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德超越人性 一场惊世骇俗的法庭辩护

编者按:这是一篇真实的法庭辩护词,我们除了惊叹于文辞的震撼与逻辑的严密之外,我们更应该想到,国外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在法律上为动物保护开创先河,而我们今天,随处可见的对宠物猫狗的肆意屠杀几乎成为我们的社会特色,亲爱的朋友,凤凰网华人佛教希望这篇文章除了带给我们对于生命的深切思考之外,也能引发我们对动物保护在法律上完善与进步的关注。

在密苏里州约翰逊法院前的老鼓铜像,其下刻有维斯特辩护辞——A Tribute To The Dog。图片来源:资料图)

陪审团诸君: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至友可能与他反目成仇;他用大爱养育的儿女可能忤逆不孝。我们至亲至爱的人,亦即我们以幸福和荣誉相托的那些人,可能背叛承诺。一个人所拥有的金钱可能丧失,或许就在最急需的时刻不翼而飞。一个人的名望,在瞬间可能因举止失察而一落千丈。那些在我们成功时向我们卑躬屈膝、阿谀奉承的人,在我们霉运当头时,或许首先对我们落井下石。在这个自私自利的世界上,一个人可能拥有的一个绝对无私的朋友,亦即一个永不离弃、永不忘恩负义的朋友,就是他的狗。

陪审团诸君:一个人无论富有还是穷困潦倒,健康还是疾病缠身,他的狗都会与他在一起。不管寒风刺骨、大雪纷飞,只要有主人在侧,狗都会睡在冰冷的地上。当主人两手空空,一无所有,狗也会亲吻他的手,舔舐主人那来自艰难世事的创伤。狗儿守护着乞丐主人,让他安然进入梦乡,仿佛他就像王子一样。在所有的朋友都离他而去时,狗却一如既往。当他财富散尽,声名尽失,狗对他的爱如日月经天,恒久如常。即使命运将主人逐出家园,孤苦伶仃,在世界上流浪,狗却依然忠诚,陪护他克险御敌,别无奢求。当人生最后落幕,死神降临,他的遗体被埋葬在冷冰冰的地下,不管所有其他亲友是否各奔东西,但你会发现那高贵的狗,依然在主人的墓旁。他的头伏在两前足之间,眼睛里充满悲伤,但仍然圆睁,注视四方,忠贞不渝,甚至直到死亡。

故事梗概:1869年10月28日,在美国密苏里州小镇沃伦斯堡发生了一件事,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一位枪手霍恩斯比射杀了邻居一条无辜的猎犬老鼓。狗主人伯登立刻将霍恩斯比告上法庭。开庭审判很快成为当地前所未有的新奇新闻,双方都决心打赢这场官司。经过多次上诉,案子最终送到密苏里州最高法院。狗主人伯登雇用的律师之一,时任参议员的乔治·维斯特(1830-1904)曾誓言:“不赢此官司,将向全密苏里州的狗谢罪。”1870年9月23日,维斯特果然不负众望,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并获得了50美元赔偿,这是当时法律规定的最高限额。他的演说辞已经成为一篇赞扬狗的德行的经典美文,人们常说“一个人最忠实的朋友是他的狗”,即来源于此。本文是根据庭审见证人对维斯特演说所作的记录的前半部分文字,后一部分已佚。后来人们在密苏里州约翰逊县法院前立了老鼓的铜像,其下刻有维斯特辩护辞——A Tribute To The Dog。

本文为《动物记》其中章节,原文:狗赞。翻译:祖述宪。

文章来源:http://fo.ifeng.com/sushichachan/sushihusheng/detail_2013_01/17/21316087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