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条裙子

张丽钧

我教的第一届学生聚会,邀我去,便去了。宴会开始不久,大家的关注点就聚焦到了一个叫菲菲的女生身上。上中学的时候,菲菲还是一朵含苞的花,没看出有多打眼;这会儿的她,却活脱脱出落成了一个翩若惊鸿的美人。

“老师,您知道吗,人家菲菲改名了,叫白富美!咱全中国的白富美们都是山寨版的,正宗的就一个,坐您身边了!”

“老师,您信不信,人家菲菲有一千条裙子呢!”

听着大家叽叽喳喳的议论,菲菲也不辩驳,受用地用会笑的亮眼睛看着说话的人。末了,她撒娇地嘟起嘴,跟我说:“老师,您看他们,要把我吃了!”

我知道,除了姿容的本钱外,菲菲工作干得也不错,颇得上司器重;菲菲嫁得好,老公是个吸金大王,又愿意宠她。纵有一千条裙子,似乎也不是一件令人讶异的事。但是,整场宴会,我的思绪都停留在“一千条裙子”上回不来,我的心里分明有个声音一直在执拗地追问:“一千条裙子?当真能穿得过来吗?”

就在前几天,一位小学语文老师跟我诉苦说:“公开课上,我带着学生们做分辨词性的练习。当我打出‘奢华’这个词时,我们全班所有同学一致认为这是一个褒义词!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立马傻了,嘴皮子也不利落了,两条腿也开始拌蒜……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一阵风般跑回办公室,扑到电脑上百度‘奢华’这个词——我的个天!刚把‘奢华’输进去,还没来得及点‘百度一下’呢,输入框下就呼啦啦排出了一个大队形,什么‘奢华手机’‘奢华珠宝’‘奢华品牌’‘奢华小站’,全都是当褒义词使用的呀!你说,在全社会都把‘奢侈浮华’认作褒义词的大环境中,我该怎么去跟孩子们讲它呀?”

“一千条裙子”不就是“奢华”这个词的具体化、形象化吗?我看到过一个使用苹果手机的女孩,她高举着她那部金光闪闪的手机说:“我的手机不值钱,我的手机套值钱。我这个手机套,可以买三部这样的手机。”如愿以偿地,她收割了一茬无比茁壮的惊羡。

据说,连胎儿的胎发笔都有“豪华版”的;据说,连死人的骨灰盒都有“和田玉”的。在“可用”、“够用”之外,我们近乎病态地迷恋着那“没用”的附加部分。

“物欲”挥鞭,我们微笑着当牛马。

……

宴会临近结束的时候,有个做了教师的男生恳切地希望我给大家推荐些读物,我便推荐了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和几个常去的博客。末了我说:“我特别希望女生们能在网上搜读一下莫言的一篇演讲,题目叫《悠着点,慢着点》;另外,如果女生们只肯读一本书的话,我隆重推荐《德兰修女传》。”

——我多么希望我的弟子们能够注意到:莫言在他那篇著名的演讲中说,有一千条裙子的女人是有罪的,有一万双鞋子的女人是有罪的;德兰修女放弃欧洲“美丽舒适的大房子”,只身飞往印度,一生服侍穷人,她的遗产只有一双旧拖鞋和三条旧纱丽。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e2cb6b01016jt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