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是一朵花

李焯芬

一位曾在政府里当高官的朋友从纽西兰回来探我。他出国前曾为自己的仕途费尽心力打拼,偶尔来了一个进修的机会,他于是去纽西兰修读了一个两年的硕士课程。

回来后的他,压根儿变了样。脸上常带着从容淡定的微笑,跟以前那火气十足、神经兮兮的样子成了颇大的对比。

他解释说:在纽西兰时,我有次住在一个牧场主家里。他的木屋前有一株比屋子还要高的仙人掌。每年都会有些仙人掌的叶片跌落在屋顶上,把屋顶砸坏或腐蚀掉。因此,牧场主每年都要修理屋顶。我问他为何不伐掉这株仙人掌,这样不是更省事吗?牧场主人笑了笑,说:修理屋顶也是一种生活乐趣呢。

还有一件令他更詑异的事:牧场上居然有一大片的土地是荒着的,什么也没种上。他于是跟牧场主说:那多可惜啊!牧场主笑笑回答:土地荒着也是一种美,一种自然之美。人也要给自然、给自己留点空间呢……

在纽西兰那两年,朋友对生命有所反思。他终于明白:人在红尘中,其实不必每天都活得那样累,为名利得失而苦恼沮丧。只有一个从容自在的心灵,才能让我们看到春天的新绿、闻到空气中花的芳香、看到在天空中飞翔的鸟。这样子,我们尽管听到隔壁孩子的哭声也不会烦恼,看到别人升职也不再眼红。

当然,回来后的他还是会继续努力工作和生活的。不同的是:他心中有了一朵花,一朵禅之花;它能让人宠辱不惊、从容自在。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