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世浅谈

                                                        ——2012喇荣佛教大学因明系辩论赛入选稿

关于前世今世这个生命延续的话题,对于现代忙碌的世人来说,似乎是一个遥远、陈旧而神秘的次要话题,或者认为这是根本与自己无关、完全可以被忽略的事情。实际上人在世间上演的一切戏剧当中,没有比这更大的悲剧了!

存在上述现象的原因有几点:

第一、唯物科学片面研究的局限。因为唯物科学认为物质是共同所见的稳固可观察的对境,而安立为第一性;精神意识独自不可见且不稳定,而安立为第二性。仅依相似现量、比量作依据而得出物质是产生精神的基础或因这个结论。唯物科学认为,如果未正确认识物质的真相,行为违背自然规律就会受到损害、带来灾难;反之,如果科学对物质研究得很彻底,那么整个世界的状况就会清楚,并且人类掌握了物质真理的规律之后自然将会给世界带来快乐,而且可以获得最大的自由。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科技力量在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也造成了无法言喻的损害。反倒是物质文明不发达但精神生活充实的锡金、不丹等国家的人民幸福指数很高,而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的幸福指数却极不乐观。这不正说明物质文明的单方面发展并非是生命体共同希求离苦得乐的真理之道理吗?

关于真理是科学中可重复性的验证框架的结论,实际上也是从纯物质角度出发,在可认知的有限范围内,令已了知的某些事物的因缘具足而试验,并得出可重复性的试验结果。但是关于涉及到有情生命等复杂隐蔽的因缘现象时,如对于一只无头鸡可以存活于世这一事实,科学仪器及分析方法就存在许多在其范围内不可知的因素。它无法发现和了知这些因素,并且其中的因素更不可能人为地聚合在另一只无头鸡上而实现令其也存活的重复现象。

唯物科学固守片面的理论,以有限理论模式而框定无限的生命现象,当无法解释时,就认为是事实概率极小的偶然现象,没有真实的因果关系隐蔽其中;或者无依据地认为科学还未发展到可以解释它的程度。但是唯物科学忽略了一种可能,那就是如果方法一旦错误,将会导致永远也不能给出正确的答案。是否可以一直以科学未发展到极致而作为拖延词呢?为了展现科学的权威和有力,人们往往用自认为正确或不正确的相似理由安立来作解释,这样实际上就如同在解释化学反应时用物理公式来描述一样无力!

第二、教育的局限性。当今社会一直要求教育题材和内容一定要是科学的,并且应该与科学的发展同步更新的。这样一来,科学的偏差、意识形态的束缚就会导致教育的误导。物质产生精神、意识是大脑的产物等观点广泛出现在解释人类现象的通用教科书当中,由此一代又一代学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会被导向另外一个纯物化的方向。由于先入为主的意识,并且长期串习这种错误认知而令其坚固,当遇到真正的知识或真理时,基于狭隘的我执尊严以及对令物质丰富并使人得到极大满足的科学的信赖,同理也盲目相信并依赖公认的科学理论体系对生命现象的描述,从而产生不接受或反驳排斥心态。再加上群体的惯性效应,比如一个孩子想要寻求另一种生活方式——出家修行了脱生死,父母一般就会说:“在家有什么不好呢?所有的人都是读书、就业、成家、生子、抱孙子、安享晚年,你也应该如此过啊!出家是没有出息的表现!”似乎大多数人的生存方式也成为了生活的真理。在这样的环境下,对于生命延续的前世后世不要说去认知探索,仅仅是说起这样的名字也会成为千夫所指的腐朽代表和异端。

另一方面,教育内容和新科学发展的同步性也很差。其实早在1963年,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英国著名医学家约翰·艾克理爵士就在他的获奖论文中说过:“联系神经细胞并存在于它们中间的那些无颜色、无形状的东西就是意识。”他还说:“在人的身体内确实有非物质的心识、意识,在大脑死后依然存在,并仍拥有生命活动的形态,而且可以永生不灭。”类似这样的许多观点皆是世所公认的智慧超常的科学家、学者在借助先进的理论思想、科学仪器认真观察并思考后得出的结论。这样有说服力的结论是否曾出现于一代又一代的教科书当中呢?没有他们的影响,学生们的思考方向又会去哪里呢?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又会去向何方呢?

