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图集及解说

毗卢遮那佛

毗卢遮那佛(梵文Vairocana),译为“毗卢折那佛”、“毗卢舍那佛”、“卢舍那佛”、“遮那佛”、“大日如来”(梵文Mahavairocana)。

原出自《华严经》,是莲华藏世界的教主。天台宗认为毗卢遮那佛是法身佛,卢舍那佛为报身佛,释迦牟尼佛为应化身佛。密宗则认为毗卢遮那佛为至高的唯一法身佛,金刚界的根本。他是密教最大本尊。

毗卢遮那(Vairocana),意为照耀,是光明遍照的意思,唐朝实叉那陀译《八十华严》采用此译名。

唐译《八十华严》卷八:“至此世界,名‘娑婆’,以金刚庄严为际,依种种色风轮所持莲华网住;状如虚空,以普圆满天宫殿庄严虚空云而覆其上,十三佛剎微尘数世界周匝围绕,其佛即是毘卢遮那如来世尊。”

释迦牟尼佛

释迦牟尼佛。公元前五至六世纪,出现了佛陀及其宗教,这是一个精神思惟鼎盛的时代,从希腊向东延伸至中国,都呈显出思想的荣景。要了解佛教,首先必须认识创教者释迦牟尼佛。

(一)出生

释迦牟尼佛(约公元前565至486年),原名悉达多,姓乔达摩,是古印度北部迦毘罗卫国(今尼泊尔南部提罗拉科特附近)浄饭王的太子。出生后七日,生母摩耶夫人去世,由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夫人抚养成人。少年时,开始学习文学、算术、兵法、武器等多种知识技能,皆能融会贯通。在几次外出郊游时,年青王子发现衰老、病痛、死亡等现象,引起他对生命存在价値的深切省思,加上受到当时印度吠陀文化盛行的沙门(修道者)修行方式的影响,萌发了出家念头。二十九岁(一说十九岁)那年的一个夜晩,毅然舍弃王位,悄然离开妻子和家庭,出家作了沙门。

(二)修行

悉达多太子出家后,首先到跋伽仙人住的苦行林。那里有很多修行者,他们以种种苦行来折磨肉体,以求得精神解脱。他不满意这种做法,滞留一夜便离去。尔后,他寻访王舍城附近山林的阿逻罗迦罗摩及郁陀迦罗摩子修习禅定,但仍认为不能得到彻底的解脱。于是来到尼连禅河附近的伽阇山苦行林,期望通过苦修得到解脱。

他毎天只吃一谷一麦,或七天吃一顿饭;他以种子和草甚至粪便为食,穿粗毛织成或用鹿皮、树皮做成的刺激皮肤的衣服;拔除须髪,连续站立,从不洗涤;睡在荆棘、鹿粪或牛粪上面,还常到墓地与腐尸在一起。如此折磨身心,长达六年之久,身形消瘦,濒临死亡,终于悟出苦行无益。于是重新思考可能导致解脱的途径。

(三)菩提树下证道

悉达多体悟苦行无法获得解脱后,于是,他在尼连禅河洗去六年的积垢后,进食牧女所献的乳粥,并在菩提伽耶的一棵毕钵罗树下盘腿趺坐,端身正念,发愿“我今若不证大菩提,终不起此坐”,净心观照,思惟拔除人间众苦的解脱方法。

悉达多太子在菩提树下金刚座上宴坐四十九日,精勤思惟,克服内外一切魔障,终于在十二月八日凌晨,明星东升之际,廓然开悟,了透宇宙万有,无非是縁起,诸法毕竟无我,证正等正觉,成为人间佛陀。

佛陀(Buddha)是觉者的意思,皈依弟子们称佛陀为世尊(Bhagavat)。牟尼(muni)是证得解脱,了诸烦恼的圣者,原系印度内外道仙人的通称,凡是在森林中修心学道,具有相当成就的人,皆可称牟尼。佛陀为释迦族出身的觉悟圣者,故称释迦牟尼佛。

