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艰辛 坚持出版

廖国民(《慈悲》专栏作者)

马来西亚的佛教刊物说多不多,说少其实也不少,特别是如果我们把很多佛教道场定期或不定期出版的刊物也列入的话。不过推到市场上销售的佛教刊物却屈指可数了。然而,即使如此,我们马来西亚佛教社群还是无法都养活他们,所以《福报》杂志在不久前停刊了。多年以前,另一本佛教杂志《法露缘》也转型成非佛教刊物,后来的命运如何,我则不知道了。

马佛青总会也出版中文佛教杂志《佛教文摘》和英文佛教杂志《Eastern Horizon》,由于我曾担任马佛青重要职责,因此对于在马来西亚经营佛教刊物之困难也深有体会。尽管无利可图(几乎所有的佛教杂志都是靠其背后的佛教道场或佛教组织及各方的财务支援才能生存),尽管艰辛,各佛教杂志依然坚持出版。我相信那是因为大家坚信佛教杂志有其存在的必要。

佛教杂志和佛教书籍一样都是以文字弘法,但是由于佛教杂志的内容多样化,而且一般上也比较生动有趣及浅显易懂,因此佛教杂志可以让佛教如“软文化”般的接触普罗大众。佛教杂志的多元内容,使它适合一家大小阅读,也适合各学佛根基者阅读。同时,佛教杂志的内容一般上也深浅不一。在生活化的文章之中,也会有较系统的佛法开示,甚至更深入的佛法论述。结果它可以成为一种善巧的管道,更轻易的吸引人们去阅读一些他们平日里可能觉得深奥乏味的文章。

此外,我国的各佛教杂志也大都有报道各种佛教动态,所以它们也是国内佛教徒得悉各种佛教动态的管道,当然也是佛教组织传达讯息的好媒介。更重要的是,一些佛教杂志如《慈悲》也刊载时事评论。这让许多不关心时事的佛教徒,也可以有管道了解和知悉一些重要的时事。

文章来源:http://www.nanyang.com.my/node/499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