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无神论者在母亲逝世时的神奇经历

首先说明我以前是一个地道的无神论者。也许有一天会信佛。

我母亲黄淑贞,今年76岁,这两年一直生病,2012年2月11日病情严重住进了深圳第一人民医院留医部。2012年2月18日病情加重转到重症病房治疗,并要用机器来帮助呼吸。连续五天病情不见好转,医生说她的肺部里有一种病毒,他们都没见过,用了很多药都杀不死,需要研究这个病毒,并要配制新药来治疗。这样一来就给她老人家带来更多的痛苦。我和家人商量后,做了最痛苦的决定,放弃治疗。让她早日摆脱痛苦,安心地离开人间,去到她想去的天堂。

这时经过我们老邻居珍姐介绍,让我们将母亲转到深圳平湖山厦医院,说那里有一个佛堂,有一个深圳莲花关怀团可以超度她,让她早日可以得到解脱(母亲也是一个信佛的人),我和家人在2012年2月22日下午决定把她转到平湖山厦医院。

傍晚8点多我们把母亲转到了平湖山厦医院,医生也十分努力抢救,这时我妹妹也跟佛堂的人取得了联系。佛堂的人很快就到了医院病房看望我母亲。并在我母亲病床旁边放了一台播放阿弥陀佛的机子,接下来他们每隔1-2个小时就来一趟。我心想我母亲都没有死,这些人就这么积极想挣钱。要不是为我母亲能得到超度,我非骂他们不可。

第二天晚上11点多,我一个人在守看母亲,突然播放阿弥陀佛的机子发出一组电报声(我曾经当兵是报务员,所以随便就可以听出电报的内容),我立即在心里翻译出这组电报内容是“3、0、0。”过了几秒钟又发同样的内容,我心里又说:“又是3、0、0。”又过了几秒钟发过来的又是同样内容,我马上反应过来,心里说“3点钟走”。后来再也没有电报声音。

当时我就在想3点钟母亲是否真的要走?也许是一种巧合,世上没有先知道的事情,更没有人会告诉你,先不理他吧。可是到了2点钟我心里还是放不下,把买好的面包先吃饱再说。这时我妹妹换我的班,我就先睡在母亲旁边空病床上。

到了2点40分左右,我母亲就开始不行啦,医生在做最后努力的抢救。这时我才对我妹妹说:我早就知道母亲3点钟要走。我妹妹说:你怎么会知道?我说:是那一部阿弥陀佛机发了一组电报说的。我妹妹说:你又不早说?我说:我不相信这些,我才不说。最后医生说:你母亲已经不行啦,赶快叫佛堂的人来,我们已经尽力啦。

我妹妹立即打电话给佛堂的人,他们很快就过来了,这时已经是3点零5分。他们把我母亲连同病床一起送到佛堂,把我母亲安放在三尊佛像下方的正中间,病床四角放有莲花电灯,外围再用屏风遮挡一圈,屏风上挂有佛像。一会儿一位居士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母亲3点20分走啦,不要难过、不要哭,哭会影响她去极乐世界,我们现在开始为她念佛。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有人开车到了佛堂。也就是从这时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来到,为我母亲念诵阿弥陀佛。

在5点钟为我母亲开示(信佛的人叫开示,我认为是诵经比较对)。大概有十来个人,他们都跪下,唯有我一个人站着(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是拜我母亲我肯定拜,拜佛我是不会拜的,所以我才站在那里)。

在6点钟开示前5-8分钟,我听到远处传来洪亮、圆润、深厚、悠远的钟声,仿佛来自深山的寺院,清净得没有一点杂音,甚至我还能听出撞击大钟的木头发出的声音,另外还有一些其它好听的但我辨别不出来的声音,直到6点开示后5分钟左右那些声音才停止。我当时还在想有人在敲钟,是不是觉得场面不够壮观或者是其它原因,放一些录音来弥补不足之处?我认为根本就没这个必要放录音,简直就是多余的,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也许他们就是这样做的吧。

6点钟开示,所有人都跪下,我还是站着。这时我突然看见母亲弯腰从病床上起来,起床的动作就像一个年轻力壮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大概10秒钟左右我看见一朵莲花,一层一层红白色的花瓣,莲花座上有一个人影,莲花缓缓升起,升到2尺高左右,一道金光光芒四射射入我的眼里,这时莲花座也不见啦,我看见一个人,穿着古代的衣服,前面是两层的,颜色是棕褐色。右手在做着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动作。我看见这个人大概有十秒钟左右,这个人消失后2-3分钟左右再没有听见钟声和其它声音。

