科学与佛学两个领域交集的别开生面的讲座,一个是要求实证和逻辑的思维方法,一个是追求直观和超越情感与思维的修习方法,两个领域似乎风马牛不相及。

犹记得《国家地理杂志》曾经有一期的封面以西藏喇嘛在禅修状态接受脑电波测试为题(见图),报导一些科学家邀请佛教修行者合作,试图以科学的方法探究人体的脑壳究竟存在著怎么样的世界。

近年脑神经科学及认知科学发展迅速,用上了较先进的医学仪器(包括磁力共振器及脑电图等)进行脑细胞扫描及研究。1西方神经科学家关注到,佛教的禅修能否改变人脑。

所谓”禅修”,简单地说是佛教徒采用严格训练技巧令自己远离有破坏性的负面情感,倾向一种有同情心、快乐或平静的精神境界。例如德国Giessen大学Bender Institute of Neuro-imaging的Britta K. Hölzel教授等人、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医学院的Brefczynski-Lewis教授等人、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A. Lutz教授等人,分别对长期禅修者及非禅修者进行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及脑电图研究,证明佛教禅修能帮助人们提升个人专注力,由此可更好地面对生活里的种种压力。

至于香港方面,香港大学心理学系讲座教授李湄珍教授及医学院的脑神经科学专家苏国辉教授等,亦曾对22位禅修者及一些非禅修者进行了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测试,得到大致相近的结果。2李湄珍教授在是次讲座中对其研究作出了深入浅出的介绍。

根据李教授的研究,展示了行为研究和脑神经造影研究测试结果,显示静坐对脑神经的确具有直接影响。研究显示不同形式的静坐方法包括数息观及慈悲观,会对于不同的脑神经活动产生不同的影响。该研究的发现是,数息观影响禅修者脑部的额叶(frontal lobe)、颞叶(temporal lobe)及顶叶(parietal lobe)区域的活动较强,说明禅修有助于提高人的专注力。至于慈悲禅则能提高人对压力的免疫力,减低人在面对压力时的神经内分泌及行为反应,令人更能够以平常心面对压力。由此可见静坐能对认知及情绪功能具显著的益处,故临床医生及研究人员对此越来越重视,而至今累积的经验证据显示静坐与专注力有著正面的关系,包括改善持久的专注力、导向专注和减少习惯性自动历程等等。

关于是次研究的实用意义在于可以转化潜在的治疗应用,可以针对老龄化与神经退行性变化(退化)的脑所导致下降认知情感功能,例如健忘、失控,有助缓减脑退化的速度,同时又可以辅助干预精神病理学如上瘾、精神分裂、自闭症、过度活跃症等行为,相信随著相关类型的实证研究陆续进行,有助因脑部变化导致疾病的病人进行禅修后调整身心,重返健康人生,从而惠泽社群。

被誉为”激光之父”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汤斯(Prof Charles Hard Townes)曾言:”科学是用心去理解宇宙万物运作之道,宗教是用心去理解宇宙万物存在的意义,两者必须相辅相成,才能令生命丰盛。”禅修是探求心的本质的生命之学,是直观及超越经验的。究竟透过科学方法客观地测试、验证如何可解开心的密码,以及将成果普遍地应用于社会,这需要两个领域的专家打破彼此固有见识的藩篱,进行跨领域的合作,这对于社会及大众具有深远意义,而李教授的研究正正是最佳例证。 

1. 李焯芬〈从现代科学看佛教〉,载于《佛门Book for Buddhists》,2011年9月no.3,页8。(索书或下载阅读:http://reading.buddhistdoor.com/cht/item/d/1611)

2. 同上,页8-10。

李湄珍教授讲解,如何用脑神经科学测试方法,研究禅修对脑部认知及情感功能的影响。(其一)

李湄珍教授讲解,如何用脑神经科学测试方法,研究禅修对脑部认知及情感功能的影响。(其二)

李湄珍教授讲解,如何用脑神经科学测试方法,研究禅修对脑部认知及情感功能的影响。(其三)

《国家地理杂志》曾以封面故事报导科学家邀请佛教禅修者合作,以脑电波测试数据,分析禅修与脑功能的关系。(网上图片)

文章来源:第293期明觉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31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