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念佛待死,阿伽陀药治恶疾

仁永

那年的夏季,有一天偶然感觉背部右上方发痒。想用手挠一挠,够不着,我就在立橱的拐角处揉。揉了四五天,还是发痒。我想,蚊子叮了也该好了,怎么还痒呢?通过大立橱的镜子反照,发现右背肩胛处长了一个豆粒大的黑痦子。我立刻想起前几年,禹城的一个亲戚,四十来岁,他的小臂上长出黑色的痦子发痒。他就挠,挠破了,不愈口,在禹城医院用激光切了去。可不久又复发了,来到山东省立医院切片化验,是恶性黑色素瘤——这是最难治的癌症之一。

手术后,他在济南西郊肿瘤医院化疗。住院期间,他学会了专治癌症的某种气功,又找到专治癌症的老中医,开了不少中药,回家去了。他走了大约两年时间,听说黑色素瘤又转移到口腔内,最终离开了人世。还记得我在车间工作时,一个同事的哥哥,脚底下长了一个黑色素瘤,截肢也没保住生命。

如今我这后背上也长出了发痒的黑痦子。医书上介绍,这极可能是恶性黑色素瘤。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生无常啊!自己今生前世所造的无量恶业,因缘一旦成熟,恶报当即现前。想想自己这一生,真是不堪回首。生、老、病、死苦、求不得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五蕴炽盛苦,这八苦交相逼迫,心如火煎,经久不息。虽然偶有欢乐,却瞬间即逝。过去几十年,自己早就对人生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悲观、无望、恐惧,只能独自长吁短叹。动过出家念头,愚痴时甚至想过轻生!幸运的是,自己遇到了净土法门,知道了当生彻底摆脱生死苦难的捷径: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因此常常暗自庆幸,如果至今还不知道阿弥陀佛建立起西方极乐世界,时时刻刻呼唤我们,要接引我们回家,生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奔头!

对于这背后长出的黑色素瘤,我想没有必要再做切片化验了,结果已可想而知。反正死了也不算是夭亡了,当年一起工作的同龄人,已有数人离开了人世。还是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吧。有一天早课,对佛一百拜后,照常跪念一会儿,念着念着,忽然感觉到左肩上面一阵刺疼,好像有一根针不停地浅浅刺着皮肤,且边刺边朝着右下方,沿一条直线刺去。到了痦子部位时,连续不停地刺起来。对这阵阵的刺疼,我也不多想了,随便吧,继续念佛。

早课后,到大立橱镜子前反照,看看怎么回事。我有些惊讶,发现原来豆粒大的黑色素瘤,变得像小米粒那样小了。此后,我依旧像往常一样念佛,黑色素瘤什么时候消失的也没注意。我常反思:像我这样今生前世身、口、意造了无量恶业的劣根恶夫,虽常自责忏悔,但时改时犯;虽坚持念佛,可没有做到精进,何以很快地得到如此感应?

晚年有幸得到了《印光法师文钞》,如获至宝。我看了印光法师《复周孟由昆弟书》、《示法权师病中法语》及《复温光熹书四》等信札中,都有一段大致相同的开示:“病人一心念佛待死,寿若未尽,则当速愈。寿若已尽,则决定往生。”

这使我想起一位老居士,他曾因一天大便六七次到医院检查,发现大肠内长满了癌瘤。大夫建议动手术切去。他问以后如何排便,大夫答:“改道“。听了以后,老居士说,不受那个罪了,还是念佛往生极乐世界吧……

有一天突然剧烈腹泻,排了大量秽物。之后,由以前一天多次排大便,渐渐一天三次,一天两次,一天一次。他到医院复查,大夫吃惊地发现癌瘤大部分消失了,仅剩下小指盖大小的一个。以后他没再理睬,身体已恢复了正常。

还有,我省内地的一名居士,全家信佛,到胶东沿海旅游。因价格便宜,竟大吃海鲜,回来后老太太得了肠癌。周围居士集了三万多元买鱼放生,代为忏悔,并助念老太太求往生。老人也是排泻了大量污物,医院复查正常后,她仍念佛不止,求往生。后如愿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彻底脱离了生死轮回巨苦。

为什么会出现速愈离苦的奇迹?《募建药王篷序》:“大觉世尊,名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等病。所用之药,其数无量,戒定慧三,摄尽无遗。以故此三,名为药王。而信愿念佛求生西方,名阿伽陀药,万病总治。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上中下三根,即生皆出苦轮。戒定慧三法当念悉得具足。是知信愿念佛一法,乃药王之中药王也。”印光大师这段高度概括、鲜明突出的开示,使我豁然明白:原来,我们几位恶病患者是服用了“信愿念佛,求生西方”这味阿伽陀药,才得以速愈的啊!

阿伽陀药的疗效,如此不可思议。我们再读大师《复永嘉某居士书五》。其中一段开示更为具体:“印光譬如无知无识之庸医,不但不知病原,亦且不知药性。唯以先祖秘制之阿伽陀万应丸,举虚实寒热种种诸病,皆以此药投之。倘不怀疑,取而服之,立见痊愈。即秦缓扁鹊无从措手之症,一服此药,立见起死回生。于是有心活人济世者,为之广出招帖,令有病者,同服此药。虽知秦缓等之神妙不测,而不广告者,以病属宿业,有神仙不能疗者,况神医乎?”

“立见痊愈”、“立见起死回生”!

阿伽陀药之无比威力,足以令不治之症患者,信心振奋,于绝望中重新扬起生命的风帆。癌症、尿毒症、高位截瘫种种疑难病患者,或举家负债,或卖身救父,或丢下幼女,欲自了断……件件桩桩,叫人揪心断肠,真是悲惨不幸;然而一旦知道了佛祖“秘制”阿伽陀药,“倘不怀疑,取而服之”,则又是人间的大幸。广出招帖,推广阿伽陀药将会挽救多少人的生命,成全多少个家庭?《印光法师文钞》真是人类的福音啊!

“是知信愿念佛一法,乃药王之中药王也。”印光大师如是开示,我们唯有谨遵,口服、心服。普劝天下所有急速离苦的同胞,尽快服用阿伽陀药。早服早离苦厄,早服早得大安乐。

“信愿念佛,求生西方”!

文章来源:《净土》2011年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