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天使

                                                                    ——化妆品与动物实验!坚决抵制来自动物实验的化妆品!

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的“樱桃红”唇膏是用动物的痛苦换来的。

化妆品因为人体长期使用与接触,必须确保不会有刺激性、毒性以及变异的反应。所以,制造厂通常是以动物实验来证实安全无虞后,才进入人体临床实验。现今的动物实验是极为残酷而不得要领的,为化妆品及其它非生存必需品所做的动物实验是极不道德的。而且,动物实验的结果,从来就没有阻止过任何产品的问世。

不必要的残酷实验

“Draize眼睛刺激性测试”,是用来衡量某种产品可能对人类眼睛的刺激程度。兔子,是总被拿来做这种测试的动物,因为它们没有泪水,所以不会因为泪水把测试物质从他们的眼中冲洗掉。这些兔子们一只只被锁住并绑起来,它们的下眼睑被拉开,滴入测试物质,然后他们的眼睛立刻被人强迫紧闭,好让测试物质的刺激性达到最强。像这样的测试物质甚至包括洗洁剂、发胶及指甲油。

“Draize测试”发明于1944年,使用至今而无任何改变。科学上许多实验方法只是因为“习惯”,缺乏动力去发展或使用更人道且科学的方法,“Draize测试”是诸多此类实验之一。许许多多的兔子因为痛苦挣扎而折断了脖子,而受过测试的兔子所得到的痛苦包括眼睛刺痛、溃烂、出血而至失明。它们得不到任何医疗,而在实验结束后,所有的兔子,不论健康与否,全部都会被杀死。

“皮肤刺激性测试”则是观察某种测试物质可能对人类皮肤的影响。而兔子仍是最常被拿来做实验的一种动物。人们将动物一部份的毛皮剃光,然后擦上测试物质。当动物们的皮肤发炎或破皮溃烂,实验结果就会被记录下来。同样的,在实验结束后,所有的动物都会被杀死。

“LD50”长久以来一直是测试物质是否有毒的标准实验。这种实验最常用到的动物是——老鼠,每一种测试总是要用到上百只动物。测试的方法包括强迫喂食或直接用管子插入胃中,有时则是用皮下注射或是强迫性吸入。按每种测试物质的不同,动物们会产生许多不同的病症,其中包括痉挛、呕吐、腹泻、瘫痪、甚至七孔流血。直到一半(50%,故名LD50)的动物死亡后,实验才会结束,而幸存的动物也一样会被杀死。

这些实验是必要的吗?

解决之道:仁慈心结合科技

替代实验:“Eytex”(一种用豆类制成的物品)以及“Skintex“(一种用番瓜皮制成的物品),可以拿来做5000种有毒物质的体外测试。除了能使兔子及其它的动物免于痛楚及折磨,“Eytex”及“Skintex”也具有极高的经济效益,因为它们只需动物实验一半的花费,并且还能得到更客观的统计资料,而不是只由兔子红肿发炎的眼睛作主观的判断。

另一类替代实验则是使用“Testskin”——一种用人类细胞在人体外培植而做成的人造皮肤。这种人造皮肤可用来测量皮肤受刺激的程度、吸收的状况、日晒的伤害,以及乳液、除皱面霜、防晒用品、肥皂及洗发精对皮肤的影响。“Testskin”也同时用做烧伤病患皮肤移植之用。

除了动物实验外,许多其它的实验方法也都能测试新产品。拜高科技所赐,未来这些其它的实验将能彻底取代动物实验,但是首先,必须有市场需求及经济效益,才能得到充裕的资金作进一步的研究。

并且,只有人们不再购买、使用动物实验的产品,制造商们才会停止使用动物实验。在人们停止购买之前,这些厂商仍会持续用残酷而不人道的动物实验,来换取他们的利益。当你购买非动物实验的产品时,一个强烈人道的声音就能传到社会中。请大家支持“免于残酷”(Cruelty free)——不再使用动物实验的产品。

哪些化妆品不用动物实验?