第三、科学对物质文明的发展起到日新月异的影响,人们被不断更新的物欲享受以及不断升级的生存压力牵引着,内心不断向外缘取,想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满足与稳定,心智由之变得极其浮躁、粗大简单,对物欲的迷恋使内心无法保持平静。俗话说:“宁静而致远。”即使有偶尔宁静之时,但由于没有正确的心灵引导,这种宁静也会被内心的无知定义为无聊空虚,从而内心又会开始躁动起来。这就好比起伏的湖面印不出清晰的倒影,深细的智慧在这种状态下不可能产生,更遑论趋入对人生有重大意义的前世后世的深细事实了。这就与粗牙的螺栓无法旋入细牙的螺母中是一样的道理。

实际上人类应反思一下,醒与梦之间只是习气稳固不稳固的差别。所有人类物质文明的发展恰恰说明了心识产生并创造物质的事实,如同心幻化了山河大地等器世界一样,心也可以幻化各种有情世界,梦中的有情又通过梦中的心识来改造梦中的物质世界。这些观点完全可以用全知麦彭仁波切的《醒梦辩论歌》来成立,无有被推翻的机会,这样人们会重新认识世界和人生——人生是梦,世界是心所造。

第四、内在精神文化的缺失。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虽然各自的内涵有差别,但主要皆是在不同程度上向内心求取真理。然而,传统文化已被极度破坏,对于没有经过心灵教育的现代人,物欲享受是最现实、最直接的,现代人用其他各种娱乐作为真正精神生活的代名词;或者认为心灵上的修持涵养是一种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东西,不值得涉足,而且最终也没结果;或认为太过玄奥难懂,不是自己可以了知的对象;有些也认为如果一旦认识真相,就会失去现在所拥有和想要拥有的一切。

人们认为精神的修持只能在极其偏僻的地方进行,必须断除物欲享受而与青灯古佛为伴,实证了脱前世后世生死轮回的大事是无有实益、迷信且自欺欺人的事。但自佛法住世2500多年来,无数修行人通过修行而实践了佛法真理,如果他们都自知被欺骗却全部都故意装成自在的模样来欺骗后来的学人,这有什么必要呢?更何况在真实接近这些成就者时,根本找不到他们因自身为某种原因所束缚而不得不自欺欺人的理由,反而可以从他们身上自然并共同地发现获得体验究竟真理后的智慧超群、慈悲无比、力量自在等在世间凡夫身上无法现见的品质,并且他们与佛所宣讲的真理一致,再三观察衡量也无可挑剔!而且他们站在真理的顶峰,对于世间事物的描述不得不令我们叹为观止!从而最终会完全相信:追随他们探究前世后世背后的真相是值得的。

第五、前世后世深细、隐蔽,不易直接了知。其实世间的一切现象都与它的本质真理是不可分的,就如大海波浪的特性和变化性离不开海水的本性和流动性一样。大部分人不能现见前世后世,而且今世生而为人,有尖锐的分别心,用现成的经教不一定能让人信服,但人们对自己的分别心是很信赖的,那么我们可以用纯粹正确推理的方式比量推出前世后世成立的世俗真理。再者也有《释量论·成量品》等因明论典住世并有讲闻,只是这些论典的讲闻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广泛、全面地令大众接受而已!

