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佛教团体系列(二)

图文:侯松蔚

香港大学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建筑充满古典欧陆色彩,彷如巨塔般的英式白色钟楼更是其标志。没错,这本来就是一座英式学府,学校的官方语言是英文,大部分科目均以英语授课。也许很少人想到,全港第一个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以及第一个大学生佛教组织,都是诞生在此异国风情盎然的地方。

香港大学学生会佛学会的创办人,是现在仍活跃于佛教界的陈家宝医生。七十年代他尚在港大就读医科时,已对佛学有浓厚兴趣,但当年学生会的属会中,只有天主教同学会和基督徒团契,于是他萌起了创立一个佛学会的念头,希望能在大学推广佛学,让更多同学认识佛教。

1979年11月,陈家宝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同学写了一张大字报张贴在校园,内容是希望召集校内对佛学有兴趣的同学商讨创立佛学会。在一个严寒的晚上,一大群对佛学有兴趣的同学冒着寒风雪雨,在校园的荷花池(即今日的邵仁枚楼和邵逸夫楼附近)聚集,发表自己对佛教的看法和感受。其中更有不少同学道出在香港大学成立佛学会的强烈意愿。这次聚会就是今天仍然为人津津乐道的”荷花池起义”。

召集“荷花池起义”的大字报

“荷花池起义”后,十多位对佛学有兴趣的同学便开始积极筹备成立佛学会。由于成立一个新学会必须要向学生会证明有足够人数支持组织才行,于是筹委会便在校园内积极推广佛教,举办讲座、书展等,更取得校外佛教团体的财政支持。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在1980年4月,成立”香港大学学生会佛学会”此一半宗教半学术的学生组织。

为探讨本地青年佛教发展概况,并了解新一代对于现代推广佛法的看法,笔者特地来到这白色巨塔之下,与港大佛学会的成员进行一席夜话。

笔者来访当天,该会正进行佛学研习小组,由同为港大佛学会前干事、毕业后一起创办”圣一老和尚法宝研究学会”的徐志强博士、陈志强博士主持。该会核心干事及若干会员均有出席。

小组研习完毕,访谈正式开始时已是晚上七时多。笔者首先提出,一般大众似乎觉得佛教比较沉闷、老套,未知在座各人有否此印象?

佛学会应届主席Ken答道,最初觉得佛教很沉闷,但后来接触多了,就觉得禅宗的话头、公案很有趣,而且某些法师说话很活泼,令他对佛教改观。一般人以为”信”佛才能学佛,他却不以为然,即使不把佛教当作宗教信奉,也可以学习其道理。他很希望把佛法的道理介绍给朋友,却似乎很难用精简的方式作出介绍,不及耶教三言两语便能道出其基本概念。

干事Hugo回应道,他自己不认为佛教沉闷,但知道其他人觉得老人家才会信佛。他认为香港佛教应设立更多青年团体,多强调生命中”乐”的一面,无需急于说”苦”,即使说也应该经过包装;针对青少年生活,例如利用漫画、恋爱话题契入佛理。港大佛学会将举办电影分享会、”寿司禅”等活动,正是把生活中的吃喝玩乐联系至佛法。

陈志强博士指出,佛教的本怀是寻找幸福快乐,提供解决烦恼的方法,只是佛典文字古老而令大众难以理解。其实佛法的基本理念并不太深奥,明白后便会发觉都是生活中可见的道理,不过自己平时没有留意或没有实行罢了。甚至没读过佛书的人也可能自行发现某些道理如无常、缘起等,因为佛陀所说的法义都是合乎真理的。

陈博士继续说,回归前港英政府给佛教的方便较少,加上佛教的财力、人才本身就有限,故服务社会的机会也比外教少,但这情况在回归后已有改善。过往佛教主要办安老院、医院、善终服务,其实这显示了佛教对被社会忽视的老弱社群的关爱、显示了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却被大众误会佛教是为老人,甚至为死人服务的。既然现在条件改善了,佛教可办更多青年福利服务,如免费普通话班、补习班之类。

他相信若能教晓佛教徒经常保持笑容,自己平和、幸福、快乐之余,又乐于助人,别人自然会对佛教改观,并有兴趣接触佛法。所谓的佛教团体,也不一定要讲很多佛学理论,甚至不一定要提及佛教名相,以免令人觉得硬销而反感,最重要是说出能应用于生活的人生道理。人们觉得有用,自然会来学习。佛法理论固然有艰深的部分,把这些部分直接搬出来并不难,真正困难的是怎样以简明、浅白、生活化的方式演绎佛法。

佛学会会员Cherry亦表同意,外教传教比佛教积极,但她不喜欢其硬销方法,宁愿自己有兴趣时主动接触。她又说,外教的道理同样沉闷,只因懂得包装,才给人年轻、现代化的感觉。

干事Carol、会员Alex则表示,要成功推广佛法,便须令受众感兴趣,而这又需两大元素──生活化及新奇有趣。

其实,香港大专学生佛教活动的筹办者及参加者一向都不多。即使香港大学拥有声誉卓著、师生众多的佛学研究中心,其学生会佛学会每年都只能勉强找来三至五名干事;全校两万多名学生中,每年只能维持五六十名会员;学会活动大多倚赖外界机构或人士协助,参加人数则有时多点、有时少点。这并非港大佛学会的独有情况,其他大专学生佛学组织也不遑多让。

今年,港大佛学会既举办富知识性的佛学研习小组,又举办趣味性的电影分享会、寿司禅,还与其他团体合办”生活禅夏令营”,希望可以为青年佛教界带来一些新刺激。但愿多些有心人一起来努力,耕耘这一片尚未成功开发的土地,让菩提种子早点散播于年青人的心田中。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