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地藏经》放生,打破医学定论

江南

段师兄让我把自己母亲生病的经历写出来。还请大家不要介意文字的冗长。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07年底,我还在韩国首尔出差。那时,我们谁都不知道,我妈妈已经病了,包括我妈妈自己。

我妈妈是在一次例行的体检中,被医生建议做一个系统的检查。那时我妈妈自己并无明显的不良感觉,但当检查结果出来后,全家人都傻了。

我妈妈得了间质瘤!

我妈妈生来胆小,一听说要手术,心就慌了。我一边哄着母亲,一边请朋友帮忙,住进了301医院。因为根据网上的信息,对间质瘤的医治,301医院是最好的。这时,我跟家人商量,我出钱,弟弟和妹妹出力。因为我在外企工作,负责亚太区的业务,出差是常态,照顾不了母亲。主治医生告诉我,三天后,手术,从现在起,开始进流食。

一切进展得,似乎很顺利。

春节前,北京的交通压力越来越大。为了在手术前准时到达,我和家人,特别在医院旁的酒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赶到了病房。

医生却告诉我,手术取消了。原因是年底,医院的手术用血用完了。我感到很诧异。妈妈是B型血——中国人里最常见的血型。心里在想,医生要跟我说些什么呢?

我让母亲别急。然后找到医生说:“我母亲不是特殊血型。我们一家人血型又一样。家属献血行不行。”医生说:“这是一个大手术,家属献血,解决不了问题。另一方面,你母亲已经70岁了。我们是腹外科,从腹部开刀,需要两个刀口。你母亲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极可能就下不了手术台。”

我不死心,又跑进办公室单独追问医生,是否还有其他的办法。医生告诉我:“我们已经尽力了。并且,我们还做了跨科室的沟通,也上了院里的专家会议,这是我们研究后的共同决定。要不,你再去胸外科试试。但现在,得出院,不能占着床位。”

我明白了。医生没办法告诉我,他们看不了。但如果他们都看不了,那又有哪家医院能看得了呢?好容易才让妈妈住进了医院,就这样被“退”了出来。我心里,疼极了。

我只好给妈妈办了出院手续,并把妈妈接到自己的家里过年。我哄着母亲说:“现在做手术的人太多了,医院真是没血了,人家也得过年啊。年后,咱们再住进去。现在得休息好,让自己壮起来。要不,手术时没体力。”

望着妈妈的腹部,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肿瘤在长大。我知道,胸部手术的风险比腹部的手术更大。我对自己说,跟他拼了。只能继续找医院,再把妈妈送进去。别的,没有路了。望着窗外夜空里绽放的烟花,想着妈妈的病情,连医生都放弃了。我还能求谁呢?真恨不能现在生病的是自己。

我知道我是在硬挺着,心力交瘁。

忽然,我想到了《地藏经》。只是脑子一闪。这部经典还是去朋友家时,随手拿的,一直躺在书架上。我只知道《地藏经》能消灾解难。曾经翻看过,但里面的生僻字很绕口,就又放了回去。我知道,虽然自己吃素十几年,并在学习国学,但每天忙于工作,对佛法一是不了解,二是没有生起正信。

对,诵《地藏经》!求地藏王菩萨救救我妈妈。这是我所能知道的唯一的办法了。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我一个人跪在那里,嘴里念着《地藏经》,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口干舌燥,欲念纷飞。乱极了。

当我费了千辛万苦,又把妈妈的片子拿到胸外科的主治医生面前时,医生告诉我,这是贲门癌。目前贲门癌术后三年的存活率几乎是零,而不手术,就是等着饿死。因为肿瘤还在继续长大,不断挤压着食管和胃。我求医生说:“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会认为是最好的结果。”

我不敢想自己此刻的决定,对妈妈是好还是坏。回到家后,我对家里人说:“我打算辞职了。我爸爸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我必须得把我妈妈拉回来。”然后,哄着妈妈说:“我问过医生了,还是间质瘤。这回是胸外科做。”

年后,我妈妈又住进了301医院。

等手术的时间,是漫长的。同一房间的病友,来了又走。但就是没通知我妈妈做手术。我找到医生,医生告诉我:“这是台大手术。我们会做很多的预案。但我们没有把握。需要选一天你母亲身体状态非常好的时候。同时,我们的精力也跟得上。这一整天,就只安排这一台手术,然后全科室的医护人员都上。”

我明白了。即使医院肯再接收,即使我找到最好的大夫,也都不能保证我妈妈就一定能活着回来。

于是,我每天发了疯似地诵《地藏经》。每每念到光目救母时,痛哭不止。

医生告诉我周五做手术。周一早上,我照常在家诵《地藏经》。念着念着,忽然耳旁听到一个声音:放生。这完全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正在愣神中,忽然手机响了。我以为是医院打来的,却原来是一位朋友。他学佛,一上来,就问我最近在干嘛。怎么不见人影。我直接问他,放生是怎么回事?他乐了,说总算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大早什么也不顾,赶着给我打这个电话。他给了我一位朋友的联系方式。说找他,可以搞定此事,并嘱咐我,放完生后,去他家一趟。