了知前世后世的理论依据有了,但是由于历史原因以及意识形态的封闭,早期西方科学家关于回忆前世实例的研究、依靠催眠和梦之要诀回溯前世的试验以及心识脱离肉体进行自主活动的事实的研究等等许多证明前世后世存在的成果书籍并未翻译,视频并未公开;并且对于许多可以证明前后世的事实,传统媒体的正式栏目也并没有进行广泛频繁的报道,而往往单单以猎奇、非正式的方式偶尔见于报端,或出现于非正式的娱乐栏目中。这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于前世后世的现象在世间普遍存在这一事实的认知!

接下来对于前世后世不存在、而由身体等产生心识的观点用理证的方式来驳斥。

首先从因生果作用理的角度分析。《量理宝藏论》中阐述了因生果的三个步骤:第一步,因果皆不存在;第二步,具足因与缘;第三步,果产生。比如,先检查培养皿中的土壤里是否有其他种子,确定没有后,再往器皿中放入西瓜籽,那么因缘和合,长出来的苗芽就可以肯定为西瓜苗。如果土壤事先未作检查,其中已有一个冬瓜籽却不知道,那么在种下西瓜籽后,很有可能长出来的苗芽却是冬瓜苗,但由于对种子存在的情况不了知,就会将冬瓜苗误认为西瓜苗了。同理,由于对于不可见心识的住胎不了知,而误认为有生命的胎儿之果是由单纯的父精母血和合产生的,这实际上是因果错乱的认知,因心识不可能存在于精卵和合之前的理由并不存在,无论我们如何寻找,也找不到论点的立足点。一般而言,眼根等物质无法执著别人的意识,当心识离开肉体后,心识完全可以看见别人,但别人却看不见自已;无数能回忆自已心识投胎的公认事实对此也可以证明。

如果说世人有意识是大脑产物的认知,那么没有大脑的人就决定不会产生意识,但这与现量事实相违。如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名叫安德鲁的男孩,生下来就没有大脑,脑中只有一个囊肿,大脑根本没有发育完成,但他如今已安全生存了五年,也有正常的意识反应。类似这样的无脑者目前已发现有数十位,因此,决定大脑产生意识的观点就无立足之地了。

世人有认为身体产生心识的执著,这也是错误的。比如牧区的父母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小孩身体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身体差别极其鲜少,那么应该性格也极其相近才对;但他们的性格一个很外向、能歌善舞,另一个却内向沉默寡言;还有就是一个对上师三宝有坚固的信心,另一个却常常产生众多邪知邪见,这样的差异如何解释呢?实际上两个小孩的天生性格取决于前世心的串习。再观察两个小孩的身体同样长大,外向的孩子留在蓝天白云下的牧场,内向的孩子送到繁华的都市中。由于人生阅历的不同,外向孩子一直很单纯,内向孩子却可能变得很复杂。同样的身体在变化长大,但心识的变化却截然不同。其实稍有智慧的世人也了知人生价值观的变化取决于心识对外境的认知和确立的串习,所以身体产生心识的直接联系是不正确的。

有人可能会认为应该是最初心识由身体产生,后来就是前前的心识产生后后的心识了。如果这样认知,就有两类因产生一类果的过失,以果观待因的对待理推知,其中一个必定是非因。身体是物质,如果可以产生明清心识,那么非明清的物质与明清的心识应该等同,但实际上这与现量相违,就像用铜永远也塑不出橡皮泥的玩具马一样。因为物质身体有色、声、香、味、触的特性,但是心识完全不具有这些特性;还有另一个过失就是,为什么身体产生第一刹那的心识后,就不再产生心识了呢?这是没有理由的。如果还可以再生心识,那么就会有身体和第一刹那心识同时产生各自后后相续心识的现象,从而成为每个人应有两个分别心的过失,这显然也与现量相违。