在台湾,法令上把化妆品分为二种:一为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化妆品(简称含药化妆品),否则列为一般化妆品。(注一)依我国法令,一般化妆品虽然没有规定须经动物实验,但是由于化妆品原料大都来自进口,而消费者还不具有动保意识,因此厂商并没有刻意选择免于动物实验的化妆品原料。另外,含药化妆品则不论为输入或国产,均须向卫生署办理查验登记(其中须附有多种动物实验报告),经核准发给许可证后始得输入或制售。

换言之,消费者若要选择“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化妆品,只好选择属于一般化妆品的外国品牌了。为了让爱美又仁慈的女性(或男性)朋友们有“人道”选择的机会,本会特地搜集在台湾上市之化妆品品牌,并根据PETA(美国人道对待动物协会)所提供的资料,一一比对之后拟出“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化妆品品牌。

以下所列出的美容、保养、化妆品品牌或公司,乃经过PETA之所认证,不论在原料、制程或成品……各方面皆没有使用动物实验,也未委托给任何机构做动物实验。这些“免于残酷”(Cruelty free)的美容商品,在台湾也都买得到:

Body Shop美体小铺、Revlon露华浓、Chanel香奈儿、Avon雅芳、Aveda肯梦、Mary Kay玫琳凯、Clinique倩碧、Yardley雅礼、NuSkin如新、Decleor思妍丽、Clarins de Paris克兰诗、Estee lauder雅诗兰黛、Bobbi Brown芭比波朗、Eureka雪俐、Dr. Hauschka德国世家、Orlane幽兰、Aramis雅男士、Origins品木宣言、Nature shop自然小铺、Hard Candy硬头甜心、Kiehl’s契尔氏、Nutri-Metics新姿美缇、Crabtree & Eyelyn瑰珀翠、Stila、M.A.C.、Pure destiny、Urban Decay、Paul Mitchell、Tommy Hilfiger、Essential Oil、Weleda、H2O Plus。

相对的另一方面,本会也列举使用动物实验之化妆品厂牌,希望透过消费者的觉醒,促使这些厂商能够放弃不必要的动物实验,改用不伤生害命的替代方法(已经发明出很多了)来测试化妆品的安全性。请大家避免使用这些“残酷商品”——因为,使用它们,一点都不美丽:

Shiseido资生堂、Johnson & Johnson娇生、L’Oreal欧莱雅、Lancome兰蔻、Olay欧蕾、Vidal Sassoon沙宣、SKⅡ、Ponds旁氏、Polar宝露、Nov娜芙、Max Factor蜜丝佛陀、Lancaster兰佳斯、Sally Hansen莎莉、Cover Girl封面女郎、佳丽宝、花王、狮王、欣兰、Neoteric、Mennen、Noxell,以及台湾、日本制造之化妆品品牌。

——要美丽,不必残忍!

注一:含药化妆品与一般化妆品之区别在于:一般化妆品包括香水及修饰用化妆品,如粉底、粉饼、粉膏、修容饼、眼影、眼线、胭脂、眉笔、睫毛膏、唇膏等;或不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之化妆品(洗发精)、头发用化妆品(发油)、面霜等均属之。含药化妆品则包括:染发剂、烫发剂、及含有卫生署公告之“化妆品含有医疗或毒剧药品基准”之成分,其含量以不超过该基准者为范围(含量超出基准者则以药品管理);若其效能宣称防止黑斑、雀斑、皱纹、及去头皮屑等内容者,亦列入含药化妆品管理。

资料来源:Beauty Without Cruelty、PETA

抵制兰佳斯网站:http://www.chez.com/lancastervivisection/animal_rights.htm

抵制宝桥网站:http://www.pandgkills.com/index.html

实验动物关怀小组 台湾动物之声第29期

文章来源:http://www.zhfs.org/thread-1142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