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言片语,不能表达我忏悔之意

戒杀放生是世间第一功德,以前不觉得什么,但自从听了《程晋林居士助念心得》后,我觉醒了。在血淋淋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回头是岸。杀生的恶报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不光是死后障碍念佛人往生极乐世界,而且在现实中就有各种磨难。杀业重的人早死,而且活得也不体面,甚至很窝囊。阅读了《十几年杀生几十万,五万字发露忏悔》一文,又想起了我造的杀业,恶报果然不差,以前却没有想到。下面是我真实的业报体验:

以前愚昧无知,根本不知道杀生是有果报的,甚至以杀生为乐,没有事做就去杀几个小动物,而且还教小伙伴去杀。现在知道,教他人杀就如同自己杀一样要受恶报。有人劝我不要杀害小动物,我却以为是封建迷信,课本里面说这是害虫,既然是害虫,杀了难道不是好事吗?——现在看来那时真是愚痴透顶!所以小时候我就多病,两天一感冒,三天一发烧,成绩不好,嗔恨心重。

后来上了初中,有事无事就喜欢残害小动物,蚂蚱、蛐蛐、苍蝇、蚊子、老鼠、青蛙——能被我见到的几乎都一个不留。恶报很快就来了,平时成绩虽好,但是精神恍惚,特别疑神疑鬼,缺乏安全感,连带还有点儿贪淫好色。父母也不管我有什么感受,老师也不管我有什么需要;有段时间老是想被人揍,结果放学回家路上被学校一个小混混当众打骂了几下,让我这个“优等生”很不体面;上体育课的时候被一位走路的小同学踢中我的眼睛而不省人事,蹊跷的是他比我个子小,两个都是在走路,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踢到了。接下来几天都无精打采,同学们也对我不理不睬,而爸爸却异常冷漠,好像是说我自作自受。看到爸爸这样,我心里难过绝望极了,真想去死,告别这无情无义的家庭!后来妈妈过问了一下,也没有解决问题。一直到现在,我整个人都像掉了魂一样,看不出精气神。

杀生恶报最痛苦的是,头脑越来越糊涂,记性越来越差,整天头脑轰轰隆隆,还有各种鸣叫声,学习越来越吃力。以前记性很好,自从杀生以后,脑子越来越笨了,学什么都很吃力。中考的时候连考场到宿舍的路线都记不住,脑子里像是灌了铅,头重脚轻。头痛一直伴随我读完初中、高中和大学。高中时常常不去上课,即使去了也听不了课,因为脑子很乱,根本无法思考。身体素质也不够好,吃什么都吃不饱,都感觉没有胃口,象老掉牙的机器一样。我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了六年,也是在这期间对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到上大学的时候,头痛得睡不好觉,整夜翻来覆去,让其他同学很有意见。白天头也很痛,周围声音一高头疼就加倍,一有空就出去走路,往往要在市区走上一整圈才能消痛。后来专心学习太极拳,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要不练太极头就疼,心情很坏,看谁都不顺眼,而且渐渐染上了手淫的毛病,因为觉得手淫能让头疼减轻一点,我也能睡得着觉——这一招后来就不行了,人也更加没精神、没气质,头脑更加昏沉,每一天都像是在受罪。以前总是慢慢把小动物折磨死,这大概是自作自受吧。

由于手淫和意淫,我常常遗精,几乎要天天换内裤,严重到午睡时只要别人一叫唤,精液就被吓出来了,真是苦不堪言。羞于去看医生,就自己在网上找办法。当时我还是对佛法拒之千里、嗤之以鼻。上戒邪淫网下载了几本电子书,其中有一本《恢复生命的纯净》谈到学习佛法后成功戒了淫,我对此将信将疑。几经周折,终于决定试一试。后来用佛法修心、再用道家“回春功”点按脚心的方法止住了过度遗精,但是头疼还是头疼。

听经能使我暂时忘记疼痛,所以我就每天听经。后来决定念佛、诵经、吃素放生、捐款印经,头痛慢慢减轻了,现在几乎没有了。是佛法使我摆脱了浑浑噩噩的肮脏人生,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感谢佛法,感谢佛陀,感谢把佛法传到中国的大师们。

虽然有了这些转变,但是毕竟杀生太多,所以学佛向善之路坎坎坷坷,障碍重重,个中委屈难以言说。能不能往生?这是个悬念,如果不能念佛念到预知时至,临终恐怕怨家债主必前来索命,凶多吉少,所以决定多多放生,积累善业,念念修善,念佛求生,以求能转化冤亲债主,挽狂澜于既倒。

只言片语不能表达我忏悔之意,但求弥补罪恶于万一。

文章来源:学佛网

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4/140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