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幡堆里长大的小沙弥

文/图 阿兵

经幡堆里长大的小沙弥,聪明伶俐,他用辩经的姿势,向我表示友好。

经幡堆,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有很多经幡的地方,是人们向上苍表达虔敬之情的地方,是祭祀的场地。对小沙弥——从小在经幡堆里长大的孩子来说,经幡堆,是他们童年玩耍的乐园,是他们心目中的天堂,是一个不容亵渎的圣洁之地。

小沙弥在佛教僧团中,指已授十戒,未授具足戒,年龄在七岁以上,未满二十岁出家的男子。

我和小沙弥的故事就发生在色达县城外这片经幡堆 。

这里是我见过的比较大的经幡堆,随着岁月的流逝,有些经幡,已掉在地上,我在拍这些经幡的时候,有意无意的从掉在地上的经幡上,跨来跨去,全然不知我的行为已冒犯神灵。

我拍的正在兴致的时候,一个小沙弥跑过来,嘴里不停的说着“阿弥陀佛”,向我指着掉在地上的经幡,将它们捧起,呈现在我面前。我看到经幡上印着的阿弥陀佛像。我懂了他的意思,嘴里向他道歉的同时,我低下头、弯腰,钻过他手里捧起的经幡,再重新钻过来,并向他表示,我不会再犯了。

他已经原谅了我的冒犯,他做出姿势,邀请我拍他。

我拍下他,并将相机里的成像给他看,他看到后,高兴的嘴里不停的说着“可以、可以”,边跑向下一个他心目中的景点,让我继续拍他。每拍一次,拍完后,他都跑过来看,然后又不停的说着“可以、可以”,又跑向下一个景点……就这样,他带着我在经幡堆里穿梭,我都不知道,到底他是我的“专职模特”还是我是他的“随行摄影师”,但我们都知道,此刻,我们是朋友。 

小沙弥与经幡墙,双手合十。

经幡里打坐,在他的世界里,最漂亮的姿势除了打坐就是念经。稍有创意点,也是辩经。

他伸出头,像在捉迷藏,也很得意。

当他在经幡堆里穿梭时,我发现了一个现象,他绝不跨过任何一幅掉在地上的经幡,他要么将掉在地上的经幡举起,钻过去,要么,绕很大个圈绕过去。这里对他来说,轻车熟路,也不可亵渎。我也跟着他,在对我来说像迷宫式的经幡堆里穿来穿去。

他带我到转经的小房间。我第一次见到,也才晓得,转经筒,是可以坐着转的。

上房顶,就差揭瓦了

飞檐走壁,忙的不亦乐乎。

在拍摄中,他全然不听我这个“摄影师”的指挥。姿势、地点都由他定。后来我才发现,他根本不懂汉语,只懂那两个字“可以、可以”。就这两个字“可以”,我都还不晓得他是夸奖我拍的可以还是夸奖他长的可以。

看着他快乐的在经幡堆里穿梭自如,我也跟着快乐。这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玩的捉迷藏。这里,就是他的天堂,他成长的地方,也是他童心专属的领地。

现实中的我们,何尝不应该这样。人与人之间沟通其实非常简单,不需要过多的语言,学会理解与尊重,学会低头与弯腰,化干戈为玉帛,当再挺身向前时,陌路变通途。

五明佛学院背水的小沙弥和他的小狗

佛经是他的窗,他纯净的回眸是我的窗。透过这扇窗,我看到的是一片净土。

巴塘县康宁寺的小沙弥:清静的佛堂,精进用功修行不停,别问到底行不行。

噶陀寺:他们在念经,但没有穿喇嘛服,所以,我们称他们为学前班学员 。看到我们,他们高兴的不得了。

甘孜寺的小沙弥,现在已具主持一方的风范

佛陀说“三小不可欺”,小王子、小龙子、小沙弥。小王子长大会变成皇帝,小龙子长大会变成呼风唤雨的巨龙,小沙弥长大,会成为讲经说法、主持一方的大和尚。

文章来源:http://user.qzone.qq.com/408657108#!app=2&via=QZ.HashRefresh&pos=1326976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