(四)转法轮

释尊证道后,法喜无量,在四个七日中,于附近树下,自己静静享受解脱的妙乐。自受证悟的法喜后,决意教化众生,遂下金刚座,前往波罗奈斯城去度化五比丘(阿若憍陈如、跋提、婆沙波、摩诃男、阿说示),在鹿野苑初转法轮,使五比丘证得罗汉果位,人间有了最初的阿罗汉。佛、法、僧三宝于此时具足,佛教成立的根本三要素确立完备。

随后,释尊度化了三迦叶及其弟子,于成道第四年,在王舍城度化舍利弗、大目犍连及其弟子、摩诃迦叶等。经中常谓“千二百五十人倶,皆是大阿罗汉”的教团,于此时形成。

释尊说法四十五年,以鹿野苑为始,次舍卫国,王舍城,再次迦毘罗、毘舍离等城,足迹遍及恒河流域。向东到达鸯伽(Anga)的瞻波,向北由舍卫城沿线直到迦毘罗卫城,向西到摩突罗(Madhura),向南到乔萨弥(Kosambi)菩提伽耶(Buddha Gaya)。

(五)入灭

释尊到了八十岁,自知舍寿时刻将到,乃于毘舍离竹芳村的大林精舍,召集比丘,举行斋会,作了一次重要开示。

随后,到拘尸那罗(Kuinagara)城外的娑罗(Sola)树林,作为他入灭的处所。阿难遵照释尊指示,在两株娑罗双树间,铺尼师坛(坐卧具)为床。释尊头北面西,右胁而卧,准备入于涅槃。大众公推阿难向佛陀提出四个问题:佛灭后,1、以谁为师,2、以何安住,3、恶人如何调伏,4、经典如何令人起信?

佛答:1、以戒为师,2、以四念处(身、受、心、法念处)安住,3、调伏恶人以黙摈置之,4、经首安“如是我闻”令众起信。

最后,佛陀度化了一百二十余岁的外道长者须跋陀罗,他成为释尊住世最后的一位弟子。佛陀殷勤嘱咐:“汝等比丘!常当一心,勤求出道。一切世间动不动法,皆是败坏不安之相。…是我最后之所教诲。”二月十五日午夜(南传五月十五日),释尊静静地入于涅盘,人间从此失去了佛陀。

药师佛 日光菩萨 月光菩萨

药师佛(梵文 Bhaisajya guru vaidūrya prabhārāja),又作药师如来、药师琉璃光王如来、大医王佛、医王善逝、十二愿王。为东方净琉璃世界之教主。

药师佛第七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苦,我之名号,一经其耳,众病悉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

药师如来由本愿大悲力,为医众生烦恼,应病而予法药,故称药师。发菩提心勤精进,得福智庄严身,内外清净如明珠,故名琉璃光。乘如实道无虚妄,真实无去来。常住不变。故名如来。

药师者,是譬名。如药师随病设药,能令除灭一切病痛。此佛亦尔,以世、出世二种妙药,灭除众生身心病,故言药师。

药师佛之形像,据药师琉璃光王七佛本愿功德念诵仪轨供养法载,左手执持药器(又作无价珠),右手结三界印,身着袈裟,结跏趺坐于莲花台,台下有十二神将。此十二神将誓愿护持药师法门,各率七千药叉眷属,在各地护佑受持药师佛名号之众生。又一般流传之像为螺发形,左手持药壶,右手结施无畏印(或与愿印),日光、月光二菩萨胁侍左右,并称为药师三尊,或东方三圣。

在久远的过去世,电光如来行化世间。当时有一位梵士,养育二子。由于有感于世间之浊乱,乃发菩提心,誓愿拯救病苦众生。当时的电光如来对之甚为赞叹,劝梵士改名号为医王,二子改名为日照,月照。这位蒙受电光如来咐嘱的梵士,成佛之后就是药师如来。当时的二位子嗣日照、月照,就是后来的两大胁侍日光、月光二菩萨。

