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短文与婚礼祝福

【美】Sally

前言:《Real Simple》是一本遍销全美的月刊杂志,于2000年出刊,现有将近两百万本的销售量,每本有三、四百页,图文并茂,清新可喜。此杂志一如其名,着重于简化生活(life made easier)。《Real Simple》在2007年第12期中,为应景传统宗教假日,特别撰写了一个宗教栏,访问了五个不同宗教背景的人。作者因某种机缘,被选作佛教代表。此为该访问短文的中译,也付上文中提及的婚礼祝福(笔者英文名为Sally)。

Committing to a spiritual path——寄情于驯心之旅

《Real Simple》杂志访问的中译

Sally记得小时候在台湾长大,学校开学前母亲都会带她到附近的庙里。“我们会在神桌上摆好供品,然后一起举香拜神,求我考试成绩要好,似乎神明会帮助我们实现愿望一般。” Sally回忆说,“那时父母随从的是一种道教、佛教和儒教混合而成的地方信仰。” Sally也会陪她的祖母一起念佛经,但事实上她并不了解佛教是怎么一回事。

Sally二十多岁时前来美国攻读生化博士学位,宗教之事搁置于后。她结了婚,生了三个小孩,事业上也在研究的药厂担任重职。为了舒解工作上和生活中的压力,她开始学气功,这是一套注重调息和让身体自然动作的中国养生法。有一天在课堂练功正起劲时,Sally突然打出一些佛像中的手势,也就是所谓的手印,接着又双手合十,宛如默祷。她十分困惑为什么会练出这些招式,它们又有何意义。

当天晚上Sally回到家,她开始阅读《心经》,这是一部古老的佛教经典,她以前曾经和祖母一起读诵过。Sally说那晚《心经》中阐明空性的教义,“拨动了我的心弦”。于是她开始想多了解佛法,并且探索其中不同宗派的修法。最后她对藏传佛教心仪之,因为在此传承中有许多殊胜而实用的转心法门。

Sally皈依佛教迄今已有十多年,她学会找时间静坐参思。她说她的信仰促使她较容易接受和不苛求自己与他人。她也学会了舒缓情绪,在行动反应前先稍停;她不会像学佛前那么容易烦躁。在公司,冷静和不轻易指责的作风也帮助她化解了一些紧张状况。

虽然Sally的先生和儿女不是佛教徒,但他们支持她的信仰。Sally的长女奕萱在今年四月结婚时,她请妈妈送上佛教式的祝福。Sally很高兴地做了,也赠予这对新人一尊红度母雕像。红度母是藏传佛教中圆成悲智的女性证悟者。Sally说:“依佛陀的教导,’爱’,很单纯,就是希望对方快乐。”

──────────────────

一个婚礼的祝福

【美】Sally

我是新娘子奕萱的妈妈Sally,因为我有机会接触过一些佛法,所以这对新人要求我为他们的婚礼做佛教式的祝福,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刚才大家已听到证婚人布莱先生对“婚姻的艺术”很感性的诠释。您们或许会很好奇,那么,佛教对“爱”和“婚姻”的看法又是如何呢?

首先试问:“爱”的定义是什么?如果诸位举手发言,我们可能会有好几百个不同的回答。不过,依佛陀的教法,“爱”,很单纯,就是希望对方快乐。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要求,或期待对方带给自己所需。反之,“爱”是要为对方的快乐而尽力。这就是佛法中“爱”的定义。

其次要问:“什么能带来快乐呢?”大家的回答大概也有千百种吧。但佛陀教导说:这个问题唯一答案是:“善业”。请诸位要明白,佛陀并不是在此提倡道德规范,祂只是以全知的佛眼看出苦乐的真正根源:善业带来快乐;反之,恶业则招引痛苦。果真如此,当我们行善时,就等于把钱存到“快乐银行”的户头里;当我们帮助人离恶趋善时,就是帮助此人增加这“快乐账户”的储蓄。

这就是佛法对“爱”和“婚姻”的教示。奕萱和瑞义,你们今天起以夫妻携手度日时要记得:彼此相爱的意思就是要关切对方的快乐,而互相扶助、增长善业,便是协助彼此发挥生命的潜能。你们今日也当许愿,要将共同的努力利及于人。而今天来参加这婚礼的宾客,就是所有众生的代表。

在此,我要馈赠你们这对新人一尊红度母雕像。证悟者的慈悲与祝福如同阳光,无论在何时何地,我们都能领受其加持。当你们看到、想到度母或其它的证悟者时,当忆起今日,在此吉祥的一日你们誓为夫妻;也同时发起悲愿,要利益世间众人。

我在此以这尊雕像轻触你们的头顶,祈愿你们成就最大的潜能,并永获快乐!

OM TARE TAM SOHA! (红度母短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