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所见的现世现报因果事例

下面记载的故事,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为了警策后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现将这些现世现报的因果事例一一写出来,愿世人能引以为鉴。

厌弃婆母   眼瞎短命

我的街坊刘老太太,二十岁死了丈夫,含辛茹苦地把唯一的儿子抚养大。儿子在村里当了干部,与石氏结了婚,生了三女一男。老太太可谓是苦尽甜来,可谁料,1966年秋,刚满四十岁的儿子得了急病,一夜之间就死了。那个年代农村是靠挣工分吃饭的,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只有石氏是个整劳力。石氏自进了门,丈夫是村干部,婆婆又贤惠能干,四个孩子全是老人缝穿做吃,所以家里地里的活从没操过心,受过累。现在丈夫一死,天塌了一样,她日夜啼哭。刘老太太晚年丧子,更是悲痛欲绝。为了一家生活,石氏只好去干活,老太太年龄大了,脚又小,不能干地里的活,就在家做饭领孩子,工分挣的少,粮食分的少,生活非常艰难。

几年后,孩子们都大了,不用老太太领了,石氏开始嫌弃老太太了。下工回来,老太太做好饭让她吃,她不搭理,跟她说话,她不搭腔,整天黑沉着脸。1969年夏天,一天午饭后,老太太躺在过道下乘凉,大孙女凑过来说:“奶,跟你说个事吧。”老太太很纳闷,因为受母亲的影响,这几个孩子都不怎么搭理她。“啥事?说吧。”大孙女犹豫一下,说:“奶,俺妈烦你,说不想看见你!”老人顿时心如刀绞,声泪俱下:“妮儿呀,你妈不想看见我,我现在已经六、七十了,是叫我再嫁,还是叫我上吊死呀?”孙女也哭了:“奶,咱分开过吧。”老人无奈,只好答应了。从此后,已失去劳动力的老人,扭着小脚,拾柴、挖野菜,为人缝缝洗洗挣钱过活。

石氏把老不中用的老人分出去了,儿女也大了,能挣工分了,按说可以舒舒心心过日子了吧?!谁知不久,石氏原来一双又亮又大的眼睛忽然看不见了,四处求医,救治无效,成了瞎子。孩子们下地干活,无人伺候她,没有办法又把老太太叫回来做饭,伺候他们全家。不过,石氏这时想看也看不见婆婆了。常人说,先天瞎不算瞎,半路瞎才真抓瞎。石氏瞎眼以后,从堂屋摸不到厨房,从厨房回不到卧室,还需老太太做好饭递到手里。街坊议论纷纷,都说是报应。石氏后来迷糊更甚,竟然摸到大门外脱下裤子大小便。孩子们嫌丢人,给她便盆,让她在屋里方便,她常常弄得满身屎尿,脏臭不堪,让人无法接近,不久就死了。

刘老太的大孙女与我同岁,因为她在母亲与奶奶之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积极传话。28岁时被车撞死了。刘老太太命运虽苦,但心地善良,一辈子没骂过人,没与邻居吵过架,晚年有孙辈照应,活到97岁,无病无灾,安然去世。

俗话说,千里烧香,不如在家孝爹娘。父亡母寡,老无所依,竟然驱逐出门,天良何在?这才是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因果自负,苦果自尝。

恶口骂人 报应自己

农村改革以来,河南的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我们村里有个青年叫二小,脾气暴戾,蛮横霸道,因为他爹是村干部,家族势力大,无人敢惹。看着别人一天天富起来,二小红了眼,想跟别人出去闯荡,但没人敢带他。想来想去,他找到了村里出了名的老好人——二军,说要学习跑业务。二军看他可怜,又是乡亲,只好就同意了。谁知二小在村里满口脏话横话,出了门,连最起码的礼貌用语和迎送礼节都不会,更别说谈业务了。他自忖不是那块料,一星期就自动回家了。

收秋种麦时,二军刚回家,二小就找上门索要一千块钱。二军莫名其妙,二小说:咱俩一块出去定的合同,你得给我一千块钱。原来,二军带二小谈业务时,二小在旁边一言不发,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二军现场示范,谈妥了一笔生意,签了合同。从签合同到生产加工发货,二小一句话没问过,一分钱没出过,现在突然要一千块钱,明摆着是耍赖皮。二军看他不安好心,不想惹他,就答应了。可一下子又凑不齐这个数,就让他等货款来了再说。

二小拿不到钱,就开始骂起来,要扒人家的皮,打断人家的腿。二军开始好言解释,后来他越骂越恶,就不再理他了。从此后,三天两头到二军家大骂:“你不给我钱,我打断你的腿,扒了你的皮!我抽你的筋,挖了你的眼!”甚至半路拦截二军,要用拖拉机摇把打死二军,幸亏被邻居拉开。

一天,二军吃过早饭后正打煤球,二小又上门来骂。二军媳妇忍不住,说了一句:“当初你找到俺门里求他带你,又不是他找你。你拜师一分钱没拿,凭什么讹俺一千块钱?!”二小正愁找不到借口打架,听了这话,一步跳过去,一拳打在二军媳妇脸上,二军媳妇被打倒在地。二小还不放过,一边狠狠掐着她的脖子,一边骂着:“我叫你多嘴,我掐死你!”瞬时二军媳妇反白了眼。二军娘吓得一边扭着小脚往门外跑,一边喊着:“快来人啊!打死人了!”众人闻声赶来,把二小拉开,七手八脚地抬起不省人事的二军媳妇送到医院抢救。二军在旁边气得脸发白,浑身哆嗦。

事后,二小不但不赔礼道歉,反而仗着他爹的势力,扬言一千块一分也不能少。后来二军胳膊拧不过大腿,给了二小一千块钱。二军挨了打骂,爱人差点被掐死,不仅没有赔偿,反倒给人家钱,大家都认为他太冤枉、太窝囊。

二军给二小钱是在1989年春天,当年夏天收麦子时,听说二小住了院。收完麦子后,二小断了一条腿,拄着拐杖出现在村里。原来,二小得了一千块钱不久,就感到腿疼难忍,到县医院检查是骨癌。他爹心疼儿子,花了两万块钱做了手术,锯了腿,又扒皮植皮,又抽筋固定——总之,凡是二小恶口骂人的话,都报应在自己身上了。这年秋后,二小癌症复发,死了,他爱人领着两个女儿改嫁了。

因果报应居然这么快,真是罕见。我原来也嫌二军窝囊,后来由衷佩服,若不是他忍让,招来的大祸何止是挨骂挨打,何止是损失一千块钱?后来,二军的生意越做越红火。

老百姓常说:能吃过天饭,不说过头话。话到嘴边留三分,恶口伤人如伤己。我们凡夫只看到现世果报,而死后的地狱罪苦,炀铜灌口,热铁浇身,千劫万劫不能出离,《地藏菩萨本原经》记载得十分详细。大哉!畏哉!万万不可恶口伤人。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8/79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