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运用禅修对治烦恼

                                                          ——2013年3月9日欧洲菩提学会伦敦集体共修有感

欧洲菩提学会 圆教

2013年3月9日,期待已久的欧洲菩提学会伦敦实体共修终于到来了。辅导员圆亚师兄为近三十名道友精心准备了这场开示——如何运用禅修对治烦恼,他启发我们运用禅修对治烦恼,将佛法融于我们的生活。圆亚师兄的智慧和慈悲让我们赞叹不已。

慈诚罗珠堪布曾在海口弘法时说:学佛就是打坐修行,利益众生;出离心培养的方法,就是打坐。作为一个初学者,我常常对入座后产生的分别念和粗大的烦恼无力对治,更不要提生起真实的出离心和菩提心了。在聆听圆亚师兄讲解时,许多善知识的教言都在这过程中一一涌现,这就是本文的由来。上师三宝的慈悲加持无处不在,相信每个参加聆听的道友都获益匪浅,我才疏学浅,本文若有什么不当之处,请诸位道友多多批评指正。

一、烦恼

圆亚师兄首先发问:“人有哪些烦恼?”这个问题,把我的思绪带到了2009年。我问一个年迈的藏族出家人:“你有烦恼吗?”他苦恼地说:“有啊。”“那是什么烦恼?”“生老病死。”那时我还没有皈依佛教,觉得他的回答很可笑,但看他认真的表情又觉得这个答案是真的。若干年后,我才深刻地体会到轮回的痛苦,出离轮回的“离”字,就是离开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慈悲的佛陀也早已经将人间的真相通过这位出家师父告诉了我,但愚笨的我被业力所牵引,晚了这么多年才明白。轮回的习性有多强大!

佛经中说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称为“娑婆世界”,“娑婆”即为“堪忍”,意思是说此界众生忍受贪嗔痴三毒及诸多烦恼而不肯出离。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烦恼的,那当如何对治呢?

圆亚师兄提到了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在中山大学的演讲《佛教消除烦恼的理论与方法》中的话:“在这个世间上,不管是什么人,没有烦恼、痛苦是不可能的。当你遇到这些时,用金钱或改变环境的方法,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它来自于你的心,无论躲到哪里,心始终是躲不掉的。所以,若想对治这些烦恼,必须要运用佛教的方法,调伏自己的心。”上师这段教言已经明明白白告诉我们:苦乐都是在心上安立的。断除烦恼,唯有调伏自心。

二、禅修

圆亚师兄进一步剖析:“心情不好的时候,好吃好住也很痛苦。不同的痛苦,身体和内心。但是身体的痛苦还是由心感受它。所以对治烦恼和痛苦等的最佳方法:调伏自己的心——禅修。”然后我们一起看了明就仁波切的视频,仁波切是多么快乐的人啊。西方社会也已经用科学证实了禅修是最好的对治烦恼方法,因为它可以调伏我们的相续,暂时遣除自己的烦恼,身心健康,智慧敏锐,生活快乐充实,可以小范围地利益其他人。

那么,禅修的重点是什么呢?就是寂止和胜观。其中,圆亚师兄将寂止的修法归纳为观佛像、观自己的呼吸、念咒语(金刚萨垛,观音心咒等)等,并运用索达吉堪布在《日修闭关要诀》中开示的打坐时身语意三要,带领大家一一体会。圆亚师兄举了《西藏生死书》中观呼吸的方法。由于修前行的关系,我将圆亚师兄讲到的禅修内容都跟上师瑜伽联系在一起了,观想上师出现在眼前,大放光明,现而无自性……

圆亚师兄提到了无相禅定(属于大手印的显宗部分),即不跟随它,也不企图控制它,但要保持自己的觉知。这虽是第一次听闻,但早有体会。约五个月前,我向一位噶举派极具修证的上师请教:为何无法控制自己的念头?当时的我正处于极度的烦恼状态,贪嗔痴不断,内心很痛苦。上师慈悲地告诉我:不需要控制这些念头,你就让他们去吧。然后他温暖地摸顶加持我。后来我按上师的教言去做了,放弃了原先努力地控制的想法,不再控制自己的念头,烦恼第二天就神奇地消除了,困扰了一个月的失眠终于有了好转。原来这就是无相禅定啊,慈悲的上师也早已经用最简单的教言将无相禅定告诉了我,愚笨的我是多么幸运!

