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畅哀亮,微妙和雅

                                     ——系统学佛后对佛七的不同感受

多伦多净土班 圆弘

同去年一样,今年我又参加了“弥陀佛七”法会,之后回到菩提学会像往日一样闻思学习。在圣诞节至新年元旦这一长假期里,各位师兄也都在精进修行,节假日后再次相聚,感恩负责师兄要大家写一下修学心得与众分享,因为这个缘起我就静下心来回顾了一下这次佛七。

这是个很殊胜的佛七,自12月23日始至29日圆满,期间近百人(周末及圆满日三百余人)每日早5 时至晚9 时至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自己感觉头两日有些心浮气躁,至三四日方略入状态,至五六日则渐入佳境, 基本上能将心缘一句佛号而不会太去执着分别念了。 到了圆满日最后一支香时,虽有三百人左右,念佛声却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整齐, 像是只有一个人一样, 那种感觉描述起来就是“清畅哀亮,微妙和雅”。

现在细细反思,发现出问题了。感觉上自己这次参加佛七没有真正行持三殊胜,基本上是偏于无记心的状态—— 加行发心殊胜(发心不是太真切),正行无缘殊胜(基本上专心念佛了),结行回向殊胜(回向时有一种有口无心的感觉)。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为什么会是这样?关于三殊胜的道理也学习过,仔细想想,就是法未入心,日常生活中缺乏串习。看来发自内心地行持善法确实不容易,而能长期精进行持善法就更难了。

虽然自己很差劲,但难掩本次佛七其他修行人的光彩。以下略举数例:

首先是行堂的师兄,每次都是提前一个多小时离开念佛堂去五观堂准备,牺牲自我来成就念佛大众。其次是在佛七圆满日最后的心得交流会上,一位先生(因未穿海青,不明其是否居士)讲述:他被关系很好的人狠狠地伤害了,是该报复还是怎样?他是在矛盾的心态中开始佛七的,念佛七天,蒙佛力加被,自己的心态有了很大转变,仇恨的心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柔和的慈悲心,他已放弃了报复的念头,他也发愿在以后的生活中能以慈悲面对伤害(师父慈悲开示:今天受伤害是果,以前伤害众生是因)。一位师兄讲述:在念佛中他实践了一种观想,吸气时观想将尽虚空界众生的痛苦等一并吸入体内自己承受,出气时观想随着念佛声将阿弥陀佛的慈悲加被遍于一切众生。这就是大圆满前行菩提心修法中的自他相换,足见其悲心之切切(师父慈悲开示:有代众生苦的慈悲心很好,但念佛时专心念佛想佛为好)。再有主七和尚上达下义法师在佛七中给念佛大众精彩开示了倓虚大师的《念佛论》,以及上性下空老和尚在佛七圆满日慈悲开示念佛法要并答疑解惑。

最后普愿法界众生同生西方,同圆种智,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