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善之人天地难容

                              ——一名台湾法官的工作见闻

接获民众报案,有人自己反绑双手,跳海自杀了。我们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遗物或遗书,死者身上也没有任何证件,所以,初步决定,暂时冷藏在殡仪馆,再作打算。

大约过了第四天,我们的单位收到了—封挂号信,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封遗书,来自一位营造工程公司的老板,他禁不起承办人员的敲诈勒索,在走投无路之际,选择了跳海来结束他自己的宝贵生命。

我想这位老板,应该就是前些日子跳海自杀的那一位吧!

我联络这营造工程公司的总经理,以及老板夫人,前来面谈并辨认尸体。

这家公司承包了某省女中的图书馆与科学馆的兴建工程,那时已快完成,不久就将验收了。

这省女中的主任向这家公司的老板开了一个价码,数字很大,真是胃口不小。如果验收不通过,整个盖好的图书馆与科学馆便得完全拆除重建,而验收能否通过,是纯主观的,所以,操生杀大权的主任大人,可就很大了。古人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若真要挑起毛病来,谁也通过不了,所以,只要对方敢开口,除非您不想活,保证没有人敢不照办。因为盖好的图书馆和科学馆,已是这家公司投入资金的全部,一拆起来,所有的心血便全部付之流水,而所拆下来的建材,也全部成了一堆堆没用的垃圾,加上要拆,也得要很多钱来请很多工人。最后,最叫人活不下去的,便是验收没过,就领不到工程款,还得被罚好几倍的违约金。这样,除了死路一条外,又能怎样?

我听了,内心好是难过。对公家机关主任的权限之大,很是惊讶。

我请那主任前来面谈。

主任说,他是公事公办,只要确实按图施工,一定不可能验收不过的。至于,向承包商开口,他坚决否认,而且坚持他可以和承包商当面对质。我说:“承包商老板已经死了。但有一封遗书可以说明这件事。”他拿过来一读再读,很是生气,为什么承包商要这样陷害他呢?一定是他太严格了,得罪了承包商。

我做了笔录,但我真的拿他没办法,毕竟承包商老板死了,而这主任说了什么话,我们也抓不到任何证据。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图书馆与科学馆也到了验收的时候了。这家营造公司知道这主任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何况他们又向治安单位检举他的卑鄙行径,早已把主任给得罪了。

突然,有一天夜晚,强烈台风登陆台湾,全省都笼罩在狂风暴雨中,而且祸不单行,又发生了大地震。我和同事们坐镇防台中心,好怕本地古老的建物,会坍塌而出人命。

我想那新盖的图书馆和科学馆真经得起考验吗?真是时运不济,怎会在验收前,碰到大台风和大地震呢?

当晚深夜十点多。我们接获一通报案电话:听说省女中有人被风刮下来的大铁皮削到了,倒在地上,等待急救。

我们派了救护车,匆匆赶到现场,果然有个中年男子倒在地上。四周一片黑暗,似乎全停电了。我们打开救灾用的照明灯,定睛仔细一看:“怎么脑袋被削成两半,脑浆迸溅在地上?”

救护人员把这人翻转过来,把脑袋拼回去,我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是主任呢?”

学校说:主任是台风夜出来巡视,看看教室门窗有否问题,还有其它地方是否安全,才被刮下来的屋顶大铁皮削到头部。这种铁皮是马口铁做的,专门用来铺盖屋顶,很薄,很锐利。

法医验了尸,便送交殡仪馆处理。

我沿途一直想:“天下有这么巧的事?验收前,刚好大台风,又大地震,而且主任的头会被不明来源的大铁皮,从耳朵上,横切成两半?”

我深信:冥冥之中,必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盘监控。

您呢?难道您真认为那营造公司的老板,既已跳海死了,就真死了吗?而人一死,他的灵、他的魂魄,也必随着他的肉身,就这样一齐死了吗?

要真如此,那善良的人,早就在这世间绝子绝孙了,也早就绝种了。

验收那天,校长十分公正,在场也有一些鉴定公会派来的专家、建筑师等等,总算验收通过了。特别是经过了大台风与大地震,更证实了图书馆与科学馆的施工,毫无偷工减料,或任何错误。

那营造公司的老板娘和总经理等高级干部,都很感谢我们治安单位的主持正义。我告诉他们:一定要对我们国家的法律有信心。

这件事,到这儿,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有一天,有位中午妇人,到办公室求见,她说她是省女中那位主任的夫人。我请同事陪我一起去见她。

原来,他先生突然死了,家里的生活顿时陷入绝境,连丧葬费也没有着落,她哭得很伤心。

我问:“你先生都没留下什么钱吗?”