药师佛所执持药器(又作无价珠、药壶)象征祛除众生一切身病、心病。

药师如来的又一流传之像为扬右手垂左手。

阿弥陀佛 西方三圣

阿弥陀佛(Amitābha),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略称弥陀。梵语amita,意译无量,梵名Amitābha意译无量寿、无量光。鸠摩罗什所译阿弥陀经记载,此佛光明无量、寿命无量,故称阿弥陀佛。梵本阿弥陀经,及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记载,此佛寿命无数、妙光无边,故称无量寿佛、无量光佛。般舟三昧经、大阿弥陀经等经典中,亦载有阿弥陀佛名号。

阿弥陀佛成道之本缘,无量寿经云:过去久远劫世自在王佛住世时,有一国王发无上道心,舍王位出家,名为法藏比丘,于世自在王佛处修行,熟知诸佛之净土,历经五劫之思虑而发殊胜之四十八愿。此后,不断积聚功德,而于距今十劫之前,愿行圆满,成阿弥陀佛,在离此十万亿佛土之西方,报得极乐净土。迄今仍在彼土说法,即净土门之教主,能接引念佛人往生西方净土,故又称接引佛。阿弥陀佛尊通常以观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为其胁侍,而与此二尊并称为西方三圣。

于现存大乘经论中,记载弥陀及其极乐净土之事者凡有二百余部,可见有关弥陀信仰及净土教义之深入人心。

般舟三昧经卷上载,阿弥陀佛有三十二相,光明彻照,端正无比。观无量寿经说,无量寿佛之身如百千亿夜摩天阎浮檀金之色,其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眉间之白毫右旋宛转,毫相之大小犹如五倍须弥山之高广;其眼清白分明,眼之大小犹如四倍大海水之纵广。

其身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有八万四千好,一一好中有八万四千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摄取念佛之众生。

在密教中,以阿弥陀佛象征大日如来法身之妙观察智,称为甘露王。于金刚界曼荼罗中,称为受用智慧身阿弥陀如来,居于西方月轮之中央。其身黄金色,结三摩地印,密号清净金刚,三昧耶形为莲花。于胎藏界曼荼罗中,称为无量寿如来,居于中台八叶之西方。其身为白黄色或真金色,闭目,身着轻衣,跏趺坐于宝莲上,结入定印。

在西藏,阿弥陀佛被视为无量光、无量寿二佛。若祈求智慧,则皈依无量光佛,若祈求延寿福乐,则皈依无量寿佛。

阿弥陀佛于未成佛前,在过去无量劫中,为妙喜国的国王,名为乔尸迦,他的父王名为月上转轮王,母亲是殊胜妙颜。在当时有一尊佛出世,称为世自在王如来(定光佛以下的第五十三佛)。乔尸迦王听佛说法,心怀畅悦,心地开朗,遂发无上菩提心,弃舍了王位,皈投世自在王佛而出家,赐号法藏比丘。他的修行意志在救度一切众生之苦,而发广大愿力。他自因地起就喜好修持特殊之行,并希望达成最极无上的佛果。

又对于沉沦苦海中的苦恼众生,尤欲赐与极上无比的大安乐与利益,才能满足他的心愿。于是他仔细思维,欲达成此目的,必须先建立一殊胜极乐的世界,来摄度众生才可以,又遂复立定一种最简要的行门,能够使一切众生,易于修持而喜欢生到他的国土。

尔时法藏比丘唯不知道何尊佛的佛土最为超绝?修持如何法门最为简易,方能达到大愿,克成伟业。于是法藏比丘重诣佛前,顶礼已毕,长跪合掌,以颂赞佛,赞已,禀白佛言:我发无上正觉之心,唯愿世尊广为宣演十方诸佛如来壮严的净土,并诸修证的法门,我闻已当如说修行,成满所愿,令我速成正觉,拔诸众苦。

