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花

舍利花如同花朵那般。即舍利子的骨片。何种人才能修出舍利花呢?唯有佛教的修证成就者,才会有舍利、坚固子,得大成就者才会有舍利花;不是佛教者不会有,佛教未得大成就者亦不会有舍利坚固子或舍利花。

舍利花实例:

家住北京朝阳区88岁的老太太赵氏,于2003年2月19日早上5点33分往生。

赵氏从小就吃斋念佛,结婚后生有四个女儿,赵氏42岁时,丈夫去世,那时最小的女儿只有一岁,赵氏一直一个人将四个女儿养大成人。赵氏生前非常勤劳、纯朴、善良,一直教育女儿要多做善事,要信佛念佛。在她的教育下,四个女儿家中都供佛、念佛。其中大女儿和大外孙在很多年前就归依了佛门。

2003年2月18日。赵氏的大外孙感觉姥姥不太好,就召集全家所有的亲人来到姥姥身边。这时,赵氏正左侧卧在家中的床上,脸正对着墙上的佛像,手指头一直在数着,不停地在念阿弥陀佛、无量光佛。家人感觉到老太太身体很虚弱,但老人平时一直没有病,身体一直很好,也没有太在意。

四女儿去握老人手时,老人甩掉她的手说:“别拽着我,我要走了,我要去西方了,你别拉着我,我说走就走了!”

四女儿很奇怪,突然想到我曾给她讲过我父亲往生的经过(我与赵氏四女儿是十几年的好朋友,好邻居),想让我帮她想想办法,我就把大愚居士介绍给了她,大愚居士就给她做了指导。

2月18日晚上6点多,老太太的外孙子请了一位西藏密宗的法师,在老太太身边与家中所有亲人一直不间断地念阿弥陀佛,其中四女儿手举西方三圣像对着赵氏,赵氏一直侧卧着,特别的安详,老太太自己念佛也没有间断过。

早晨5点多,老人要起床洗手,说想要给佛上香,大女儿没让老人起来,替她把香上了,老人很满意,过了一会,是早上5:33分,老人咽气了。

老人咽气后。她的大外孙突然手与胳膊通红,跟开水烫了一样,硬棒棒的,说话的声音、口型、动作跟他姥姥完全一样地说道:“我四世同堂,我没有遗憾,我走了,我上西方极乐世界了,我在西方等着你们,你们都不要哭,要看着我笑着走。”说完后,大外孙一切都正常了。老人身边家中亲人念阿弥陀佛的佛号就一直没有间断过。

2月20日凌晨,老人房间突然一阵清香。檀香的味道,浓极了,香极了。这时家中的大女儿和外孙,见到老人坐着莲花缓缓地飞走了。三女儿、四女儿与家中其他亲人只见到一道强烈的红光,从老人的头顶发出,红光缓慢持续移动到墙上的的佛像那里,特别的亮,仿佛要照亮整个房间一样,红极了,亮极了,很梦幻般一样,又慢慢消失了。

2月20日早晨8点多,老人的两位女儿开始脱掉老人身上的旧衣服,擦干净全身,里面穿了个小棉袄,外面套了一个大棉袄。老人身体特别的柔软,并有弹性,身体不凉,穿衣服时和活着时候一样,胳膊、腿关节、手关节活动自如。握着老人的手一会,她们的手也会热起来。

2月20日晚上,四女儿守灵,坐在老人身边一直念佛,看见老人屋子里的灯忽然一亮,发出一道强光,头上盖着的布一点点浮起,马上又喊家人过来。这时房间内又一阵扑鼻的清香、檀香味、香极了。接着一道强烈的红光又一次从老人头顶缓慢移向佛像,跟前一次一样。

另外,老人的一个外孙女在英国留学。2月18日晚上怎么也睡不着觉,总感到不踏实。忽然感到姥姥来到她身边,给她盖了两次被子,她连给家中打了两次电话,问家中有没有事情,家中都说没有事情。这个外孙女急忙坐飞机,2月20号回到北京,才知道老人已经不在了。

2月21日早上将老人火化了,火化前老人面带笑容,跟熟睡一样安详。火化的骨灰发出特脆的一声“砰!”震撼人心,感觉地震一般。老人的骨灰有九朵,形象似开放的菊花一样(舍利花),大小不一;骨头像牙一样白净光滑,骨灰碰撞的声音像金属一样悦耳。

老人就这样安详地,没有任何遗憾地,无牵无挂地走了,去了西方极乐世界。留给所有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人,只有对极乐世界的坚信和一心念佛向佛的感悟。阿弥陀佛和西方极乐世界真实不虚,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

我突然感觉到我的心是那样恬静,那样自然、虚空,一切都是透明的,晶莹清澈的。仿佛落叶上的雨,摇动树的风,树边的小溪,潺潺流动的水,都在与我的心相融。心像天空白云般自由自在,无牵无挂,一切都是呢么轻松,没有繁华人世的烦恼,没有喧闹都市的燥声。即使是在阳光明丽的山涧小路,青松下仍会有一片清凉的树荫,林中的小鸟会相互追逐为你歌唱,天上的瀑布仍会潇洒自如的飘落为你伴着琴声,超越时空。这一切来自于天然,来自于对阿弥陀佛深信不疑。

赵氏老太太的往生为我做出了榜样。西方极乐世界才是我们众生的归宿,真正的家。我会坚定抱住阿弥陀佛这句佛号,一直念下去。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由冯治国的儿子提供

文章来源:http://sheli.gming.org/article-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