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最早的寺庙——桑耶寺 精美壁画

桑耶寺各层的壁画和塑像是按照藏、汉、印各自的方式进行绘画和雕塑,这种融藏、汉、印合壁的建筑格调,在建筑史上是非常罕见的。

大殿内壁画内容十分丰富,题材广泛,题材除其它寺庙常见者外,还有“西藏史画”、“桑耶史画”、“莲花生传”、“舞蹈杂技”等等,其中“西藏史画”自远古传说的罗萨女与神猴成婚,繁衍西藏最早人类画起,直至九世达赖喇嘛的业绩。

藏传佛教的壁画艺术,主要是指绘制在寺院墙壁上的宗教美术作品。这些壁画是根据寺院建筑的总体设计的需要,以及不同“札仓”显密修行的要求、仪轨等绘制而成的宗教美术作品。

一般而言,藏族壁画大多集中在每一个寺院的大经堂中。不同的教派寺院以及下属“札仓”,有不同内容和风格的壁画作品。

按照藏族寺院的一般布局,寺院的壁画往往集中在大经堂内,因为大经堂常常是一座寺院的建筑中心和学经集会的主要场所。

经堂的正中一般供奉释迦牟尼像,两旁是菩萨像和祖师像,有的寺院内供奉历代赞普像。

大门外侧的墙壁上一般绘有四大天王像,大门内侧的墙壁上绘有护法神像。有些寺院外的转经回廊上也都绘有大量的壁画。

藏传佛教寺院的壁画内容丰富多彩,其艺术技巧与壁画面积大大超过内地汉传佛教寺院的壁画。可以说,壁画艺术是藏传佛教艺术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藏族壁画艺术产生于吐蕃时代,藏王松赞干布在迎娶尼泊尔公主赤尊和唐文成公主后,曾为二位公主修筑宫殿、大昭寺、小昭寺以及布达拉宫早期宫殿建筑中保存了吐蕃时代最早的一批壁画艺术。吐蕃壁画艺术的兴起是伴随着寺院的兴建发展起来的。当时所建的大昭寺、小昭寺、昌珠寺等都绘有大量的壁画作品。

《西藏王统记》曾详尽描述了桑耶寺内外的壁画内容及其所属风格。桑耶寺所建三层楼,分别代表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风格的建筑特征和绘画流派风格。

史学家一般认为,桑耶寺一层建筑是按藏式风格设计的。如史料说:“正殿下层塑风规如藏制。中央殿向外,连续壁画,画有佛十二大行图,向外则“宝集顶陀罗尼”连续图,前殿有藏王本善图,此则付与狮头空行母守护之”。

桑耶寺大殿二层供本尊毗卢遮那佛:“塑风规一如汉制。其连续壁画,绘有《大般若经•如来品》,其前面画有四天王。转经绕廊外向,绘有八大灵塔,及画有佛陀涅槃图,内向有《大云经》连续图”。

桑耶寺大殿三层主尊为毗卢遮那佛:“塑像风规一如梵制,其连续图,绘有《十地经》图。”正殿中层转经绕道,“其连续绘有《大游戏经》,中间绘有千万尊如来佛像。

此外,走廊三面塑有五部如来佛像,像面向外,殿内严饰《稻杆经》本来图”。东胜神洲三偏殿首殿绘有释迦牟尼佛出家连续图,中殿壁画绘有《文殊根本续经》及《清净地狱续经》之本来图。末殿壁画绘佛入涅槃连续图。

 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从以上史料我们不难看到桑耶寺兴建时壁画创作的基本风格。赤松德赞去世后,恰好遇到朗达玛国王的拥苯灭佛时期。十世纪前后,吐蕃朗达玛后裔意希坚赞占据山南,为一方割据霸主,并成为桑耶寺寺主。公元970年,他曾派遣鲁梅等七人到多康地区随喇钦学习佛法,由此形成了藏传佛教“后弘期”下路弘法之始,使得桑耶寺佛法得以传续,但后来由于鲁梅与拔热之间的矛盾,造成了桑耶寺不少殿堂被火烧毁,亦造成了桑耶寺早期佛像与壁画的破坏。

来自:桑耶寺壁画佛教频道 凤凰网

附:桑耶寺壁画简介与保护

西藏有近2000座佛寺,每座寺院均绘制有精美的壁画,这些壁画不仅是藏传佛教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西藏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桑耶寺的历史和建筑

桑耶寺位于西藏山南地区扎囊县桑耶镇桑耶村,距离山南地区行署所在地泽当38公里,距离扎囊县25公里,海拔3676米,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级雅砻风景名胜区的主要景点之一。公元8世纪中叶(公元750年)由吐蕃第三十八代王赤松德赞时期建造的,距今已有1250多年的历史寺庙。寺庙中央主殿的建筑结构为三层三样式:底层殿和塑像为西藏风格,中层殿为汉地风格,上层殿为印度风格,是一座揉合三地风格于一体的稀有建筑。现占地面积4900多平方米,主殿周围建有象征四大部洲、八小洲及日月的佛殿。四方建有神奇四种宝塔。寺院围墙上修有1028座小佛塔。围墙外还有三位王妃所建的三界铜洲殿、遍净响铜洲殿、哦采金洲殿。寺院东南隅为西藏四大名山之一的哈布日山,山背后有大堪布寂护的灵塔和小型佛殿。寺院北方有长寿修行处聂玛隆沟,东北隅山地为隐居修行之地青朴。寺院左右还有四大洲殿和八小洲殿的大圆满佛殿、神奇大能仁佛洲殿、大圆满大轮转经佛殿,弥勒持法洲殿和法、报、化三身之大轮转经佛殿等。该寺各殿均绘内容丰富的壁画。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ecf2130102ehjv.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