三、虚空

圆亚师兄还跟我们分享了索达吉堪布上师提到过的麦彭仁波切“心情愉快法”,可以消除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痛苦,让我们保持心情愉快。这个方法很简单:首先双目直视虚空,不执著一切而自然放松,心胸尽量放大,在这样的境界中坦然安住;然后念诵“达雅他嗡措姆迷勒那德卡踏m索哈”,这个咒语念7遍、108遍都可以。如此观修,有助于我们天天好心情,人际关系趋于改善,许多不顺迎刃而解。

凝视虚空是非常重要的修行。我当时想起了希阿荣博堪布的故事。堪布十七岁时跟随才旺晋美堪布修学佛法,起初一切都正常,直到观修寿命无常时问题出现了。后来堪布的上师才旺晋美堪布告诉他说:“弟子,你应该把窗户打开。看外面的虚空,宁静而广阔。尽量放松身心,凝视天空,慢慢地把心融入到天空中,安住。”堪布按照上师的提示去做,果然很快走出了困境。这个极其珍贵的法门告诉我们,放松下来,让心与外界连接,不刻意追求任何状态或结果,只是安住。

觉悟人生曾分享十七世大宝法王的教言:“有多少宽广的虚空世界,就有多少众生,就有多少业和烦恼,有多少业和烦恼,就有多少的痛苦;有多少的痛苦,就有我的悲心在观护着。”从此,我不再只希望通过凝视虚空来保持放松和心情的愉快,而是试图跟随高僧大德的教言,将自己的心放得跟虚空般广大,能包容山川万物一切众生的痛苦,也唯有这样,我才可以放下自己,转向关心他人。虚空无相,方可无所不相。我期待菩提心的生起!

四、万法归心,心归何处?

大圆满教法里,心的本体是空性,自性是光明。正如慈诚罗珠堪布在《显密圆融》中曾做的开示:一个没有烦恼的状态是怎样的,只有证悟了才知道。修行是为了断除烦恼,并不是为了创造佛性,因为众生本来就有佛性。

圆亚师兄援引了慈诚罗珠堪布《法界赞浅释》中的开示:“如灯被障碍,非能照余物,无明恒覆心,法界非明了。”没有证悟前,我们的心犹如“把一盏灯装在一把壶里,则虽然从外面看不见任何光明,但壶里却是明亮如昼的”。

六祖慧能大师读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开悟,虚云大师参到“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终证菩提,而我们这些“无明暗覆苦所逼”的烦恼众生要像六祖慧能、虚云大师一样顿断疑根实在太遥不可及,唯有依靠密宗上师的窍诀了。而闻思修不打好基础,又怎么堪为密宗的法器呢?还是老老实实把闻思修行基础打牢吧。

五、时时回向众生

那天,我还第一次见到了远道而来的孙丽师兄,中午她为我们奉上了可口的饭菜。照理说,她特意赶来应该好好地聆听圆亚师兄的讲解,可她却总是在厨房忙碌着。还有蕾蕾师兄,万法皆空师兄,Alex师兄等诸位师兄,他们也发心照料着这么多人的饮食。有句话我已经记不得在哪里读到了:放弃自己修行的修行人会最快成就,因为他们放弃的是修行人最重要的东西——自己的修行。

当我们享受着悦意的美食,舒适的环境,甘露般的妙法时,请记得时时祈请上师,时时回向众生,回向辅导员师兄,回向提供道场的师兄一家,回向为我们准备饮食的师兄,回向为了我们的修行放弃自己修行的人。

最后,分享索达吉堪布上师《入行论》里提到的一个小故事。冈波巴依止了米拉日巴尊者很长时间,在准备离开上师米拉日巴时,冈波巴请求上师给予一个最后的指导。不过,米拉日巴只简单地说:“没有什么可教的,今后还需要更多的努力。”然后,他就不再说什么了。冈波巴已启程离开,涉过了一条小溪。米拉日巴知道这一生再也看不到他这位法嗣了。“我有一个很殊胜的秘密教言。”米拉日巴大声说:“它太珍贵了,以致无法随便示人。”冈波巴回过头来,只见米拉日巴转身弯腰,把他的破衣衫撩起,露出像马蹄一样坚硬、疤痕累累的屁股。那是长久坐在坚硬的石头上打坐所造成的。“我的心子,这就是我最后的教言!”他大声叫着:“认真去做吧!”

诸位亲爱的道友,让我们依教奉行,认真闻思,认真禅修,认真去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