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未婚妻全族 自己多世凄惨夭折

我从小体质有点儿不太一样,应该说是非常敏感的体质吧,这种体质的人身体都不太好,自小到大,有亲人去世或者出生的,基本都有些感应。

我是2011年底的时候,因为一个师兄的介绍,而开始接触佛法的,开始很不敬,也很不相信,只是为了敷衍她。

在2011年春节的时候,我大年三十在家做了一个梦,梦到在家里台阶上,手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突然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脚一滑,然后孩子就滚落到了台阶底下。(后来有个师兄解释说,这是家里亲人离世的征兆。)

2011年的时候,因为小姑子在家里生孩子的事情,我因为风俗跟公公婆婆闹过不少矛盾,而且大吵了好几架,后来8月份孩子刚在家里出生半个月,公公就开始病倒了。那个时候,我刚开始自学一些中医,就在家里给公公用一些学到的知识,给他治疗。那个时候,就觉得很不对劲,家里苍蝇多的一层贴着一层的,把公公屋里都给爬满了,非常恐怖。然后我坐在屋内的时候,瞬间整个脊椎都冰凉了,感觉就像是被附了体一样,10月天气还很热,都冷到了骨头里。

公公白天很好,一过12点就开始折腾,捶墙、骂人、打婆婆……我那个时候也不管自己学了多少东西,强行介入给公公治疗,那段时间他(身体)还算可以,后来老公就在老家照顾他,我先回来了。

有一天下班后,就看到一个女子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瞪着我,当时吓得我手里东西都掉地上了,赶紧把屋里的灯都打开,结果什么都看不到。当天晚上,我跟网上一个跟我比较要好,也有类似经历的朋友说了,结果她跟我说要念咒。第二天她才告诉我,她跟我说了后,立刻家里的灯就开始闪烁,并且灭了。后来,几次梦里又梦到了她好几次,但没出什么事。

到了2012年元旦的时候,我住在同学家里,夜里做了一个梦:她到了我娘家,冲我娘家的厨房后门,恶狠狠的叫嚷着,头发和手指长的好长,努力地要冲进屋里来。我当时念咒也不管用了,突然灵机一动,把手指咬破还是正好找到了笔墨,我忘记了,把咒语写在一张红纸上,贴在了门上,一贴上去,那些咒语立刻发出无边的金色光芒,她很悲惨地叫了一声,一切就归于寂静了。当时是冬天,醒来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

今年5月份,有次在梦里,我回到了一个很狭小的空间内,似乎用观音咒语救了一个人,然后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公公(当时公公已经去世了)和小姑子,还有一个很沉默、一身黑衣服的男的,在桌上激烈地争吵着什么。小姑子的女儿就开始哇哇哭着,我给抱出了屋外。屋外有个小黑屋子,当时心里一再警告自己不要进去,结果还是推门进去了。里面是一个很老式的柜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突然抱在手里的孩子,眼睛就发出红光,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心里清楚的不得了,但是就是醒不过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个声音提醒我,要念金刚经,结果第一段刚完成,孩子眼里的红光就不见了,我也惊醒了过来。

6月份的时候,我回到老家,晚上跟妈妈一起住的时候,睡到半夜突然觉得前额好冷好冷,好像有人一直对着我吹冷气,但是也一直醒不了(我从前一直容易被鬼压床)。后来就进入了梦里,又看到了她。这次头发变得更长,衣服也更白了,破烂不堪。类似一个地下牢狱的地方,我和一个学佛的姐姐在外面,她在里面,中间隔着一个栅栏,指甲长得好长好长,对着我狠狠地嘶叫着,对着我拼命地挥舞着手要来抓我。当时,梦里我好像吓哭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还是非常后怕。后来看到,那个梦到的姐姐以前赠送我的一个《般若摄颂》挂件,就挂在我床头。

6月初妈妈来我家里的时候,突然夜里10点多钟,又发了梦魇,在屋里嘤嘤地细细地哭。(我们家外婆、我妈妈梦魇发得非常厉害,经常半夜里又叫又哭的,叫也叫不醒,醒来了什么也不知道。我状况不是很好的时候,也经常发梦魇。)爸当时叫她,怎么也叫不醒。我就把脖子上带的《般若摄颂》挂件拿了进去,在妈妈的床头转了一圈,又放在了书桌上,当时妈妈就好了。第二天,我就把《般若摄颂》挂件又送给了妈妈,妈妈一直有随身携带,不方便的时候,就悬挂在屋内的高处。

