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掉的那个孩子也许是今生最爱你的人

anqibaobei(土登希热卓嘎)

我记得曾有人问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中国现在每年有1500万女性堕胎,您想对这些女性说些什么吗?宗萨仁波切:不要怀孕。用各种方法让自己不要怀孕。如果怀孕,试图不要去堕胎。因为你所怀的这生命可能是你最爱的一个人或者最爱你的人,我们无法预知。目前你只觉得这个婴儿是个负担,也许他就是会改变你生命的人。

作为一个险些失去孩子,又独自把孩子抚养到五岁的人。我对这一切的感受刻骨铭心。

我怀孕的初期根本没有觉察,只是觉得极其疲劳,最多的一天睡了18个小时。作为一个平常只睡6个小时就精神抖擞的人,我的变化把老公吓坏了。我们决定去看医生,当时选择去同善医院的中医院。同善医院是吉隆坡一家非常有名气的私立医院,分为中医院、西医院和护生学院三个部分,它的中医院每年都有中国来的交流学者坐诊。当时我们觉得既然是看中医当然是中国来的专家水平最高,没想到我们遇到了冒牌货——一个来自南京的所谓专家给我号脉,根本没有号出我已经怀孕了,给我开了十付调理的中药。在用了两付之后的一天晚上,我做梦,梦见天上掉下来一朵金灿灿的莲花。我觉得不对头,就自己买了试纸。天呢!清清楚楚的2道杠!怀孕了!怎么办?

众所周知,高空射线和压力对胎儿不利,可因为不知道怀孕,我和老公有过4次长途飞行。当初参加老公朋友的酒会我还喝了很多红酒,而且我还服药了。我真的是进退两难了。要保住这个孩子,我却怕它不够健康,不要这个孩子,又实在于心不忍。最后我和老公决定去同善医院的西医院问问医生。因为同善医院作为一间有名气的医院,对入驻医生的要求是很高的,一般是留学加拿大或者英国后回马来西亚的医生。我们当时选择了曾留学加拿大,已经50多岁的余伟民医生。

我们把情况如实的对余医生讲了,并且我当时的倾向是不要这个孩子了。余医生听完以后沉吟了片刻,对我说:“我不敢说这个孩子一定健康,但是我相信孩子生命力的顽强。如果你们实在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请你们到别处去,我从来不做流产手术。如果你们选择要这个孩子,考虑好了明天到我这里建立档案。”

我和老公考虑了一天,最后决定咬牙冒险留下这个孩子。孩子三个月的时候我去余医生那里做B超,国外的B超屏幕是正对着孕妇的。我看到了一个不停活动的小人。余医生笑了,他对我说:“一个很活泼的宝宝,这样就好了。现在看这个孩子挺健康的。”然后他指着屏幕上一个个小亮点告诉我,分别是孩子的脊柱,小手、小脚,我心里瞬间体会到了母亲的喜悦。也许是终于知道孩子是健康的,也许是因为本身我英文流利,那天做完检查余医生和我聊了起来,我才知道这位医生的不同寻常。

余医生是第二代华人,在加拿大读完医科大学回大马后,在这间医院工作了几十年。这位英文、马来文都非常流利的医生还是位虔诚的密宗修炼者,他遇见的最神奇的事情是发生在泰国普吉岛海啸那一年。2004年泰国普吉岛发生海难后急需医护人员,马来西亚和泰国两国的公民是可以自由通行的。余医生作为密宗的虔诚信徒,当时就开私家车直奔普吉岛而去,无论是治疗患者,还是搬运死尸,他都干得尽心尽力。他在那里干了5天,回来以后也没有张扬这件事情。有天他去拜访他的师父——一位密宗大德(名字他没有跟我说),结果师父一见他就说:“你前段时间干什么去了?怎么你身后跟了好多人啊?还都是外国人。”他不解地看着他师父,心想这屋就咱们两个啊。师父笑笑:“我指的人是那边的。”他惊呆了。他在普吉岛呆了5天,总共处理了大约近200具尸体,而且遇难的游客很多是西方游客。师父又笑笑:“他们对你都是善意的,没事。”余医生跟我说,自从那件事情以后,他确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要善待一切生命,这也是他坚持不做流产手术的原因。

