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最危险的动物吗?

郭耕

有这样一个引发人们哲学反思的地方,在麋鹿苑这座科普基地的一个箱子门上,写着这样的问题:“谁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动物?”打开箱子,里面还有一道门,门上写着“这是一些相当聪明的哺乳动物,但肉不可食,毛不可用,骨不可入药,这种动物常对同类大肆残杀,更会对异类随意侵犯,这种动物就在此门中”,再一打开,里面竟是一面镜子,一面照见自己的镜子,原来“最危险动物”之答案就是“人类自己”!

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判断呢?因为,当前,地球人口的众多是前所未有的,但更为空前的是我们贪欲的强烈。人类在工业革命以来的400年间,耗用了地球25亿年积累的化石能源,导致了发展的“不科学”、“不和谐”和“不可持续”。我们总在企望着“点金之手”,我们忽视了“休养生息”……

知道“点金之手”的故事吧?在古希腊,有个国王叫迈达斯,他极度地祈望发财,酷爱金钱,日思夜想,孜孜以求,由此感动了神明。神明说,看你这么执着,那就满足你的愿望,赋予你一副点金之手,如何?迈达斯当然很高兴,用点金之手一触摸墙壁,住房变成金房子了,一触摸家具,家具变成金家具了,他高兴的抓狂,大叫,我发财了!发财了!一摸食物,食物成金子的了,不能吃了,女儿过来了,他伸手去抱,可女儿成了金人了,不再是活蹦乱跳的小女孩了。迈达斯后悔了,我要生命、我要后代,我不要都变成金子,可神明说,对不起,这是不可逆的,这可是你渴求已久的“点金之手”啊。我们知道,这是一段希腊神话,不是真的,但神话的寓意却是严肃而深刻的,我们目前的生存方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不是正在渴望“点金之手”吗?我们希望把什么都变成钱,供我所用,对植物,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动物,只见骨肉无视生命。我常常问:蜜蜂有何价值?多数人的回答是“酿蜜”。爱因斯坦曾言:如果蜜蜂消失,人类最多还能活四年,难道我们不吃蜂蜜就无法活下去吗,不会啊,原来这里强调的,乃是蜜蜂的另外的价值,也是更重要的价值:服务价值,或曰生态价值。可惜,我们通常只注重自然的使用价值,而忽视其服务价值、生态价值,和作为生命共同体的生命呵护价值。其实,我们说保护自然就是保护自己,因为我们自己也是自然的组成部分。

但是作为动物成员之一的人类,似乎越来越不屑于承认自己的自然属性,甚至对“本是同根生”的动物族群,肆意杀伐,为所欲为,六亲不认,以怨报德。使地球生命共同体中同样需要生存空间的、同样是血肉有情之物的鸟兽万物背井离乡、妻离子散,身陷囹圄,惨遭屠戮。这一切,皆由一个物种——人类,所为。动物的欲望是生存,可是人类却为了可有可无的欲望,而在不断地毁灭生存,难怪西方有这样一句谚语:人类是唯一会脸红,也是该脸红的动物,所以才有我们设置的这个“谁是最危险动物”的问题箱。

那我们与动物该如何相处呢?我的回答是“爱我就别理我”,“如果爱鸟,请来观鸟,不要关鸟”。在美国国家公园有这样一句话,我也非常欣赏“SHOT,WITH CAMERA,WITHOUT GUN”,翻译成中文也很有趣“请用相机摄,不要用枪射”。说白了,对待自然的态度应是欣赏与和谐,而非射杀与侵略。

人与动物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还可以用这幅画、这首诗来诠释:

《生态平衡游戏诗》

一头是人一头兽,

悠悠翘板两端坐。

地球为轴托众生,

上上下下同欢乐。

突然那人掏出枪,

吓得小熊直哆嗦。

如果动物被消灭,

平衡规则将打破!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b6add0100ryd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