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佛教慈悲概念的研究:文献注释

Research on Buddhist Conceptions of Compassion: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佛教和西方的慈悲观念到底有什么区别?请阅读比较两种传统的研究摘要。

How do Buddhist and Western notions of compassion differ? Read summaries of research comparing the two traditions.

Greater Good科学中心,珍妮弗戈茨,2004年6月1日

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 ,By Jennifer Goetz,June 1, 2004

作者简介:珍妮弗戈茨,婚姻家庭问题治疗师,心理学博士。

该文献书目的出发点是希望加深对慈悲心的科学认识,以获得更有深远影响力的结果。在这里评论的佛教读物非常不同于我所习惯的传统学术心理学范畴。因此,该分析势必会过于简单和存在缺陷。这些读物都是未删减版的图书,其内容密集庞杂,且他们的推理通常看似圆融却又自相矛盾。这不是对这些作品的批判;相当程度上,它是佛教和其信仰的圆融性,以及生命内在固有矛盾的一部分。

此外,这些讨论都不是孤立地来讨论慈悲心。这个概念是定义在把佛教作为一个整体的讨论背景之下。为了利于引导读者得到有用的信息,我提供了: 1, 建构我个人关于西方 (通常是科学性的)与佛教慈悲概念的比较一览表,以及2,引导读者发现可能特别有用的章节的阅读摘要。

冷静的慈悲

一个人读的佛教读物越多,越能意识到佛教的慈悲心只在名相上与世俗概念的慈悲心相似。世俗的慈悲心概念是令那些有需求的特殊人群具有温暖的感觉,而佛教的慈悲心并非特定的,温暖的或者甚至不是一种感觉。可能对这一点最简洁最清晰的陈述是在某宗教界权威人士和让·克洛德·卡里埃(1996年,第53页)的讨论中。有个注脚用令人耳目一新但又平实的语言解释说,佛教意义上的慈悲心不是基于我们所称之为“感觉”的东西。尽管佛教不否认在看到有需求的人时所引发的自然感受,但这并非佛教所重视的慈悲心。相反,佛教的慈悲心是了解到个体是更大整体的一部分,而且与整体相互依存和联系的结果。它是冥想训练的结果。事实上,佛教的慈悲应该是没有狂热和激情——应该是客观,冷静,持续和普遍的。

创巴仁波切(1973年)认为真正的慈悲心有可能会表现出残酷和无情。慈悲心需要般若或者超然的智慧——一种看穿浅层表象和看到真正的苦难和需求的能力。出于这个原因,慈悲心可能包含给予人们真正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另外慈悲心是一份开放的礼物,它是无所求的慷慨。一个人不会期待或要求慈悲心的互惠或认可。事实上,真正的慈悲心通常不会得到感激,而且可能会被报以愤怒和仇恨。下一部分将讨论愤怒对慈悲心的威胁以及处理这个问题的方法。

愤怒与慈悲的对立

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的第六品安忍品提供了一段关于愤怒,慈悲心和烦恼情绪的有趣讨论。愤怒是导致慈悲心和菩提心退转的主要障碍。但是,慈悲心不是一种情绪或感受,因此这两者在佛教概念中并不像在西方和世俗概念中一样相互对立(参见韦纳,1993年)。寂天菩萨的讨论提供了导致愤怒的原因:1)个人痛苦 2)未得到尊重 3)被苛责。一个人能够通过了解敌人和意识到他如此只能徒增悲伤的方式来摧毁愤怒。或许令人惊讶的是,处理愤怒最糟糕的方式是抑制它。而治疗愤怒的良方是安忍。通过冥想愤怒的诱因,一个人可以感受到对敌人的慈悲。例如,一些人苛责于我只是因为失控,而不能归咎于他的行为。他的行为是这些烦恼情绪所引发的结果,就如愤怒这些他自己所不能控制的情绪。

爱,依恋和慈悲

尽管往往表现为慈爱,但重要的是要注意到佛教对于慈悲与贪婪的爱和依恋做了严格的区分。爱,当表现成欲望时,必然会导致痛苦。在这种方式下,爱被视作是为了得到安全感和归属感而将自己和别人联系在一起的需求(创巴仁波切,1973)。相反,佛教鼓励开放和无畏意义上的爱和慈悲。真正的慈悲和爱没有地域界限——他们是无偿的施与和接受。

鼓励慈悲

由世尊悉达多发现的四圣谛是:1)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幸和痛苦(苦谛)。2)这种痛苦源于欲望(集谛)。3)停止欲望和结束痛苦是可能的(灭谛)。4)存在一种实现这一目标的特定道路(道谛)。佛法道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冥想。冥想激励和促进菩提心和慈悲心。寂天菩萨在静虑品章节中(第八品)阐述了一些实现这一目标的特殊训练方法。这些方法也非常清晰地呈现在索甲仁波切的著作中(笔者注:笔者认为这里指的是索甲仁波切1992所写《西藏生死书》第十章中,当中提及了冥想等内容,详见文末参考资料)。

