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大师《七笔勾》

恩重山丘,五鼎三牲未足酬,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嗏,出事大因由,凡情怎剖,孝子贤孙,好向真空究,因此把五色金章一笔勾。

凤侣鸾俦,恩爱牵缠何日休,活鬼乔相守,缘尽还分手。嗏,为你两绸缪,披枷带杻,觑破冤家,各自寻门走,因此把鱼水夫妻一笔勾。

身似疮疣,莫为儿孙作远忧,忆昔燕山窦,今日还存否?嗏,毕竟有时休,总归无后,谁识当人,万古常如旧,因此把贵子兰孙一笔勾。

独占鳌头,谩说男儿得意秋,金印悬如斗,声势非常久。嗏,多少枉驰求,童颜皓首,梦觉黄梁,一笑无何有,因此把富贵功名一笔勾。

富比王候,你道欢时我道愁,求者多生受,得者忧倾覆。嗏,淡饭胜珍馐,衲衣如绣,天地吾庐,大厦何须构,因此把家舍田园一笔勾。

学海长流,文阵光芒射斗牛,百艺丛中走,斗酒诗千首。嗏,锦绣满胸头,何须夸口,生死跟前,半时难相救,因此把盖世文章一笔勾。

夏赏春游,歌舞场中乐事绸,烟雨迷花柳,棋酒娱亲友。嗏,眼底逞风流,苦归身后,可惜光阴,懡儸空回首,因此把风月情怀一笔勾。

莲池大师(1535—1615)明代高僧。名袾宏,浙江杭州人。俗姓沈,出身世家,年少有才名。除夕饮宴,玉杯落地,因悟一切无常,产生厌离,作七笔勾词,传诵一时。三十二岁出家,后住持杭州云栖寺,提倡净业,严持戒行,说法四十余年,著述甚多,皈依弟子数千人,受教化的不计其数。大师于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六月初进杭州城与朋友告别,七月初—晚,告诉大众说:“我明天往生了!”第二天晚间,有小病,在方丈室闭目而坐,城内弟子们均赶来,大师开眼说:“大众:要老实念佛,小要捏怪,不要破坏我的规矩!”说后,面向西方念佛而逝,僧腊五十,世寿八十一。殒后,王春宇将遗著编辑成《云栖法汇》,共三十四卷行世。大师与憨山、紫柏、藕益(智旭)并称为明代四大高僧,被尊为净宗第八代祖师。

其偶汤氏,后师祝发,建孝义庵,为女丛林主,也曾作《七笔勾》词一首:

纺织绸缪,作读晨昏用意周。夫若成名后,富贵同享受。嗏,霞佩甚优游,珠冠在首。一旦无常,敕命难相救。因此上,把凤诰鸾章一笔勾。

金玉雕缕,珠翠辉煌插满头。绫锦裁宫袖,红紫佳文秀。嗏,谁道眼前,缨络难受。包裹枯髅,送入量人斗。因此上,把锦绣妆奁一笔勾。

早上女妆楼,先把青丝理不休。梳掠香风透,前后分三绺。嗏,鸦鬓黑油油,端的蓬松,美貌终成丑。因此上,把雾髻云鬟一笔勾。

月闭花羞,美貌方才夸女流。画眉青色就,唇点朱樱榴。嗏,镜里活骷髅,多方妆就。老去衰颜,死后皮囊臭。因此上,把香粉花脂一笔勾。

织锦藏头,针指工夫巧且优。花样随时候,做出如生就。嗏,剪翠把春留,天生妙手。死后归空,色色成虚谬。因此上,把刺绣桃花一笔勾。

怀孕耽忧,分娩如同地狱游。乳哺三年久,疾病常相守。嗏,婚嫁未曾休,母先衰朽。孝顺多端,替死谁能够。因此上,把育女生男一笔勾。

罗袜双钩,湘水裙拖八幅秋。步步凌波绉,侧侧弓鞋瘦。嗏,高低凤凰头,无限娇羞。如此规模,难向西方走。因此上,把缓步金莲一笔勾。

文章来源:http://www.sxlfcs.com/luntan/ShowArticle.asp?ArticleID=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