对方是位老人家。因病获得地藏菩萨的救治。目前退休在家,帮助大家放生。我说:“叔叔,我没概念,也不懂。2万元放生,够不够?”对方顿了顿。说需要时间准备,要我周三一早去他家。

我一大早,带上钱,去找这位老人家。然后一起去了当地的水产市场。一到那,我就傻了。因为有很多人知道今天要放生,自己开着私家车,已经提前赶到那儿,准备帮忙,而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我们一起把水产市场里所有活着的鱼、鳖等都买了。装入大卡车内的水池里。没有开车的朋友,都坐进了一辆中巴车。满满一车人,一路诵着佛号,来到了圣泉寺山下的河边。远远就看见,那里已经有几十人在等着我们,只为帮助放生。其中还有两位出家的师父,听说今天这里要放生,专门从圣泉寺下来,帮助主持放生仪轨。我除了被感动得直哭,什么也帮不上手。

在做功德回向的时候,出家师父也哭了。他走过来安慰着我:“你和你母亲有很深的因缘。别再难过。你在救你妈妈,而你妈妈也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成就你。”

放完生,我如约来到介绍我放生的朋友家。客厅里,放着一把古琴,上面盖着一块红布。另一边坐着一位民间的中医高手。背景音乐也是古琴。

我听我的朋友提起过这位中医高手多次。但从未见过。这位中医高手又通易经。我讲了我母亲的事情。他一边听,一边起卦。忽然此时,盖在古琴上的红布,自己落了下来。他笑了。说这卦不用算了,这叫外应,大吉。只是在手术期间,要继续放生。

我激动得跳了起来。第一次,心里充满了希望。

周五一早,妈妈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在楼上,我让妹妹去继续放生。而我留在楼下守着等结果。心里在一刻不停地祈求妈妈的平安。

1个半小时后,突然广播里,通知我妈妈的家属在手术室外等。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楼。心里在想,才1个半小时,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透过隔离门,我看到医生,穿着拖鞋,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慢悠悠地走过来。医生摘下口罩,满眼都是笑意,对我说:“手术非常成功。”

托盘里放着的,是取下来的肿瘤,17公分大。医生告诉我,这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期。原以为手术会进展得异常艰苦,但现在却是非常顺利。医生自豪地说:“你摸摸这个被切下来的组织,被包裹得非常完整,没有一点破损。而且大肿瘤里,套着很多个小的肿瘤。在这个位置上长这么大的肿瘤,我从医这么多年,自己都感到惊讶。我们会把它作为标本,并作为建院以来,在这个领域内最成功的案例。”

我下了楼。在众人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术后10天,护士长通知我们出院。我找到主治医生,要求再住一段时间。医生同意了,并将我妈妈转到另一座楼的病房住下。我请弟弟帮助做这一切。我回公司去办理离职手续。我知道,手术的成功,只是第一步。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来到新病房时,所有病友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妈妈说,她昨晚做了一夜的恶梦,把所有人都吵醒了。我急着问:“《地藏经》呢?”因为这段时间,我都会把一本《地藏经》放在妈妈的枕边。以期望这样能保佑妈妈平安。但昨天因为搬房间,这本《地藏经》被放进了衣柜里。

妈妈说,她昨晚梦到一群小鬼来抓她。妈妈拼了命地跑。但最后,还是被一个小鬼追上,把妈妈头后的一缕头发剪下,跑掉了。

这个夏天,我接到了301医院的电话。他们进行电话回访。问我妈妈现在状况如何。我说很好。对方说,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对方说,是真的很好吗?我说,是真的很好。

电话那边,分明已经急了,一句一句紧逼,简直就是在质问。他以为我在说谎,反复要求我确认。他说,他们目前根本没有贲门癌术后存活三年的记录。并问我病人回到家后,都做了些什么。

我说:“我妈妈现在,的确非常好。并且没有术后都会出现的反流现象。从医院回来后,我们请了最好的中医大夫给我妈妈进行了调理。并不断放生,诵《地藏经》。当然,这些您可能不信。”对方停了一会,说:“这些也不是没有作用。”

妈妈现在,天天去公园里继续打她的太极拳。她并不信佛,但妈妈知道,是地藏王菩萨救了她。

家里人也不信佛。但成全了我在家,全职照顾妈妈。

现在,我自己在助印《地藏经》。虽然各个版本间,多有不同。但坚信自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并且祈请诸菩萨,赐给我一位老师。让我可以系统地学习佛法并生生世世去践行。

感恩释迦牟尼佛。

感恩地藏王菩萨。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c39cf0100ty7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