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老和尚:最后的样子

体光老和尚

我在云居山,我看着虚云老和尚啊,好象很容易,这安安静静的就跟睡着了一样就断了气,看着没有一点痛苦,这就是他呀,几十年、百把年的修行,临命终现瑞相。

虚云老和尚,人家把他软禁了,他跟那些头头说:我犯什么法?你这样搞啊,我死不闭目!老和尚断了气,两个眼睛是圆的,瞪起来了!这是金刚相;老和尚那个手啊,变成了兜罗绵手,跟佛的手一样,我们这个手只能往里弯才能拿东西,他那手啊,翻过来也能拿东西,就跟棉花一样,那就是说,他不是一般的人,兜罗绵手只有佛有,这是三十二相之一,那两个眼睛是圆的,他一生都是闭着眼睛,嘴呀,张的是圆的,因为他说过嘛,他说他死不闭目,这算有主宰呀!

后来,大家勉勉强强的给他老人家化身,我也看见了,他除了一点灰,还有几个大腿上的骨头,其他的都是舍利。

云门事变——虚云老和尚惨遭军警毒打,入定神游兜率天宫内院

云门事变,1951年大陆“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发生震惊世界的云门寺僧受迫害之事件。1951年2月,其时适全国“镇反”运动开始,有湖南某县不良分子某等混入其中,湖南公安局部门追至云门,将其捉拿归案。由是之故,遂引起乳源地方当局对云门寺新老僧众的怀疑,甚至误传云门藏有军械、电台。

地方当局乃于夏历二月二十四日派出百余军警,将寺院团团包围。为搜寻军械电台,所有殿堂房舍均经详细搜查,一无所获。此即海内外一时甚传的“辛卯云门事变”的开始。直至夏历五月二十三日,京穗调查组至寺,一场镇反扩大事件始告平息。

在云门事变中,乳源地方当局派遣地方干部及民兵百余人包围广东曲江云门寺。以该寺隐匿革命分子、窝藏军械及金银为由,拘禁残杀僧人,非法占领寺内,毁坏大殿屋瓦及佛祖金像、法器,并将监院明空及职事僧惟心、悟慧、真空、惟章等二十六名僧人掳去,酷刑逼供,有被打致死与折断手臂者。又囚禁虚云老和尚,并搜去其毕生珍贵著述。当时虚云老和尚年已一百一十二岁,然而仍遭受军警多次毒打,并断绝饮食。全寺僧众百余人集中禁闭于禅堂者十八日,饮食睡眠均在其中,大小便有军警看守,使清净佛地变成了恐怖监狱。

直到五月间“云门事变”传到韶州,大鉴寺僧人通知海内外同门,联合营救。后来北京方面电令地方政府严查,云门之围始解。另外佛源,觉民,宽度,法云等为保护虚老及寺僧,毅然燃指供佛发愿,秉受虚老慈命,不惜身命,赴京求助。在爱国将领陈铭枢(虚云老和尚皈依弟子,时任大陆政府中南局副主席)、民革主席李济深(虚云老和尚皈依弟子,时任大陆政府副主席)、周恩来总理、叶剑英元帅(当时主政广东)过问下,厄难最终得解。

1951年3月的时候,虚云老和尚被单独囚禁在一个房间里,门窗封闭,不给饮食,大小便也不许外出。日夜就只有一盏小灯,很暗,像地狱一样。过了两天,有十几个大汉进来,逼老和尚交出黄金白银及枪械。老和尚说没有,他们就毒打老和尚。先用木棒,后来用铁棍,打得老和尚头上脸上身上都是血,肋骨折断几根,一边打还一边盘问。老和尚入定了,他们打得扑扑响,老和尚闭上眼睛,也不说话。这天连打了四次,他们以为老和尚快死了,便把老和尚摔到地上,然后和看守一起离开了。侍者等到晚上,把老和尚抱到床上。

到了初五日,那帮人听说老和尚没死,就又来了,看到老和尚端坐在床上入定,他们更生气了,用大木棍打他,把他拖下地,十几个人用皮鞋踩,老和尚当时五窍流血,倒在血泊之中。他们以为老和尚这回肯定死了,便很得意地走了。到了夜晚,侍者又把老和尚抱到床上,老和尚任然端坐在那里。

