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

“忍辱为苦行中最高尚的法”

忍让,是居家的美德。你是否有听过孟子的“自己三次反省”?

孟子说,如果有一个人,对我横行逆施, 作为一个君子,一定会自己反省,我一定不仁慈,一定无礼,不然,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如果自己反省是仁慈,也是有礼的! 那个人还是对我横行逆施作为一个君子,一定又会自己反省,我必定不忠诚。

如果自己反省是忠诚, 那个人还是对我横行逆施作为一个君子,就会说:“那个人,是小人。”

如果要与这种小人相争而不忍让,是最愚蠢也是最顽劣不灵的人了,这种人,只有自寻烦恼。 人生在世, 那里有这么容易就找到与我同心相知的人? 凡是遇到不容易相处的人,都能增加我们的学问和知识。

孟子又说,一个人能有道德和智慧,能有本领和知识,往往因为他有忧患。因此,遇到忧患时,能忍让,就能得益不浅。

忍让能得益

常言道:“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人世间的许多纠纷事件,纠缠不清的恩怨是非,往往就是彼此间的互不相让,互不容忍而造成。说到忍,就得让,故有忍让之说。忍是承受,让是相就。对于个人生活处境无论是如何差劣皆能持著安然承受的态度,同时还能处于泰然地随顺生存环境而过活,即忍让也。

常言逍“相见容易相处难”,与人相处之道,第一要谦下诚实。方能和睦共处。

应当如此学习:

同干事则勿避劳苦,

同饮食则勿贪甘美,

同行走则勿择好路,

同睡寝则勿占床席。

宁让人,勿使人让我;

宁容人,勿使人容我。

宁吃人亏,勿使人吃我亏;

宁受人气,勿使人受我之气。

                                     ——明‧ 杨继盛家书

忍能生和,和即能合,故佛陀特别强调忍辱精神。所谓的忍有众生忍及法忍二种。

1. 生忍——忍受别人的欺凌污辱、恶骂毁谤,心不生怨恨,且以忍让柔和之心来对待之。

2. 法忍——忍受自然环境,生活条件,周遭一切,心处于泰然,不为其所动。

佛教的忍辱是于慈悲为基础,没有慈悲的忍辱是枯燥乏味的,它是呆板,它是拘执的。忍辱出自于慈悲,就如美丽的鲜花及其芬芳的香气,让人感觉到温馨,使人欢悦。恰如佛陀的圣弟子富楼那尊者那份浓郁的慈悲心,及其感人肺腑的忍辱精神一般。记载于杂阿含卷十三经里,详述如下:

当富楼那尊者成证阿罗汉果后,就打算到远处去弘扬佛法,于是他就来到佛陀跟前向佛陀请辞。佛陀问明了他的去处后,就向他问到:

“富楼那!西方的输卢那人性多凶恶、轻浮、炎威、好骂。你若是受到他们的粗暴对待,你如何作好?”

富楼那答道:“世尊!若西方的输卢那人以凶恶、轻浮、炎威、及叫骂的粗鲁态度来对待我,我会作如是思惟:彼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然他们态度凶恶、轻浮、炎威、及好骂,但还不至于动手、以石块来抛打我。”

佛陀又问富楼那道:“如果输卢那人动手、以石块来抛打你,你又如何是好?”

富楼那答曰:“世尊!即使输卢那人动手,并以石块来抛打我,我会作如是思惟: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然他们动手,以石块来抛打我,但没有使用刀杖。”

佛陀再向他问到:“要是输卢那人使用刀杖来打你,你又如何是好?”

富楼那答曰:“世尊!输卢那人虽以刀杖待我,我会作如是想: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以刀杖相待,而不至于杀我。”

佛陀接著问道:“富楼那!要是输卢那人欲杀你,你如何是好?”

富楼那答道:“世尊!如果输卢那人杀我,我当思惟:世尊的弟子中,曾有修厌身者,持刀自尽,或有服毒,或投深坑亦以绳自系;彼输卢那人,贤善智慧,于我这朽败之身,以此作方便,使我得以解脱。”

佛陀曰:“善哉!富楼那!你有如斯忍辱之心,确是最适合往输卢那国传播佛法的人选。你应当去度化他们,安置他们于佛道,引领他们得涅盘。去吧!富楼那。”

富楼那尊者辩才无碍,善于说法,且有忍辱的精神,必然会得到佛陀的允许。礼别佛陀后,他即动身往输卢那国去大转法轮。

此节对话可透视慈悲与忍辱间的相互关系。佛教徒受促学习忍让即是修慈悲之心也,于现实人生行慈悲,修忍辱。

与人相处,确是一门不易的事。俗语有说:相见容易,相处难。当今社会,注重人际关系,从家庭、社会、到个人圈 子,都以”人情”来维持联系。人情靠人缘,所谓人缘好就善得人情。此缘以何法为重,即忍让也。由于修”众生忍”,善的人缘,可得无量福;靠了修”法忍”,善的法缘,可得无量慧。久久修习,福慧渐增。即有一天福慧圆满,得成佛道。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s/news/d/15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