后来想起这件事感觉很奇怪,前面有做开示的人和屏风挡住我的视线,而且我能透过开示的人和屏风看到这一幕。更奇怪的是,此时开示的人、屏风及四周的一切,包括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在那一刻统统不存在。而我站在另外一个一望无际的时间空间,我看见这个空间是非天也非地,非山也非水,似云非云,似雾非雾,听见的仿佛是深山寺庙里传出的一声声洪亮的大钟声,不断回响在远方山谷之中。此时只有我和母亲、莲花、菩萨,还有那一道金光,好像我走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

6点钟开示完后,回到休息室。我问他们:我看见一些不应看见的东西,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你们?他们说:你看见的都可以说出来。我就把刚才看到的一五一十的说给他们听。他们说:就是因为你不信佛,所以你妈来度你,这下你该信有佛了吧!我说:也有可能是我这两天没有睡觉,精神衰弱产生幻觉。虽然我看见,但我还是不信。我又说:那一道金光射过来,你们不可能没有看见吧?而我不想看都不行,它射入我的眼睛,很自然就顺着那一道金光看过去,虽然金光很明亮但不刺眼。他们说:你说的,我们都没看见,这是你妈让你信佛,带你入门,所以只有你才看得见,这是你的缘。

就这样他们为我妈念佛、开示约32个小时。还为我们提供吃住,为我妈擦身、换衣服等,还去照相馆把我妈的遗照也做好。我估计前前后后有上百人到场,超过300人次来为我妈念佛。我想这次为我妈做的法事,没有几万元是出不了这个佛堂。就按300人次来计算,每人次100元,也要3万元,加上其它的费用最少也要4-5万元。没办法谁叫她是我妈,只好做一次水鱼(广东方言,意为冤大头),随便他们砍吧。

24日11点多,我们找到他们的会长,问他这次做法事一共要多少钱?会长的回答是我万万想不到的,也许不会有几个人会想到!他带着祥和的声音说:我们是在做功德,不收钱。是你妈给了我们一次做功德的好机会,我们还要感谢你妈和你们!你们也可以为你妈做功德。我妹马上把钱拿出来说:我们这些钱就算做一点功德。会长说:我们收你们的钱,那就不叫功德啦,那是一种交易。你们以后要多做一些功德,最好是也能参加念佛帮助更多的人去极乐世界。

中午12点最后一次开示后,屏风也拿走啦,只见我妈穿着寿衣,身上盖着佛旗(后来居士们告诉我那是往生被)睡在佛堂正中央。大概有30多人穿着道袍(居士们叫海青),还有许多人,为我妈念诵佛经。

仪式完后,大家都在瞻仰我妈的遗容,而我走到三尊佛像前(居士们后来告诉我那是西方三圣,左边是大势至菩萨,中间是阿弥陀佛,右边是观世音菩萨),因为我要辨认出哪一尊是我之前看见的,后来找到是中间那一尊。这时会长叫我到我妈身边来,他说:你把你妈的手拿起来摆动几下,我毫不犹豫地拿起我妈的手,感觉软软地,还透着一股热气,摆动起来,就像摆动我们自己的手一样来去自如,想怎样摆就怎样摆。后来大家都来试了一下。说也怪,我妈已去世32个小时,手脚都是很软的。这个问题我始终没有想明白是什么原因。

12点半左右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来啦,办好移交手续就把我妈送去殡仪馆冷冻保存。27日我们决定把我妈遗体火化,众亲朋好友到殡仪馆后。殡仪馆工作人员把我妈遗体从已冷冻三天的冻库中推出来让我们最后瞻仰她的遗容。这时我小妹发现我妈的遗体一点也不僵硬,而是柔软如棉,这又是奇怪之一。

经过这件事后,我真的觉得佛法是不可思议的。而平湖山厦医院莲花关怀团这群人,是真正信佛的人,他们不是为了金钱,更不是利用鬼神来骗取钱财。是真正为需要帮助的人而做功德。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我,他们不是为了利益,又为什么?难道他们都是一群疯子?钱多啦没地方花?说实在的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回答,我只能这样说,他们是一群好人,一群乐于帮助人的好人,一群无私奉献的好人。

我有满肚子要感谢他们的话,也不知从那里说起?也不是用感谢二个字可以形容的。我也知道他们不需要我用感谢这二个字,更知道他们不会为这件事让我们对他们报恩。我只能祝福他们早日修成正果,功德圆满。在此我代表我全家还是要说一句谢谢你们,衷心感谢你们,谢谢你们这种高尚的品德和无私、乐于助人的精神,让我们全家从痛苦中得到安慰,从痛苦中得到温暖,从痛苦中找到快乐与幸福。

以上全部都是我亲耳所闻、亲眼所见的事实,绝无虚假。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8530cf0101707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