到了初十的早晨,老和尚慢慢作吉祥卧躺下了,就像佛涅盘那样,过了一天一夜,没有动静,侍者把灯草放在他的鼻孔试试他的呼吸,灯草丝毫不动,以为他老人家圆寂了,只是老和尚还有体温,颜色也很怡然。两位侍者守着,到了十六早晨,老和尚微微呻吟了一下,侍者见师还活着,十分惊喜,立即扶师起坐,并告以入定已八日整。老和尚答道:“我觉才数分钟而已。”令侍者法云“速执笔为我记录,勿轻与人说,启疑谤也”。老和尚缓缓地把神游兜率天听弥勒菩萨说法的事告诉了侍者法云等人:

“余顷梦至兜率内院,庄严瑰丽,非世间有。见弥勒菩萨,在座上说法,听者至众。其中有十余人,系宿识者。即江西海会寺志善和尚。天台山融镜法师。歧山恒志公。百岁宫宝悟和尚。宝华山圣心和尚。读体律师。金山观心和尚。及紫柏尊者等。余合掌致敬,彼等指余坐东边头序第三空位。阿难尊者当维那,与余座靠近。听弥勒菩萨讲“唯心识定”。未竟,弥勒指谓余曰:‘你回去。’余曰:‘弟子业障深重。不愿回去了。’弥勒曰:‘你业缘未了,必须回去。以后再来。’并示偈曰:

识智何分 波水一个 莫昧瓶盆 金无厚薄

性量三三 麻绳蜗角 疑成弓影 病惟去惑

凡身梦宅 幻无所著 知幻即离 离幻即觉

大觉圆明 镜鉴森罗 空花凡圣 善恶安乐

悲愿度生 梦境斯作 劫业当头 警惕普觉

苦海慈航 毋生退却 莲开泥水 端坐佛陀

‘以下还有多句。记不清了。尚另有开示。今不说。’”(详见虚云老和尚年谱181至182页)

几天后,那帮人见老和尚仍然活着,感到很奇怪,心里有些害怕。他们于是商量了一下,有一个领头的人问侍者:“为什么老家伙打不死呢”,侍者回答说:“老和尚为众生受苦,为你们消灾,是打不死的,久后自知。”他们越发感到很害怕,从此不敢再向老和尚下毒手了。后来他们看到这件事搞大了,却一无所获,因为害怕泄漏风声,所以继续围困云门寺,并继续搜查,不准出家人说话,不准外出,吃饭也受到限制和监视。过了一个多月,老和尚受了毒打,伤口发作了,病得越来越厉害,眼不能看,耳不能听。那帮人看老和尚打不死嘛,也就只好作罢走了。

我看公安局走了,我想看看虚老和尚去,老和尚在那床上睡着了。他一看见我呀,就说:你赶快走吧,公安局要看见会打你呀,你不要在这里。他说到这里,他说:我这骨头都断了!

我看着老和尚鼻子往外流血,嘴也往外流血,老和尚说:你走吧,还到禅堂里去,假若是公安局一来,看到你在这里,他还要打你啊,你赶快走。

我一出他那个门口啊,老和尚在外边呢!他在那边招呼工人修房子、开窗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他在屋里打的要死,流了多少血,骨头也断了,我一出门口,他又在那招呼工人这房子怎么搞怎么搞,你看!后来我又到他跟前去,老和尚这手一摇一摇,你不要来!这我亲眼在那儿看到的嘛!

这一点儿都不假呀!我们这个思想不要分析他,你也分析不到,这叫不可思议!要相信这个,这不是假的!你看虚老和尚一天走几百里他不知道,这就是定,他那个定不是一定盘着腿子,眼睛闭上这才能入定,走路他也在定中,话头追的紧,抓住不放,就入他那个定。

《楞严经》上说:了了见,无所见,能见一切法,能见无所见,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行住坐卧,不离这个。像这种人,他不会错路,住山和闭关的人要懂这个,他闭关不要问人了,路头清爽,住到深山里,碰到境界不会有事,不管在哪里,就是死去生来,此界他方,也没有障碍,他了了分段生死,要活几年就活几年,要不想活,今天死也行。

云门事件发生的时候,寺中一百多僧人都被关起来了,常住里抓走了三、四十人,他们有的是在旧社会当过兵的,有的家里有几亩地,就划成了地主。在国民党时候当过兵的,把这些人都抓走了,有的后来就没有消息了。他们这个拿着木棒,那个拿着铁棍,一定要把虚云老和尚打死,老和尚他了不起啊,他说:“不管你们怎么打,我不死!”你们看看,老和尚敢这样说,身上都打伤了,肋骨折断几根,五窍流血,他就是不死,那时他已一百一十多岁高龄!也就是说,他老人家是乘愿再来,是再来的菩萨呀!