世间人和一些修行人仍然还会认为存在这种身心随存随灭的关系:由于有身体的存在,才会有心识的存在;身体坏灭了,心识也就不存在了。一个人来到世间,都会体现出轻重不同的贪嗔痴的心识习气,如果承许身体是产生三毒心识之因,那么通过修习佛法后,三毒烦恼减弱了,但是身体并没有变化;如果将三毒心识全部断除,那么以果观待因的对待理推知,作为因的身体也应该不存在才对,而不用等身体坏灭了三毒的心识才不存在。并且世人在产生各种各样的烦恼时,从来也没有、也无能力以改变身体的方式来灭除三毒的烦恼心识,如果这有可能,那么通过改变身体来造就许多好人和圣人的事情应该可以实现,这样的话,科学家为什么不往这个方向上努力去作出贡献呢?这样就不用向外发明生产各种物质商品诱惑人们、增长他们内心的三毒了!

前面以理证对于物质身体等产生心识而无有前世后世的种种观点进行了破斥,在此就正面建立今世心识是前世心识的近取果,而今世心识在未遇到障碍时,后世心识得以延续而证成前世后世存在的道理。

首先应用三相推理论式建立前世心识存在,即:众生今世第一刹那的心(有法),应该是依靠前世心识的近取因而产生的(立宗),因为除了自己前面同类的因以外,不观待其他任何法之故(因),就像我们现在的心(比喻)。

这个论式说明,有情纯一明清无质碍心的本体,它的近取因也是前面同类明清的心的本体,除了心以外,不观待任何非明清有质碍的无情色法作为近取因而得以产生,第一相因在有法上成立。稍有思考能力的人可以思考一下,具有固有各色、各形、有质碍、无明清觉知的物质色法如何造作可以产生一种纯一、无形、无相、无质碍并且还具自明自知的明清心法呢?!二者在名言现相中的本体属性上是完全互绝的,心识的产生观待同类心识,物质色法的产生也必观待同类物质色法,彼此不能互相作为近取因,所以同品异品得以周遍。

无情法的父母种子等只能作为俱有缘,就如产生苗芽的水、土、阳光一样,只能对心识的差别法起一些作用,如父母慈悲善良,孩子也和善可爱,对于心识本体而言,其他色法就无能为力了。

第二步建立后世心识存在的道理。世间一切果法都是因为它的因法顺缘具足、在没有违缘的情况下而得以产生;如果一切具有障碍,果就会因为缺缘而不生,这是一定的道理。后世的心识产生也是一样,推理论式如下:凡夫心的后识必然存在,因为业惑烦恼的因缘具足、无我智慧的障碍没有的缘故。就如同事物存在于镜子之前,二者中间没有阻隔,那么事物的影像就会在镜中显现,具有业惑烦恼顺缘的凡夫人的心识也一定会同类相续产生。前面已经证成具有业惑烦恼的心识,业惑我执烦恼与无我智慧是相违的,一者存在,另一者就不存在。这样同品异品也是周遍的,此推理无论如何也是推不翻的。

前面已经用叙述和推理的方式破斥了无有前后世的观点,并正面建立了前后世存在的道理。以此坚实的世间正见作为基础再进一步学习佛法和因果正见的道理,既然前后世存在,就肯定也有生存方式的好坏,而这取决于这一世作为人对身语意三门如何取舍的状况,如果正确进行取舍,那么就会给自己未来的生命旅途带来巨大的光明转折。通过学习人天乘以及大小乘显密法要,如学习益西上师讲的改变命运的方法、学习其中成功改变命运的榜样——袁了凡先生和俞净意公,有智慧的人们今生就可以获得极大的幸福。再通过自己的根基意乐,依止具相的善知识闻思修行解脱轮回以及成就最上安乐佛果的大小乘显密佛法,就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人生的真实价值——无我利他,也会在自己的视野中开拓一片更加广阔的世界。

今生能够值遇佛法如意宝,对于每个有良知的人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庆幸的,并且生生世世都会无怨无悔。愿所有的有情众生都能够踏上这条光明大道,走向极乐世界的终点。

释圆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