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籍和尚: 我为如此的生活自豪

英国洋人和尚善青法师(Gen Kelsang Togme)说:爱是无私的,更不要求对方为自己付出。

“我依然深爱着她,但是,我这一份爱不包含丝毫的要求,每天都希望她能够活得快乐,而深感满足。”

这个“她”,是善青法师在还未出家时,陪伴他多年的女友。

“当初选择离开她去当和尚时,心里难免会难受,但是她经过一些日子的挣扎后,坦然地接受我决心出家的事实。”

他说,在这事件之后,他们俩人经过此事,都同时能够体会何谓「爱的真谛」。

“我选择以更豁达的方式来爱她。”

善青法师娓娓道来他对前女友的感觉,不回避有关的问题,这已明显地证明,他抱持平常心态来看待凡尘中的种种事物,豁达地面对人生的一切变化。

此外,当提及家人及友人的关系变化时,他依然保持着一脸的微笑。

“自出家以来,除改变了原本的生活习惯以外,其他的几乎没有改变。而且,家人渐渐地了解有关佛法理念,双亲在空闲时,也会阅读佛书。”

“每当回到家乡时,我依旧会与当时与我共事的友人见面,我们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因为生活习惯不同而起了变化。”

善青法师谈到其家人、朋友和过去恋情时,是那么地感恩,笔者也可感受到他那幸福的心情。

他披露,在出家前他是一名电视连续剧导演,曾执导一部名为 《全球世纪》(At The Age of The World)的连续剧。

“当时我事业正值高峰时期,我相信一旦继续地努力下去,今日将会拥有不小的成就。”

但是,善青法师表示,他并没有后悔,目前的他活得比从前幸福快乐。

此外,他也提及他是在完成该戏剧后,到斯里兰卡度假时,而接触到佛教徒友人,而开始认识佛教,并且对于友人的生活起居,待人处事的方式,有着深刻的感受。

“有时候,真是觉得是命中注定的。就在我从斯里兰卡回到英国时,一下了飞机便看到一间佛教中心,成为佛教徒后不久,我便决定出家了。”

同时,对于西方国家投向和尚或比丘尼的异样眼光,他深感遗憾。

“一名华裔出家人可获得社会的认同,然而,西方出家人却未能享有同等的认同。”

“这时候的我,反而更应坚强地面对外来的压力,坚定自己的立场。 ‘

来自英国利物浦的善青法师(GEN KELSANG TOGME),于一九九○年时,开始成为佛教徒,并在其祖国一间著名的“噶当巴传承─佛教中心“学习佛教。

于一九九八年,他受邀到马来西亚及新加坡的噶当巴传承佛教分中心,担任佛教讲师。

善青法师同时来往于大马、新加坡、香港、日本等地,进行佛教教学工作。

善青法师说,有三种理由可说明人为何需要学习佛法,包括,发展智慧、培养善心,以及持续安宁心境。

他为了传播佛法,而来往世界各地不同国家去教学,行程也紧凑,身体会觉得辛苦。

“然而,我为如此的生活自豪,就算再累,可以在各国传授正面的佛法,协助他人是我的荣幸。“

当询及有关他在平时教学以外的日常活动时,“其实在我日常生活中,除了教学和研究佛法,都只是偶尔阅读些佛书及报章,同时,每天早晚我都会静坐两次。 “他说,阅读书报对于教学有很大帮助。

“到佛教中心来做交流的学员,都对生活有着一份执着。在这充满压力及竞争的发展中国家,人们难免会钻牛角尖,都有解不开的心结。“

他表示,在这情况下,他会以各种的生动例子,作为教学材料,让他们自己去领悟当中的问题。“问题是自己制造的,没有任何人可替你解决问题,只有自已才能寻出问题根源,再由自己将问题连根去除。“

就如同当初他决定出家时,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影响。“我选择出家,是我发现,我可做些什么,使我这短暂的生命更具意义,付出更多来协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们。“

文章来源:http://www.foyuan.net/article-7796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