1952年春,在多次邀请下,虚云和尚离开云门寺北上京城。出发前自书一偈:坐阅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受尽九磨十难,了知世事无常。(《虚云和尚全集》第八册《传记资料》(上)第164页)

遗嘱——法赖僧传,僧衣不可改!

还没有圆寂的时候,他写了一张遗嘱,他死的时候,确确实实一百二十岁,这我知道。死了,就在他那个茅棚很近的地方挖了一个坑,弄些山上的柴火,把他那个龛子放到上面,就把他烧了!烧的时候,那时候正是斗争啊,五九年哪,虚云老和尚也受了摧残,他也是右派。后来老和尚另外又写了一个遗嘱,他说,这个和尚衣服可不要改呀,改了这个衣服,我们僧相没有了,佛教就不存在了,佛教的存在,就靠这个和尚衣服啊,靠这个庙啊!没有这个庙,没有僧人衣服就不行了!虚老和尚圆寂的时候说,以后出家剃头啊,要照他说的四句,跟以前不一样,说:金刀剃除娘生发,脱去尘劳不净身,圆领方袍僧相现,法王座下又添孙。这是虚老和尚说的,后来云居山收徒弟,剃头的时候都要说这个。

摘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

虚云老和尚最后遗言

 

农历九月十二日,至十二时半,公唤侍者一起进来,举目遍视,有顷曰:

你等侍我有年,辛劳有感。从前的事不必说了。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憾之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戒。

说毕合掌道珍重。诸人含泪而退。

摘自《虚老和尚开示录》

虚云和尚临终所写的话(历史资料)

虚云和尚无病无疾,圆寂前当晚,住在自己的茅棚中。至半夜时起床,发现房间内有二僧,为照顾虚老,他们自己偷偷溜到虚老茅棚里。二人皆身体蜷缩,睡在虚老床头和床尾。见虚老醒来,床头僧起身,看着虚老和尚。虚老见此云:“你怎么在这里呀?”床尾僧此时也醒来,站了起来。虚老见此云:“你也在这里?”

之后,虚老让两人回寮休息。两人离开后,不忍离去,与其他赶来的僧人、沙弥等,共有四五人或五六人,围绕在虚老和尚茅棚的窗户前,在缝隙中向里面观看。见虚云老和尚,倒了一杯水喝下,在桌子上写下了几个字,之后卧床而眠。

次日,虚云和尚圆寂!虚云和尚最后写下的内容大意是:反对我的人,你们不要反对了,我马上就要走了;舍不得我的人,不要舍不得了,我去去就来。

虚云和尚的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中华民族苦难最深重的时期,也是中国佛教最低迷、僧团社会地位最低下的时期。在漫长的行脚参方过程中,虚云和尚对当时僧团中的种种不如法现象,都有真切的了解,对中国佛教衰败的原因和未来走向,也作过深刻的反思。

他认为,僧团是佛教的核心。僧团素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佛教的前途和命运。在《末法僧徒之衰相》一文中,虚云和尚甚至严厉而痛切地警示天下衲子:俗有言,“秀才是孔子之罪人,和尚是佛之罪人”。初以为言之甚也,今观末法现象,知:亡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灭佛法者,僧徒也,非异教也。

虚云和尚在《教习学生规约》中讲:自正眼不明,人心陷溺,有蔽于声色货利者,有惑于异学左道者,有误于旁蹊曲径者。举世茫茫,赖有人焉,弘传正法,使觉树凋而复茂,慧日暗而再明。无如末劫,障深慧浅,德薄垢重,求其识因果、明罪福亦已难矣!况明心见性入圣超凡乎?所以剃染虽多,解悟者鲜,因乏明师启迪;即有教者,不过学音声法事以为应世之具,将我佛度世悲心,翻为粥饭工具,不亦深可慨乎!

赞虚云和尚偈

宣化上人

中流砥柱挽狂澜,仆仆风尘救倒悬

为法忘躯无自己,恒顺众生有人缘

黑暗明灯光普照,苦海慈航度大千

云居真如留圣迹,源远泽长法界宽

文章来源:http://jt.zgfj.cn/ZS/2013-03-01/21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