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的生活方式

薛涌

摘自《薛涌看中国:一个公民的社会观察笔记》

21世纪的城市化,明显有一股走出汽车城市的潮流。在这一潮流中领先的,是一批“精英城市”,如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阿姆斯特丹、苏黎世、波士顿、旧金山、波特兰等。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些城市的生活很“酷”、很“前卫”,这些城市是后工业社会的核心,属于创新社会,社会文化习性为低碳生活、热衷运动、偏好步行和公交。

比如,硅谷IT精英中最流行的是极端体育运动,如铁人三项、马拉松、长距离自行车、深海潜水等。美国白领的饮食也非常清淡讲究,甚至有人给自己定出卡路里“预算”,严格遵守。良好的教育,又使他们在执行自己健康食谱时有足够的知识,并及时吸收最新的健康研究成果。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曾讲,在河上泛舟时你会发现:开机动游艇的经常是劳动阶层,在那里吭哧吭哧划船的往往是白领。当然,一天到晚骑自行车的也是白领,蓝领多半开车出门。那些吃自然食品,不吸烟,注意锻炼身体,又日程繁忙的白领精英,是这一生活方式的引领者。一位波特兰的律师说,他过去开车上班,如今骑车,3年下来,竟帮他减了近14公斤体重!

不久前退休的美联储的第二号人物唐纳德.考恩,他骑自行车上班一时传为佳话。据《纽约时报》报道,他总是把西装裤角绑紧,以防被车挂住。但骑完车到办公室后一身臭汗如何处理?这对圈外人来说是个谜。

2004年的调查显示,美国80%的城市准备建自行车道。对骑车人的态度好坏,已经成为城市形象问题。美国参议院还在审议法案,要用税收优惠,鼓励雇主给骑车上班的雇员每月40~100美元的补贴。我现在住在波士顿地区,亲眼见有人推自行车乘地铁。有的人从郊区的家里骑将近5公里到地铁站,然后推车上地铁,出地铁后,再骑5公里到办公室。马路上纷纷划出专门的自行车道。除了波士顿外,在华盛顿、博尔德等城市,自行车都可以搭乘地铁甚至公共汽车(公共汽车设装载自行车的架子)。

骑车的人多了,不仅有助于“减排”,缓解了交通压力,而且能够增进人们的健康。

以我的观察,美国的新经济技术含量高、竞争性强,需要旺盛的精力和开创性。我在《培养精英》一书中曾介绍过,一位早晨4点起床苦练长距离游泳的女士讲,在硅谷,40多岁就显得老了。所以,过了40的人,要不停地证明自己。你在马拉松式的竞争中击败了20多岁的毛小子,别人就对你另眼相看了。总之,成功意味着奋斗,意味着“过程”。你的整个生活格调,都应该体现在你的奋斗过程中,这才叫“酷”。

城市环境和市民的生活方式是互相塑造的。非汽车城市的环境,往往给运动留下诸多便利,鼓励人们从事体育锻炼。大家都喜欢户外运动,因而更珍惜环境,愿意把一切都维护成这样。有了环境,则又刺激更多的人参与户外运动,使更多的人关心环境。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如果大家把开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特别是精英阶层整天汽车出行,普通人也梦想着有朝一日开上车,谁还在乎自行车和跑步的环境?没了环境,想运动的人也不会出来,大家对环境就更加漠不关心。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城市的风格要变,生活方式也要变。我们每个人的行为,对这样的转型都会产生影响。

文章来源:http://www.longquanzs.org/articledetail.php?id=29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