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珠放光,双亲预知时至

2002年1月30日1时1刻,我七十六岁的老母亲迎来了她人生中最庄严、最幸福的时刻: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母亲往生前七天,手持佛珠放光,预知时至。往生时身无病苦,意不颠倒,满面红光。2005年6月20日,我八十岁的老父亲也预知时至,安详地往生了。每当想起父母两位老人先后往生的殊胜情形,我心中就感到无比的欣慰。

念珠放光、预知时至,蒙佛接引生极乐

2002年1月23日晚上,母亲和往常一样念佛,当父亲准备睡觉时,母亲对父亲说:“你等一会儿再睡,我对你说点事。我念佛念成功了,我要走了。”父亲说:“你好好的,说这话做什么?”母亲说:“我不是骗你,咱们夫妻一场,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是真的,我念佛念成功了,阿弥陀佛要来接我,我的佛珠全亮了。你不信就把灯关了再看。”父亲就把日光灯关了,果然发现佛珠放光,其中较大的佛珠最亮。随后,母亲嘱咐父亲:“等我走后,你要把家里的佛堂料理好。你要是能供佛、念佛,来世我们还能再见面,否则是不可能的。”

2002年1月29日早上8时,我接到母亲的电话,便急匆匆坐火车赶回家。我11时左右回到了家,发现母亲正在洗米做饭,她身体状况还挺好的。中午吃饭时,母亲催促我快点吃。饭后,母亲让我做两个凳子和一块床板,为往生做准备。(按照当地的风俗,人死后遗体是不能放在炕上的,都要放在厨房正北垫起来的板子上。)15时,母亲自己最后一次到室外的厕所去解手,之后让我的几个姐姐烧水为她洗浴洁身,让弟弟给她剪指甲,让小妹妹给她梳理头发,并把寿衣准备好。接着她对我们说:“你们要是真孝顺就都念佛,不要哭。”

29日16时,三姐夫开车来看我母亲,母亲坐着对三姐夫说:“三闺女回来了,你又来干什么?你家里有蔬菜大棚,还有一群猪,没有人照料不行。我不要紧,你回去吧。”当三姐夫准备走时,二姐因为放心不下她的小孙子就对母亲说:“妈,你不要紧,我也坐三妹夫的车回去吧,明天我再来。”母亲把二姐拉到一边,小声对她说:“他走可以,你不能走,我就在今晚。”29日22时,母亲把我单独叫到一边,告诉我要看好佛堂的香火,并对我说:“要顾活的,不顾死的,你明白吗?”我对母亲点点头。然后,母亲说她坐累了,要躺一会儿,我们就围在母亲身边佛念。2002年30日1时1刻,母亲满面红光,脸上像涂了油一样亮,在儿女们的念佛声中,安详地往生极乐世界。

母亲生前念佛时,父亲并不反对,但他自己不念佛。母亲的往生对父亲影响很大、教育深刻。从此,父亲也开始信佛。他每天供佛、念佛,把母亲留下的佛堂收拾得干干净净。父亲念佛,没有母亲那样精进,也没有吃素,平时念佛的时间并不多,但父亲始终坚持每天礼佛、念佛。由于母亲的往生,父亲对念佛能往生西方,深信不疑。2004年冬天,我把父亲接到家中居住,有一天父亲很郑重地对我说,他要皈依佛门,让我去联系佛家师傅。过了几天,他又一次催我。2005年2月19日父亲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皈依佛门成为一名佛家弟子。父亲很高兴,觉得人生有了目标,有了依靠,更加坚定了他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心。

2005年6月19日,四姐请父亲到家中小住。午饭过后,父亲对四姐说:“我要走了,我得回家去。”由于父亲的身体状况良好,四姐也没有太在意他的话,只是挽留他多住些日子。6月20日上午,父亲自己坐公共汽车到镇上去理发,然后又去浴池洗澡,之后回到四姐家。吃过午饭父亲又要回家,说:“我要去找你妈,我要去极乐世界。”四姐挽留不住,父亲自己步行四里地回到家中。晚上收工后,我的两个妹子和大姐,听说父亲回家了,就一起来看父亲。由于天热,大家都坐在房外的树下乘凉。这时,父亲对大姐说:“我要走了。”当大姐把父亲抱到炕上时,父亲就与世长辞了。他同母亲一样身无病苦,面色安详,蒙佛接引,往生极乐。

6月20日下午3时左右,当莲友们为父亲送莲台,请西方圣众接引时,西方地平线上升起3朵白云:中间是一朵大的,两边各是一朵略小一点的,呈对称排列。当白云升到半空时,停了一会儿,然后又自动向西退去。众人无不欢欣鼓舞,西方三胜脚踏金莲,把父亲接引往生了!这正是: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如愿往生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