回来后,当时我供养法会时,赠送的金刚结也到了。到了后,我一直戴在手腕上。在后面的几个月里,一直在梦里被迷惑。一次是被迷惑了,自己扯断了,刚断掉脑子清醒了,用咒语解了围;一次是被幻化成我同学模样的“她”,带我进入了一个狭小的黑黑的长方形的屋子里,很窄,很小。她让我躺在了一个狭长的盒子上(现在想来跟棺材真是一模一样了),然后又让我解开了金刚结。刚解开,就又醒了,怕的要死,把金刚结就这样丢了过去,人立刻就从梦里出来了。

第三次是最近的,这次是梦里切切实实的被扯断了,而且,还打碎了一个护身的玉环,然后有一个声音很明确地告诉我,说金刚结已经没有效力了,而且我护身的法器已经没有了。(备注,这些都是梦里被扯断了,现实上的金刚结都是完好的。但是我这次还是把旧的金刚结收了起来,然后重新戴了一根新的,这里也请师兄告知一下,要如何处理。)

最后一次关于“她”的梦,是关于累生累世的与她的一段因缘。大概是唐朝的时候,当时我是男身,她是我的未婚妻,非常相爱。后来因为两个家族的政治立场不同,我利用之间的便利关系,窃取了她们家族的最高机密,最后导致她们全族的人被毒死。但我还是保全,并且隐瞒了和她的关系。

最后一个场景,是在一个四合院子里,她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在院子中央哭得肝肠寸断,我在回廊上,不敢见她。最后,她吞了和毒死其家人一样的毒药,在频死之际,又点燃了全身。我冲了过去,在自焚的她面前跪了下来,她在熊熊火光里,一直不停地质问我为什么,为什么。我跪在她面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时,我好像在看一部电影一样的,不能出声,不能移动,只能看着这些凄惨的场景一幕一幕的从眼前掠过,想要阻止却没有任何能力。到她最后在我面前自焚的时候,梦里站在局外的我,冷得直打寒颤,牙齿都无法闭拢起来。)

后来,是很多其他生的故事,几乎都是女身,未成年即以非常决绝而又凄惨的方式夭折,而且异常凄惨。

做了这个梦后,当时一夜都没法睡觉,心里惶恐得要死。不是那种害怕的惶恐,而是对自己做过这样恶劣的事情的一种惶恐,对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的结论起了很大的质疑。虽然这只是个梦境,但是我却觉得那绝对不是一个梦,而就是累生累世当中确实是真实的一个事件。

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虽然不是一个顶顶善良的人,虽然现实中非常非常的强势,但是自小对弱小者都有一种自发的怜悯与仁慈,也从未做过任何大的错事,对他人造成莫大的伤害的事。虽然自诩有绝顶聪明的头脑,但是无论生活,工作,还是其他的事,都会在最关键的一步,功亏一篑。我一直觉得命运对我太不公正,总是在即将要得意的时候,给我沉重的一击。而且,自小到大,也经历过许多死里逃生的事情,并且对着其他的世界有着异常敏锐的直觉与感觉,一直怕得死。

但是,自此次之后,我觉得无论命运有着怎样的不顺或者不公,都是应该的。我从来也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恶毒的一面,虽然她们不是我直接动手杀的,但确实是因为我的关系而亡。

我现在非常感恩大慈大悲的诸佛菩萨慈悲护持,在我成年这么多年后,并且逐步接触佛法的时候,才开始展示给我看(前世的罪业),让我有了接受并理解这些的示现,而且有了深刻的忏悔之心。

虽然,这半年内,我并未做其他更精进的事情,只是在坚持抄写《心经》、《金刚经》与《地藏经》,还抄的七零八落,但是佛菩萨仍给我这么大的殊胜福报,让我在这样强健的年纪,看到了累生累世的恶行与恶性,并在经文的加持下,有了慈悲之心之后,才示现给我看,让我在未来有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忏悔之心,不至于等到垂垂老矣,没有体力,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的时候,再一一示现,让我连忏悔的机会也没有。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也许我们这一世都认为自己善良无比,为何上天要给我们这样的命运,在累生累世的轮回中,我们到底种了什么样的因呢?

阿弥陀佛!写的有些乱,师兄看看吧。以上都是我真实的经历。我在抄经的过程中,有过其他无数次非常殊胜的经历,都是关于累生累世的一些因果的,而且有些确实是解开了。虽然此时,心里仍然有些许忐忑不安,但是确实还是有着莫大的法喜,也比从前多了一些从容不迫,有了这样的恶因,再大的果报,也能坦然地承受这样的一个心态。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密封的瓶子,突然在这些日子里面被拔了瓶盖,有了一种自在与无限的仁慈在增长的感觉。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4/144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