一种冥想的方式就是自他平等。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意识到我们所有人所共有的:作为人,感受痛苦,都想找到幸福和避免痛苦。这种训练看似是在玩西方社会科学家已经定义为相似性的把戏。如果我们能认同其他人的境遇,并且我们能感同身受,那么我们更有可能感受到慈悲。同样,这种冥想激励一个人去发现每个人身上的共同点。

一种相似但是不同的冥想方式包括自他交换。同样,在社会心理学范畴内这可以被看作是换位思考。当一些人在忍受痛苦,而我们不知道如何给予帮助时,我们应该把自己放在他的位置上。这种训练也是一种放下自私和自我的方法。通过系统地与下位者和上位者进行自他交换,一个人能够从他们的角度去看待生命,并且去除怜悯和嫉妒。

尽管这本书目缺乏深度和更广泛佛教概念上的认知背景,但它试图去区分和建构西方和佛教慈悲概念的根本差异。我已经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对比,把西方的慈悲概念比作对特定个体的一种温暖的感受,而佛教的慈悲观则可能更像是一种对普遍的痛苦的认知。

有意思的是佛教的著作中阐明了一些关于慈悲心的普遍性。他们仔细地提及了冥想中引发的淡淡的慈悲与热切的自发产生的慈悲之间的区别。这意味着自然产生的慈悲心的情感成分可能具有普遍的性质。

慈悲的概念

参考资料:

让 – 克洛德·卡里埃等(1996),《暴力和慈悲》。纽约:道布尔迪出版社。

这本书是让 – 克洛德·卡里埃和某宗教界权威人士之间一系列讨论的结果。这些讨论将佛教观点应用到当今的热点问题,如人口爆炸,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暴力和战争为中心展开。对于那些不熟悉佛教和其教义的人,这种讨论提供了一个绝妙而又易于理解的讨论。虽然这本书最好是进行全面地阅读和揣摩领悟,但对慈悲的特别关注出现在教育和污染的讨论部分,27-63页。

索甲仁波切(1992年),《西藏生死书》。纽约:哈珀柯林斯出版社。

最近的这本书是由一个大部分时间在西方生活的博学多才的藏族僧人写的。这本书是他试图将自己对生和死的理解联系在一起的作品。对于佛教徒来说死亡是一个深刻的但也象征着重生的时刻。这本书为从生命中获得平静与慈悲,以促进重生进入一个更高的境界提供了指导。特别有意思的是第十二章,慈悲:如意宝珠。在这一章中,作者对慈悲心,和如何在自己身上激发它,以及自他交换的实践给出了一个清晰简明的解释。自他交换是施与受的练习:施出自己的幸福,接受他人的痛苦和不幸。

创古仁波切(2002年),《寂天菩萨之入菩萨行论:注释》。印度新德里:斯萨古出版社。

这本书是一部对大乘佛教传统最重要的文本之一的翻译注释: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梵语: Bodhisattvacaryavatara)的教导。在大乘佛教的传统中,菩萨对有情众生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慈悲心以至于决定放弃涅槃,并帮助其他众生先于自己达到觉悟的佛教修行者。该文本是一部关于如何走上大乘道的最受人尊敬的注释。该注释的中心主题是菩提心的唤醒和维持。该文本被划分成若干品。前三品是对菩提心的定义,以及对如何激发菩提心的讨论,接下来的三品是对如何保持菩提心和保护它以防止退转的讨论。最后的三品是对如何发展和提升菩提心的讨论。对慈悲心的特别关注则在有关安忍品(第6品)和静虑品(第8品)的章节中。

创巴仁波切Chogyam(1973), 《突破修道上的唯物》。波士顿:香巴拉出版公司。

这本书是创巴仁波切于1970年和1971年在位于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宗堡噶禅修中心做出的一系列谈话的结果。这些谈话旨在为了清除关于佛教修道的疑惑,并帮助那些不熟悉的人了解佛教。它涵盖了大部分经典的佛教主题,但也许是以一种更容易被西方人理解和接受的方式。它往往是幽默和俏皮的。其中一个关于般若(智慧)和慈悲的专门的章节,呈现了慈悲的本质,以及它是如何依赖于般若智慧。即使一个人有良好的意愿而没有般若,那么慈悲可能是有害的。本章侧重于强调真正的慈悲的无情本质,以及爱与慈悲的区别。

文章来源:http://greatergood.berkeley.edu/article/item/buddhist_conceptions_of_compassion_an_annotated_bibliography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赵明

一审校对: 多杰卓玛

终审校对:圆韧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fw@yahoo.co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