时世自在王佛,即为开示诸修行门,并广说二百一十万亿诸佛刹土的境界。尔时,法藏比丘仗佛之不思议神力,并其一念真诚感应的心愿,诸佛国土实时悉现于眼前。法藏比丘闻佛所说,更加欢喜踊跃,发起无上胜愿,遂于诸佛国土中,精择其胜,唯有西方净土,最为殊胜,最为适意。又于过去因行中,舍其难而选取其最易的行门,莫过于称名念佛一法最为方便。是时即再白佛说:“我已摄取庄严佛土,清净之行。”时佛告法藏:“汝今可说,悦诸大众。”法藏比丘白佛言:唯垂察听如我所愿。遂于佛前广发四十八愿,创设新的极乐世界,广度九品含灵,愿愿庄严极乐,愿愿拔度众生。

尔时法藏深自思维,若非绝胜殊妙的净土,则希望往生者就少,或是往生之因难修持,虽则是殊胜的净土,如何的庄严,亦不能广摄众生,求生我国。如是奈何能酬兹大愿呢?于是就以庄严西方极乐世界,为一切众生的归宿处之果,提倡念佛法门为一切众生修行往生之因,如此绝世的大业,非是大愿大力,岂容易成就!所以法藏比丘实时发大道心,依本誓愿力,历劫修行,勇猛精进,忍力无倦,善行不退,或生为王,或为豪富,或为比丘,或为天人等,常以四事供养,恭敬一切诸佛,广修万行,多植德本,乃至修诸艰难的苦行,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的苦行都修持过。由此可知法藏比丘的用心了。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一)设我得佛,国有地狱、饥鬼、畜生者,不取正觉。

(二)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寿终之后,复更三恶道者,不取正觉。

(三)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悉真金色者,不取正觉。

(四)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形色不同,有好丑者,不取正觉。

(五)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识宿命,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劫事者,不取正觉。

(六)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天眼,下至见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七)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天耳,下至闻百千亿那由他诸佛所说,不悉受持者,不取正觉。

(八)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见他心智,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者,不取正觉。

(九)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得神足,于一念顷,下至不能超过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十)设我得佛,国中天人,若起想念,贪计身者,不取正觉。

(十一)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

(十二)设我得佛,光明有限量,下至不照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十三)设我得佛,寿命有限量,下至百千亿那由他劫者,不取正觉。

(十四)设我得佛,国中声闻,有能计量,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共计较,知其数者,不取正觉。

(十五)设我得佛,国中天人,寿命无能限量。除其本愿,修短自在。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十六)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乃至闻有不善名者,不取正觉。

(十七)设我得佛,十方世界无量诸佛,不悉咨嗟称我名者,不取正觉。

(十八)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十九)设我得佛,十方众生,发菩提心,修诸功德,至心发愿,欲生我国,临寿终时,假令不与大众围绕现其人前者,不取正觉。

(二十)设我得佛,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植众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国,不果遂者,不取正觉。

(二十一)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不悉成满三十二大人相者,不取正觉。

(二十二)设我得佛,他方佛土诸菩萨众,来生我国,究竟必至一生补处。除其本愿,自在所化。为众生故,披宏誓铠,积累德本,渡脱一切。游诸佛国,修菩萨行,供养十方诸佛如来。开化恒沙无量众生,使立无上正真之道,超出常伦诸地之行,现前修习普贤之德。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二十三)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承佛神力,供养诸佛,一食之顷,不能遍至无数无量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二十四)设我得佛,国中菩萨,在诸佛前,现其德本,诸所求欲供养之具,若不如意者,不取正觉。

