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不违科学,又能超越科学

月悟

科学的物质观(原子 粒子 能)

二十世纪以来,科学突飞猛进,发现物质最基本的组成单位是轻子、光子、夸克(Quark)。原子以下的次原子层,根本不是物质,只是“能”。在爱因斯坦以前,科学家说世界上的一切,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物质,一是能。物质之间可以互相变换,譬如水可以变冰,冰也可变水;能之间也可以互相变化,如电可以变光、变热,光、热也可以变成电。可是物质和能是两种基本元素,则不能互相变换。一直到爱因斯坦用数学计算,发现物质和能也可以互相变换,这就是著名的E=MC2方程式。最初,很少有人相信这个说法,直到原子弹(物质)爆炸后,变成大量的热和光,再也没有人怀疑物质和能互变的理论了。如此一来,宇宙间的一切,都是“能”,在各种不同条件下变现出来的现象。如今,相当一部分物理学家相信他们终于发现了一个框架,有可能把这些知识缝合成一个无缝的整体——一个单一的理论,一个能描述一切现象的理论,这就是弦论。它正在实现当年爱因斯坦满怀热情追求的统一理论的理想。弦论可以用来描述引力和所有基本粒子。它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自然界的基本单元,如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等等,看起来像粒子,实际上都是很小很小的一维弦的不同振动模式,正如小提琴上的弦。弦理论中的宇宙弦(我们把弦论中的弦称作宇宙弦,以免与普通的弦混淆),可以作某些模式的振动。每种振动模式都对应有特殊的共振频率和波长。小提琴弦的一个共振频率对应于一个音阶,而宇宙弦的不同频率的振动对应于不同的质量和能量。

佛教的物质观(极微 邻虚 虚空)

物质(色法)最基本的组成单位,佛教称为极微,又译作邻虚尘。把物质分析到极微小,小到不可再分的单位,就称为极微。印度古代六派哲学之一的胜论派,认为极微实有,永久不灭,世界坏时,极微散布虚空中,作为建立新世界的质料。胜论师又主张,极微的集合体称为“有分色”,有分色就是五识可缘的各种物质。说一切有部是多元的实在论者,认为极微实有,主张“法体恒有,三世实有” 。众多极微集合成为“聚色”,聚色就是五识可缘的物质。经量部学者也承认极微为实有,众多极微和合成为“粗色”,粗色就是五识可缘的物质。依有部宗《俱舍论》、光论之意,极微主要有二位:一极微之微,色声香味触五境与眼耳鼻舌身五根等十色之最极微分也。分析诸色至一极微,不可更分,故光记名之为极微之微。二色聚之微,上下四方之六方与中心,七微集聚,是眼见上之最极点。其眼见者非为人之肉眼,惟天眼与轮王眼及今生可得(天台宗藏教),佛果之菩萨(如悉达太子)眼得见。正理论称之为实之极微。到大乘佛教瑜伽行学派兴起,以无著、世亲为中心的一派学者,以“万法唯识、识外无境”的立场,破斥极微非实,不能成立。如世亲菩萨所造的《唯识二十论》,陈那菩萨所造的《观所缘缘论》,都是针对小乘外道——如胜论派、小乘说一切有部、经量部、顺正理师等的谬论而加以破斥。大乘佛教空、有二宗,都不承认极微有其实体。空宗以“缘起性空”立论,法性不生不灭、不常不断,皆属空性,何来实体?有宗以“万法唯识、识外无境”立论,一切现象都是阿赖耶识种子变现,因缘假合,极微根本不能成立。故《成唯识论》卷二曰:“……为执粗色,有实体者。佛说极微,令彼除析;非谓诸色,实有极微。诸瑜伽师以假想慧,于粗色相,渐次除析,至不可析,假说极微。虽此极微,犹有方分,而不可析;若更析之,便似空现,不明为色,故说极微为色边际。”在《楞严经》卷三中,佛陀对阿难说:“汝观地性,粗为大地,细为微尘,至邻虚尘,析彼极微,色边际相,七分所成。更析邻虚,即实空性。阿难,若此邻虚,析成虚空,当知虚空出生色相。……”在这一段经文中,佛陀开示,把物质分析成极微,再分下去就成为“邻虚尘”——邻近虚空的微尘。邻虚尘若再分析,就是“即实空性”。即实空性,实在没有对应中文表述,以虚空为喻。即实空性,就是大乘所立的“空性”、“如来藏”、“佛性”、“法身”。如《三藏法数》对虚空法身的解释:“谓如来法身,融通三际,包括大千,一性圆明,诸尘不染,故名虚空法身。三际者,即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也。”

两者之比较

科学发展到现在,对物质的研究与利用,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咱们肉眼所见、高精密科学仪器所见乃至未来科学猜想所见的物质,勉强对照佛教所说“缘起性空”,并非实体,归于“能”,正如小提琴上振动的弦,虚妄不实!但是佛教所讲的空,实在比科学所说“能”、“弦”高深、究竟!科学借助仪器观察物质;佛教全凭自心观察,就是修习止、观。通过修习止、观,了解一切色(物质)、心(精神)的真相,觉悟人生,净化人间。依照天台宗对如来一代教观的整合,由小乘到大乘,由浅入深,有四种观法:析空观(小乘)、体空观(大乘初门)、次第观(别教大乘方便观)、圆顿观(圆教大乘究竟观)。科学的物质观,超不出小乘的析空观,形式上好像有点相似。如《摩诃止观》卷三(下)(大正46·32a)解释“析空观”︰“小者小乘也,智慧力弱,但堪修析法止观,析于色心。”即分析人乃由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要素所构成,分析色法至极微(构成物质的最小单位),或分析心至一念(六十刹那),而依此分析之结果,观人、法二空之理,是为小乘之观法。科学所说“能”、“弦”,究竟是什么?是色(物质现象)?是心(精神现象)?还是什么都没有?依照佛教次第观,空非虚无,能生诸法(假、物质),双遣空、假,才能如实了知宇宙万有的真相(中道实相)!进一步依照佛教圆顿观,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于任何一色一法的当下就能如实了知宇宙万有的真相。那么物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不是什么都没有,也不是某个实体!佛教唤作“空性”、、“如来藏”、“佛性”、“法身”,或从因立名,或从果立名,名称不同,含义一致。科学发展到现在,真能带给人世间芸芸众生真实的幸福快乐吗?如果真是这样,佛陀要想做个大科学家、大发明家很容易;大家看一看《佛说处胎经》,两千五百年前的佛陀,观察到的人体生命现象,与当今科学、医学的实验结果大致相同。

末了,本人撰写此文的结论:佛学不违科学,又能超越科学!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08714601016eu5.html?t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