她答:“没有。”

我又问:“那他当主任所赚的钱呢?”

她又答:“大概全赌博输光了吧?”

我听了,心里很是难过。主任不是个肥缺吗?怎么会这般穷呢?

我当场向我们公家单位借支了三个月薪水,先给她料理她先生的后事。

她说:“家里三个孩子(两男一女)生活,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我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公务员的待遇原本很微薄,加上我好管闲事,这边给一点,那边也捐一点,几乎已寅吃卯粮了。

我说:“我来请求我们长官帮你找份工友差事,应该没有问题。在还没找到工作前,我每个月先帮你一点点,这样好吗?”

她一直哭了又哭,没有回答。

后来,我们长官在附近学校替她安插了一份工友差事,待遇还可以糊口,又有公家配给,虽然苦一点,应该可以在安定中把三个孩子养大。

这三个孩子,很难侍候,动不动就大病小病,可真花我不少钱。为了照顾这可怜的家庭,我替一些大报纸撰写稿子,也帮出版商翻译一些世界名著,每天都爬格子,熬到天亮。我能做的,也只能做到这里了。

二十年后,这人人诅咒的报应家庭,是否一如被人诅咒那样地悲惨?我因为工作异动,已许久没有这一家人的消息了。

女家都不看好这三个孩子,因为坏人所生的子女,又能好到哪里去?古人不是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吗?”

我始终认为:“罪刑只及一人一身。”爸爸为人不好,是爸爸自己一个人的错,而且也被铁皮削死了。按理说,也报应了,也赎罪了。

我疼这三个小孩,很受当地闲言闲语的困扰,但我有我的立场和看法。

我告诉反对的人说:“坏人的子女,不是更应该把他们教好吗?何况俗话不也这样说:歹竹出好笋吗?”

有一天,我的客户要用一栋大楼当办公室,要我陪他去与建设公司签约。因为我这客户希望建设公司能照他公司的设计来兴建,所以,我们去工地看那未完成的粗胚屋。

进了建设公司的会客室,他们找来了工地主任,向我们解释兴建中大楼的设计,好让我的客户有个选择。

工地主任进来了。他一直不停地注视着我,突然大声叫了起来:“阿姨,真的是您!”

我楞住了,我问:“您到底是谁?”

对方答:“我是省女中主任的儿子啊!我是老大叫某某某。”

我想起来了:“已经长这么大了!”

对方马上打电话给他母亲,还有他的弟弟妹妹,叫他们赶快搭计程车前来这会客室。没多久,果然来了一位老妇人,年纪约在七十五到八十之间。我注视很久,依稀有点面熟,可是我实在已认不得了。她一进门,见到我,盯着我目不转睛地一看再看,突然,她跪了下来,对着我叩头,两眼直掉眼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被吓了一大跳,也不知如何才好,只能赶忙一个大步跑上前去,把她强拉了起来。

她告诉我,三个孩子都没变坏,老大现在是工地主任、老二是电视公司的美工设计师、老三是银行小姐。想当年,我常带着他们利用假日逛圆山动物园、儿童乐园,也带着他们寒暑假四处旅行,才曾几何时,他们个个都已长大成人了,而且都已是成家立业的中年人了,不但有了幸福的家庭,也都有了正当职业,我真的好安慰。

她又告诉我:这三个孩子,每天都在长生禄位前,为我三跪九叩,为我烧香,一来感谢我当年的大恩,二来为我罹患绝症的身体求神保佑。我真的好惭愧,我哪配呢!

大约过了一周,这妇人又利用星期假日,邀请我去她家,并把她儿孙、媳妇、女婿全叫回家,要他们一家一家向我跪拜叩谢,我拜托他们千万不要这样折磨我,因为我实在承担不起,但他们好坚持,任我怎么推,都推不掉。

我一生或许每每由于一时之不忍心,而略尽绵薄地帮助过一些无告无助的悲惨家庭,可是我从不期待从这些家庭中获得任何感情,我一向不留任何痕迹地随做随忘,随了随断。我总觉得我只不过尽了一个人的本分,为什么还要与人牵牵扯扯呢!

我一样希望他们,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至于,亏欠则更大可不必,因为该得的,神都早已全数赏赐给我了。

附注一:天无言,地无语,默默不尽千言万语。

附注二:天地不会纵容坏人作恶欺压善良的人。天地不会眼睁睁看着善良的人受苦。

文章来源:《寿命是一点一滴努力赚来的》

http://www.jboedu.com/thread-71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