时间缓慢的过着。怀孕的女人可能都爱多想,我始终放心不下,就非要老公带我去天后宫抽签。天后宫本名海南会馆,是海南来的华人后裔自己捐钱修建的,一块砖一根草都没用政府一分钱。因为是海南人修建的,所以里面供奉妈祖娘娘,据说里面的签非常的灵验,以至后来海南会馆的名字被人忘记了,反而是天后宫的名气越来越响。抽签的时候,我默想要问的事情抽出一根,结果上面赫然写着“You are pregnant, Please guardian Angel.”(你怀孕了,请守候天使)。我有点吃惊,心想也许是巧合吧。于是把签放回,反复摇了以后又抽,还是上次的签。我觉得冥冥中是上天要我厚待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我今生要照顾的人。

转眼怀孕9个月的时候,我因为滋补过度引发妊娠高血压,于是增加了检查的次数。最后检查的时候,突然涌进来很多同善医院附属学院——护生学院的学生,我记得是5个女孩子,由一个名叫艾米的女教师带进来的。当时大屏幕上孩子突然正面对着我们,看得特别清楚。一个印度裔的女孩笑着说:“a boy.” (一个男孩)。我自己也看得非常清楚,但是我还是追问了好几遍“A boy,Are you sure?”(男孩?你确定吗)。最后余医生连同艾米小姐都给了我肯定的说法,余医生还拍了B超照片加到我的孕期档案里。

因为我的妊娠高血压越来越高,最后决定剖腹产。就在剖腹产的前一天晚上——12月5号,我做了个异常清晰的梦。我的奶奶生前是个特别善良的老太太,她去世已经二十年了,可是我从来没有梦见过她。那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回到了祖屋里,我的爷爷躺在藤椅上,我挺着肚子站在他的一边,可是他好像就是没有看见我。突然我的奶奶出现在我们面前,她穿的非常干净,头上戴着镶着一颗祖母绿宝石的老式的帽子,耳朵上分别戴着两个硕大的宝石耳环。虽然在梦里,可是我特别清醒,其实在古代,耳环的数目是不能随便带的,只有身份高贵的人才能多打耳洞,多带耳环。奶奶去世以后,我母亲曾经托会走阴间的人看过她去了哪里,当时那个走阴婆说奶奶一辈子心善,去泰山上修行去了。我看着奶奶的穿戴,心想她在那边过的还不错啊,不过她似乎对我也视而不见。爷爷用拐杖捣着地问奶奶:“你来干什么?”奶奶连着回答了两遍:“我要回来!我要回来!”。她回答完我就一下子吓醒了,出了一身的汗,看看表只有五点半。可是实在睡不着了,就收拾收拾去医院了。当时本来是定在6号的早上9:30做手术,没想到马上要轮到我的时候,有个老妇人一定要加塞。医生特别为难的和我商量,我就说行啊,不差这一会,于是我的女儿在将近12点的时候出生了。

孩子刚抱出来的时候,老公质问医生,你们不是说是个儿子吗?余医生十分不好意思地说他看错了,我当时也相信他看错了。后来一想绝对不是看错,余医生几十年的经验暂且不谈,当时在场的艾米教授是个年已五旬的妇产科教授,还有5个受过几年医学教育的学生,一个人看错有可能,但是几个人都看错可能吗?就算都看错,那么那张宝宝小鸡鸡的照片从何而来?抱错也绝无可能,因为老公一直在门外,而且那天还有两个孩子出生,都是女孩。女儿的手和她爸爸长得一模一样,额头和唇形和我一模一样,绝对不可能抱错。最稀奇的是,女儿的耳垂天生仿佛两个耳洞,就像打过耳朵眼然后长死的一样。

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又去天后宫抽签,想问问孩子的命运。因为孩子出生的时候只有5斤多,属于低体重婴儿,我又用过降血压的药物,我还是有点担心的。结果签上说的是“红日当头照,贵人到家中”。女儿的出生时辰是将近12点的时候,确实是红日当头啊。

在孩子将近一岁的时候,我的婚姻糟糕到实在无力维持的地步,于是我带她回国了。当时我很担心母亲能不能接纳她,因为母亲是个特别要面子,又出名重男轻女的人,没想到母亲对她极其的好。其实我的奶奶在世的时候和母亲关系就特别好,在奶奶去世多年后,母亲仍然对她念念不忘。有一次母亲说起我女儿:“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觉得这个小东西把我的魂勾走了。”

