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安乐——菩提学会学员父亲往生纪实

多伦多 圆愿

父亲往生已经五七了,回想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不禁感慨父亲多生累劫的福报因缘在此时成熟,同时感谢出家及在家法师道友们的助念。

父亲是共产党员、老革命和无神论者,辛苦操劳了一辈子,为了养育子女,也在不知不觉中造了许多恶业,对于我和先生学佛修行、供养出家人也很不以为然。

2011年父亲被确诊为骨髓癌,身体因贫血而急剧消瘦,变得十分虚弱。父亲以前来过加拿大,一直觉得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新鲜,是个养老的地方,很想再来。病后觉得难以成行,心存遗憾。当时前行观修正好修到知母念恩的修法,我每次观修都会痛哭流涕,惭愧不已,觉得自己没有尽到做女儿的责任,没有照顾好父母。半年内三次飞回国内看他们,后来见父亲病情有些稳定,就着手安排将二老接来加拿大亲自照顾,尽量不使自己留有遗憾。

父亲来加拿大后仍延续中医药的传统治疗,前两个月还挺稳定。进入11月天冷了,父亲渐渐感觉力不从心,慢慢变得生活不能自理、不能下楼,要靠我们喂他吃饭、帮他大小便、擦身等。

父亲往生的当天早晨,突然一反常态要求洗澡,时而还说几句胡话,说得母亲有些不知所措。我一边安慰母亲不要着急,一边给师兄打电话,希望得到师兄们的帮助。于是,我们给父亲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他就安静了。当时我和母亲都清楚地意识到父亲就在这一两天了。下午共修时师兄们也商量了此事,准备随时到家里助念。

共修小组的圆定师兄是癌症病房的护士,很有经验,那天曾两次来看望父亲。她看了看说,像我父亲这样的情况,在医院里基本还要折腾个三四天,神志不清说胡话,不会一下子就走的。我就打电话给熟悉的一位师父,问是否可以开始念往生引导,师父指导我说,现在你父亲还没有断气之前,要念或播放你父亲听得懂的语言,在断气后中阴身时没有语言的障碍了,可以播放藏文的引导。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他欢喜,不能让他生起厌烦心。于是我选择了阿弥陀佛的唱诵(在网上找了个父亲爱听的版本)。

圆定师兄离开后,晚上10点多,母亲和我看到父亲的呼吸间隔变得越来越长,从10秒一次,到半分钟一次。我按照索达吉堪布在助念往生仪轨里面的指导,给父亲带上般若摄颂挂件,在头部上方供上转经轮、一个小观音像和上师照片,然后我坐在父亲旁边开始做临终引导。知道他平时不喜欢别人啰嗦,我就简单清楚地说:“爸,我知道您说不出话来,您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你会看到不同颜色的光,非常强烈,有蓝色、黄色、红色,你千万不要害怕、不要躲避,越是强光越是你的自性光芒,千万不要躲避,一定要迎上去,和它融在一起,那是佛菩萨来接你的光,跟着它走,不要害怕,去极乐世界见阿弥陀佛,那里没有痛苦。强光旁边还有不刺眼的暗光,千万不要跟着弱光走,那是让你轮回六道的光,不要理它,跟着强光走。不要担心房子,不要担心孩子,不要担心钱,不要担心妈妈,我们会照顾好她的,您就放心去吧。心里一门心思只想着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到阿弥陀佛那里去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父亲脸色平静,母亲、我和我先生看着他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当时已是半夜11:00多,我立即打电话给师父和菩提学会的道友们,喇嘛师父听说父亲已经停止呼吸,毫不迟疑马上动身,于15分钟后来到我家,马上开始念度亡经,紧接着师兄们也陆续到了。

喇嘛师父在父亲身边念,我们只听了前边几分钟的皈依发心等,而后师兄们都会意地悄声转入佛堂坐好,共同念诵往生助念仪轨。将近三小时后,喇嘛师父念完了,我就将中阴救度(即破瓦法)的光盘在父亲床头不停地播放。其间我还打电话给五明佛学院的堪布,堪布通过电话在父亲耳边念了强力将亡者超度到极乐世界的破瓦法。我注意到父亲面部表情很安详,没有痛苦的样子。

天亮以后,更多师兄来了,每位道友都知道来干什么,一进门就赶紧加入到助念行列中,完整念完一座后就到厨房休息,没有闲言碎语,休息一会儿又开始下一座。就这样轮番助念,有的师兄参加晚上助念,还有师兄就索性留在我家整夜助念,持续了将近一周时间。到目前为止,家里一直24小时播放着助念往生仪轨。

通过这件事情,母亲对佛法的态度彻底转变了,可以说父亲的去世把母亲也度化了。母亲表示以后也和我们一起学习佛法,念阿弥陀佛,还与父亲相约到极乐世界再相聚。她不再恐惧死亡,也没有因为父亲的去世而悲痛欲绝,我们全家人都感受到了佛菩萨的加持。深信佛法的力量定能超拔如父亲一样的苦难众生得到究竟圆满的解脱,最终前往清净佛国刹土。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