(二十五)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不能演说一切智者,不取正觉。

(二十六)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不得金刚那罗延身者,不取正觉。

(二十七)设我得佛,国中天人,一切万物,严净光丽,形色殊特,穷微极妙,无能称量。其诸众生,乃至逮得天眼,有能明憭,辨其名数者,不取正觉。

(二十八)设我得佛,国中菩萨,乃至少功德者,不能知见其道场树,无量光色,高四百万里者,不取正觉。

(二十九)设我得佛,国中菩萨,若受读经法,讽诵持说,而不得辩材智慧者,不取正觉。

(三十)设我得佛,国中菩萨,智慧辩材,若可限量者,不取正觉。

(三十一)设我得佛,国土清净,皆悉照见十方一切无量无数不可思议诸佛世界,犹如明镜睹其面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三十二)设我得佛,自地以上,至于虚空、宫殿、楼观、池流、华树,国土所有一切万物,皆以无量杂宝,百千种香,而共合成,严饰奇妙,超诸天人。其香普熏十方世界,菩萨闻者,皆修佛行。若不如是,不取正觉。

(三十三)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众生之类,蒙我光明触其身者,身心柔软,超过天人。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三十四)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众生之类,闻我名字,不得菩萨无生法忍,诸深总持者,不取正觉。

(三十五)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其有女人,闻我名字,欢喜信乐,发菩提心,厌恶女身。寿终之后,复为女像者,不取正觉。

(三十六)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诸菩萨众,闻我名字,寿终之后,常修梵行,至成佛道。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三十七)设我得佛,十方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界诸天人民,闻我名字,五体投地,稽首作礼,欢喜信乐,修菩萨行,诸天世人,莫不致敬。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三十八)设我得佛,国中天人,欲得衣服,随念即至,如佛所赞应法妙服,自然在身。有求裁缝,捣染、浣濯者,不取正觉。

(三十九)设我得佛,国中天人所受快乐,不如漏尽比丘者,不取正觉。

(四十)设我得佛,国中菩萨,随意欲见十方无量严净佛土,应时如愿,于宝树中,皆悉照见,犹如明镜睹其面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一)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至于得佛,诸根缺陋,不具足者,不取正觉。

(四十二)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清净解脱三昧。住是三昧,一发意顷,供养无量不可思议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三)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寿终之后,生尊贵家。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四)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欢喜踊跃,修菩萨行,具足德本。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五)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皆悉逮得普等三昧。住是三昧,至于成佛,常见无量不可思议一切诸佛。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六)设我得佛,国中菩萨,随其志愿所欲闻法,自然得闻。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四十七)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不即得至不退转者,不取正觉。

(四十八)设我得佛,他方国土诸菩萨众,闻我名字,不即得至第一忍、第二第三法忍,于诸佛法,不能即得不退转者,不取正觉。

须知法藏比丘欲达成此绝大的宏愿,已非是一劫二劫乃至百千万劫而修来,由无央无数劫中,长期的修积,方能成就此不可思议之万行功德,来庄严此绝胜的西方净土,现已圆满成就伟业,更在极乐国中,垂手殷勤,说法度生,已是十劫之久,我们为何不尽早发愿求生,而甘心长久的愿作醉生梦死之辈,流浪在生死苦海中呢?

阿弥陀佛的愿力:任何希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只要“信、愿、行”就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如果在“信、愿、行”外修持三福、具足众戒、念佛功夫深,往生的品位还要更高。

因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称叹阿弥陀佛功德,所以念阿弥陀佛者,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加以护念。而且,不管是根性高下,只要念佛,乃至十念,现前、将来,必定能够成佛,这是阿弥陀佛成佛前发的大愿之一。所以,念阿弥陀佛修持佛法的人,“于我法中,得名第一弟子”(《无量寿经》)。今生能够接触到阿弥陀佛,也是无量劫来积累善根、福德、因缘的结果。十方诸佛与大菩萨都发愿要帮助念佛众生往生西方。众生往生西方成佛之后,得佛智慧,还可以任意到各个佛国,帮助、救度无边众生。

“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汝等皆当信受我语,及诸佛所说。”(《阿弥陀经》)

中国人熟知的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在阿弥陀佛后将继任西方教主。念佛法门即是在中国佛教流传悠远的净土宗。

古代禅净双修的永明延寿大师,曾经说过:

“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无禅有净土,万修万人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有禅有净土,犹如戴角虎,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

关于阿弥陀佛的主要经典,包括《佛说阿弥陀经》、《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普贤行愿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