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市长及比丘——阿姜布拉姆讲故事

我出家作比丘,待在泰国的时间有八年多,大部分的时间我都待在森林道场,跟蛇住在一起。当我在1974年抵达时,人们告诉我,在泰国有一百种蛇:九十九种是有毒的,它们会咬死人;另外那一种,则会勒死你。

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看到蛇。有一次,我在茅篷里踩到一条六尺长的蛇,我们兩个都跳了起来,还好是朝着相反的方向。我甚至有一天清晨在一条蛇身上撒尿,因为我以为那是一根棍子。当然我向它道歉(可能这条蛇还以为是被圣水加持呢)。还有一次,当我在一场仪典中唱诵时,有一条蛇爬到了其中一位比丘身上,一直到爬到他的肩膀时,这位比丘才转头去看,这条蛇同时也转过来看着他。我停止唱诵,在这可笑的几秒钟里,比丘与这条蛇互视彼此。然后,比丘小心谨慎地弹他的袈裟,蛇便溜走了,于是,我们继续唱念。

作为森林僧,我们受到的训练是:要对一切众生培养慈悲心,对蛇尤是。我们关心它们的安乐。这也是在那段日子里,从来没有一位出家人被蛇咬的原因。

在泰国,我看到过两条巨大的蛇。第一条是蟒蛇,至少有七公尺长,它的身体跟我的大腿一样粗。看到这么大的东西时,你几乎会不可置信地愣住:它确实是真的。几年以后我又看到它,在那个道场,很多出家人也看到过它。有人告诉我它已经死掉了。

另一条巨蛇是眼镜蛇王,住在泰国的雨林中。有一天,我感到空气里放出电来,脖子上的汗毛全都竖立起来,我的感官莫名其妙地变得极为敏锐,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它的存在。还有一次,我在森林的路径转角处,看到一条粗黑蛇挡住这条一公尺半宽的路,我看不到它的头或它的尾巴;二者都在树丛里。它正在移动着,盯着它的动作,我以路面的宽度来计算那条蛇的长度,一直到七个路面宽时,我才看到了它的尾巴。那条蛇长度超过十公尺!我确实看到了。

我把这事告诉了当地的村民。他们告诉我:那是一条巨形的眼镜蛇王。

阿姜查的一位泰国出家弟子,凭着实力,他现在是个有名的老师。有一回,他跟几位出家人在森林里打坐,有个声音令他们全部睁开眼睛,一条眼镜蛇王朝着他们爬来。在泰国,眼镜蛇王有“一步蛇”之称,因为在它咬了你之后,你就只剩一步的时间了,再一步即死!这条眼镜蛇王爬到这位长老比丘那儿,举起它的头,跟比丘的头一样高,并张开它的头冠,发出“嘶!嘶!”的声音。

此时,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逃跑是浪费时间,那些大蛇跑得比你快多了。

这位泰国比丘微笑着,温柔地举起他的右手,轻轻拍着眼镜蛇王的头,以泰国話说:“謝謝你来探望我。”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幕。

这是一位很特別的比丘,心地非常仁慈,眼镜蛇王停止了嘶嘶之声,收起它的冠,将它的头低放到地面,然后去看另外一位比丘。

“嘶!嘶!”眼镜蛇看着另外一位比丘。那位比丘说他绝对不可能去拍眼镜蛇王的头!他僵住了,只能默默祈愿眼镜蛇王快快离开,去探访別的比丘。

那位拍抚眼镜蛇王的泰国比丘曾经待在我们澳洲的道场几个月,当时我们正在盖大殿,还有好几件建筑案在等着当地的议会批准。有天,当地市长前来拜访,要看看我们都在做些什么。

市长当然是这个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人,他在这个地方长大,是个成功的农夫,也是道场的邻居。他的西裝没扣上,挺出一个澳洲尺寸的胃,它绷紧了衬衫的扣子,凸露在他最好的裤子上端。

这位泰国比丘带着温柔的笑容,竟然轻拍並抚摸着市长的大肚子。“哦,老天!”我想着:“你不可以这样拍抚市长大人的肚子。现在我们的建筑案永远不会被批准了。我们完了!我们的道场完了!”

没想到,市长先是微笑,接着哈哈地笑了出来。才几秒钟之间,这位尊严的市长咯咯地笑了起来,像个婴儿似的。明显地,他喜欢他的肚子被这位特別的泰国比丘拍抚。

我们所有的建筑计划都批准了,而这位市长成了我们最好的朋友与助手之一。

关怀最重要的部分,在于我们从何处出发。那位泰国比丘从纯净的心地出发,所以他可以拍抚眼镜蛇王的头以及市长的肚子;而且他们二者都很喜欢被拍抚。我并不建议你去试着这样做,至少在你像圣人一样关怀他人之前,是不行的。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28e6230100qjnj.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