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长头,青春与激情在征途中绽放

文图/阿兵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分为长途(行数千里,历经数月)、短途(数小时、十天半月)、就地三种。

朝圣:是到一处圣地或对某人信仰有重要意义的地方。可以用磕长头、走路、骑马、坐车等方式。

磕长头的朝圣者。在一种“无我”的状态中,朝着信仰的方向匍匐向前、用身体丈量无际,让我感到恐怖。但这道风景也让我震撼和敬佩,冰与雪,湿而冷,却能点燃人们的信仰与梦想。

我看到了起身的艰难与不愿意,但再艰苦,也要向前,不屈不饶,无怨无悔。这种精神,能感天地泣鬼神。

磕长头分解图:口念六字真言(也可念南无阿弥陀佛),跪拜之前,三次合十轻扣,代表人的身、心和言行,是为“身”敬、“意”敬、“语”敬,也为“身、心、言”三者的统一。

磕长头分解图:三次合十轻扣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再举双手叩拜。在跪拜在地上时,身、心和言行,便献给了佛,磕长头者们相信,凡是跟他们一样磕长头的,佛都会保佑他们。

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近似摧残身体的方式完成他们的朝圣,表达他们的虔诚。要知道,从甘孜到拉萨,有2000多公里,按每天平均路程8公里算,也要近一年时间,其间,会经历不可名状的恶劣天气和艰难险阻。有些人,甚至会倒在朝圣路上。

以磕长头的方式朝圣,主要表现为两种,几个男人相约或者以家庭为组。

几个男人相约磕长头的朝圣者说:“下辈子不一定能转世为人,所以,我们要珍惜余下的生命,朝圣,是我们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我看到很多人痛苦的生活并死去,我在为死亡做准备,因为这天,迟早会到来,所以,朝圣就是为了我的下辈子做准备”。

以家庭为组磕长头的朝圣者说:“每个人在人生中都必须挺过大不顺的时候,我在朝圣这条路上,愿意牺牲自我,在极为困难的征途中,为所有活着的生命祈福,在路上,我的家庭会找到安定与幸福”。

言语朴实,你从中听不到什么文化与大道理;用词简单,简单的让你不会对他们的壮举有所疑问。但从这简单朴实中,你却能有所感悟,“城市中忙碌的我们,每天在为加薪、约会、谈判等,做着各种各样的准备,却唯独没有为来生做准备”,“当我们要离开这熟悉的世界,却发现我们不能带走我们所拥有一切,当我们赤手空拳面对未知,我们是否会迷失在来生的路上”。

以前拍的磕长头。因对这种方式不理解,所以,拍的也很随便。我的感觉,磕长头,属于中年以上人群,与青春无关。

“现在磕长头朝圣的,基本上都是山里面的人了,县城上的人,吃不了这苦”。我的一位住在县城的藏族朋友告诉我。他的话,让我对他们更加敬佩。

我以前看到磕长头朝圣的,会献上一份供养,以表达我的敬意,但不会拍照,因为我认为,不应该推崇,我不会写它。但这次藏地看雪,我看到了“青春”、“阳光”、“激情”、“帅气”在朝圣者的叩行中绽放,磕长头是“帅哥五人组”的舞姿,在六字真言的合奏中,在雪花中飞舞轻扬 。

他们以“1”子的队列在雪域中叩行,当他们洋溢着活力将全身扑向雪域大地的时候,青春的激情随着雪花一起绽放四射,也引爆了我的冲动“下车,拿起相机”。

雪域中飞扬的舞姿,洋溢着青青与阳刚、豪迈与激情。这完全称得上是一场冰雪上的视觉盛宴。

这五个阳光男孩是到阿坝州金川县的观音寺朝圣的,他们已出来13天了,还有20几公里(属于短途磕长头)。以他们的现状,任然激情洋溢,任然活力四射,最多2天就可以轻松到达目的地。

他们突然收拢,以一字排开,5位长头舞者的集体亮相,我始料未及,赶紧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我认为这是2012最帅的康巴汉子组合)。

他们以他们的率真、大方、自豪、阳刚,为磕长头与朝圣注入了新的诠释。他们可能是大学生,可能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相约,用他们认为最虔诚的方式,进行了一次身心愉悦的征程,实现着他们一生的梦想,带着梦想,跨越2011,进入2012。我相信,在经历了此次的磨难、跌倒、再爬起后,在未来的路上,这难得的经历会伴随他们一生,对于他们,还有什么跌倒不能爬起来。

木手套和皮裙,是磕长头的必需品。但在这张照片中,你却怎么也不可能将它们与“脏”字相连,它们在这里,成了最美的道具,最漂亮的舞服。境由心生,在神圣的信仰面前,一切都变的纯洁。

就地磕长头:看着这位小姑娘,穿着打扮都酷似邻家小女孩,我仿佛看见,磕长头,已穿越民族与宗教、跨越年龄与文化,悄然来到我的身边。

回到家后,我也试了下磕长头,只做了10几个,就让我筋疲力尽,但当我将身、心、言合一,面朝下将四肢、躯干与头颅完全交给大地的时候,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与舒坦。在这里,我做到了“表里如一”、“言传身教”。

我比较了下室内运动,如果把慰藉心灵、消除业障、强身治病作为评分标准,进行综合评比,磕长头这项运动,综合第一。如果再把他当成为来生做准备,附加分也是第一。哈,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穆斯林朝圣,教规明文规定,“身体健康,有能力负担路费,在旅途安全的条件下”。所以,我想对朝圣者说,用什么方式朝圣不重要,适合自己,安全第一、心诚所致。朝圣,也是一次身与心愉悦的旅行,没有尽头,通达来生。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磕长头,其实也挺浪漫的。

文章来源:http://user.qzone.qq.com/408657108#!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26598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