当年我冒险留下了这个孩子,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她救了我一命。那段时候,和老公不断的争吵,以及对未来前途的迷茫让我万念俱灰。一天晚上我值夜班,搭档在隔壁房间和她老公用手机聊天,看他们你侬我侬的,想到自己我心里更难过了。突然停电了,来电以后我示意搭档继续聊,我去重新启动设备。在配电室里,我突然涌起了个可怕的念头,这是将近几千伏的工业电闸,只要我摘了绝缘手套把手放上去,一切的痛苦就了断了。而且没人在旁边,所有的人都会以为是一场事故,女儿可以得到一笔抚恤金活下去,而我也解脱了。我在配电室犹豫了两个多小时,最后终于觉得孩子已经没有父亲疼了,假如我走了,她就真的是一根草了。我擦擦眼泪扶着墙走出来,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第二天,母亲突然特别小心地问我“你昨晚没事吧。”我一惊,以为被她看出来什么,就掩饰说不是都挺好吗。她长出了一口气,说没事就好,昨晚宝宝连续两个小时不断地叫妈妈,我以为你有什么事情呢。我追问几点,她说从6点到8点吧,不停地叫妈妈、妈妈,怎么也哄不住,缠死人了。6点到8点就是我在配电室的时间,我是被女儿叫回来的!因为她是个特别安乐易养的孩子,几乎不生病不缠人,而且这么叫我的情况只出现了一次,原来没有,后来也再也没有过。

我的孩子从表面看起来,确实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小女孩大多很小就能说会道的,可她不大说话,除了遗传她爸爸的美术基因和我的乐感外,看不出任何出色之处,长相也没遗传我和她父亲的优点。不过我一直觉得,我们凡夫怎么能随便用聪明和漂亮来判断人的祸福旦夕呢?多少孩子看起来聪明伶俐,却是让父母操碎心的孽障,多少漂亮的女孩子,逃脱不了红颜命薄这句话。我周围很多年轻的少妇,就是觉得吃药了,或者喝酒了,或者最近身体不太好不适合要孩子,怕孩子不够聪明等理由就轻易地放弃了孩子。抛开手术的风险不说(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你可知道你放弃的可能是这一生最爱你的人?或者是最能带给你福气的人?我记得女儿将近3岁的时候,母亲想让我再婚,我没答应,于是我们吵了起来。这件事情过了大约有半年后,有天女儿和她姥姥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说姥姥你不要欺负我妈妈,我心里很难过。当时母亲的眼泪就下来了,说你有这么个女儿我就放心了。

皈依以后我带孩子去了次普陀山。去过普陀山的都知道有个梅福禅院,里面有几位老尼师,是非常有修为的师父。那天我带孩子去的时候恰好有位老尼师在晒太阳,她看见我和孩子,就招呼我们过去,然后说了很多吉祥话。

我的皈依师父是位十几岁就童身出家,毕业于闽南佛学院的比丘尼。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我确认她是有神通的,因为我觉得我在她面前简直是透明的,我想什么她都知道,但是她总说自己没有。她就总是叮嘱我要照顾好孩子,有时候我忍不住跟她抱怨孩子笨,她就笑,然后说我可觉得不错,你要是不要就给我。

母亲也经常偷偷给我算卦,巧合的是,很多在我们这边有点名气的算卦的,都说我的孩子命里带财。说也奇怪,我回国以后挺意外地进了一间国有特大企业,而且在这之前,我所在的这个分部的效益不是很好。但是从10年我上班开始,效益突然进了三甲,除了工资之外,经常有各种购物卡、补贴、奖金。虽然我是独自一人抚养孩子,但是生活还是很过得去的。有不少算卦的,包括我师父都说我晚景非常好,其实我想晚景好首先肯定是孩子好,因为一个人哪怕事业再成功,孩子不好老了都不会幸福。

我把自己的经历给大家分享,就是希望大家,尤其是少妇能好好地对待生命,哪怕是个胎儿。西方经常攻击我们的人权问题,开始我也以为是西方的阴谋,但是现在我不这么看。因为我去了新加坡、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没有一个国家像我们一样,在报纸上、大街上堂而皇之的打出流产广告,甚至鼓吹什么无痛流产。怎么会无痛呢?那个来投胎的孩子一定是和你缘分最深的人,是你的血中血肉中肉!你把他当做负担一样处理了,极有可能你同时处理的也是你一生的幸福!

我也希望看到此文的男士能对家庭负责,也许你的不负责任伤害的不是一个人的一生,至少是两个人的,最终你的所作所为还是会回到自己身上的。何必呢?再说真的以为和小三的婚姻会幸福吗?首先做小三的女人一定是不善良的,一个善良的人怎么会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彻心肝的痛苦之上?不善良的人人品肯定不好,和一个人品不好的人生活会幸福吗?午夜梦回的时候,除非你们真的是铁石心肠,否则想到曾经那么伤害过一个人,你们两个真的能心安吗?而且,真实的婚姻是琐碎不堪的,内容都差不多,不管曾经爱得多么死去活来,最后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激情退却,还剩下什么呢?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b5473f0102ee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