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瑜珈士在儿子被人打死后的反应

一九九二年夏秋之际,一位上师偕诸弟子从西藏返回青海。当抵达果洛洲府所在地玛沁县时,有许多弟子前来看望,并且纷纷向上师说:“上师啊!本来您一路辛苦我们不该打扰,但是有件重要的事,只有您才能处理呀!”

“什么事?你们尽管告诉我,我会竭力帮助你们的!”上师仁波切慈爱地注视着大家。

“您带着弟子们朝礼拉萨的时候,瑜伽士‘勇士’的儿子被几个人杀死了!如果被他知道了,他肯定会杀很多人来报仇的,您看怎么办才好呢?”

上师稍微迟疑一会儿之后,对他们说:“你们去把他找来好吗?”弟子们答应着走出门外。

少顷,被称为“勇士”的弟子来到上师面前:“您找我有什么事吩咐?”

“噢,没什么,想和你聊聊而已!听说你过去很厉害,十几个人也不是你的对手?”

“那是过去,因为性情急燥,又有些力气,所以人们都躲着我。”

“人们称你为‘勇士’,看来你很讲义气呀!”

“这都是业力所使,我能听闻到大圆满一生成佛的口授,这才是真正令我感到欢喜的事,只有修行才是真正的勇士啊!否则,不能战胜我执,被业力驱使着造各种轮回之业,那是什么勇士呀!”说着,充满感激地看着上师。

“那么你觉得怎样才叫修行,怎样才算调伏我执呢?”

“依止您的口诀,在本来清净上安住,一切外缘出现时,见其毫无真实,如梦幻泡影于无生之中,心不动摇,这便是我们理解的修行;不认任何粗细外缘,真正令心不动,不起分别伺察,就是我的调伏!”

“末法时期,外表看似瑜伽士而内心妄想猛厉的人越来越多了,很难见到见行一致的弟子呀!”

“上师,仰仗您的恩德,我已生起相似的把握,如果尚有不足,我一定会努力的,希望您大悲摄授!”

“你希望自己成佛吗?”上师祥和地问道。

“就愿力而言应该有成佛的发心,但就本体而言我未见有可成之佛果!”

“很好,作为一瑜伽士,应当有如此的把握!不过,在恶缘显现时,你能把握得住吗?”

“顺逆因缘,皆如空花水月一般,以无执之心印证它的时候,缘起本来性空,所以我不会失去把握的!”

“如果是自身的遭受痛苦,或亲人、朋友遭杀戮呢?”

“若为一切众生的利乐,那便应当以忿怒现行调伏敌障;若是为了自己,则应当安住等舍之中。”

上师慈爱地看着他,问道:“如果你的亲人真的被杀死,你会怎么样呢?”

“如果因为是他的错误,我会帮他修行忏悔仪轨,代他发愿往生清净的刹土!”

“你儿子真的被杀死了。”

瑜伽士平静地看着上师。

返回班玛县时,他特意去看了儿子的尸体。尽管尸体的惨状令无关的人都会为之伤心,但瑜伽士看后,只是轻声说:“这是恶业的偿还。”之后,坐在尸体旁边,认真修行了一座迁转仪轨。杀害瑜伽士之子的人们本来非常顾虑,但是见到他的时候,瑜伽士却一如既往,除了劝请他们忏悔外,最多的时间是安住在大圆满的见地之中。

文章来源:http://www.fjdh.com/article/2009/11/08410293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