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大学生的学佛心声

文/几位大学生

(一)学佛心得

回首学佛路上的点点滴滴,不禁感恩佛陀的慈悲。我相信这是十方诸佛无始劫来又一次深情的安排,他们时刻向我传来家的信息,他们时刻垂手等待,他们摄取每位念佛众生,布施他们无漏的智慧与慈悲让每个学佛之人都产生欢喜心。初学佛的我从中获大利益了:佛的光明点亮了我的未来,宽慰了我的现在,甚至穿过明天,透过今天消解了我关于过去的种种不安的记忆。永不安息的生命状态,从此以佛子的大安心走在从容快乐的人生旅途上。于是,流浪的小孩开始回应家人的呼唤:南无阿弥陀佛!

佛的圆融教育教会了我不要陷入二元对立的陷阱,不要执着善恶的分别,不要论他人是非。学佛之初,懂得了“十善”“十恶”之说,整天以此评论他人是非功过,嘴上不说,心里是非一大堆。不知“牛饮水成乳,蛇饮水成毒。智者证涅槃,愚学增生死”的道理,以佛法造业,在世间的善恶中沾沾自喜于自己极其有限的“杂毒之善”,终日以五十步笑百步,愚痴傲慢得不得了。直到一日听净耀法师开示才知自己错用了药,今日想来甚是惭愧。

佛法让我体悟到生命的一体性,厌离自私烦琐的生活。刘老师说得很对,每一位众生都构成了我们父母的一部分,你我他看似海上的孤岛实则根根相连。这样想如何能不感恩呢?特别是我,回首自己二十几年来的生活,一直索取大于付出,身为寄生虫实在不好意思来有那么多的抱怨与不满。学佛后终于知道,自私是自己给自己限定的转身空间,自私是自己给自己盖好的心灵地狱。相反,付出和爱是削弱自身生命脆弱性的最好方法,犹如一盏灯在传递无数的光明之后并不惧怕自身的熄灭一样;付出能使我们的生命之树壮大。而冥冥之中,当我们以一颗真诚之心去成全别人时,会有更多的人默默地出现来成全我们的心愿。在这样的意义上说,付出的人要真诚地说谢谢,是接受的人成就了付出者真正的生命。

佛法让我懂得了去观看自己这颗心,审视自己这颗心。学佛之后,我欣喜得很——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这么大!原来一个人的愿力可以那么厉害!学佛之后,也终于明白,虽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性,然凡夫罪深已无力擦拭蒙蔽在上的种种污垢,而借佛法这杯清净之水稍作擦拭便可知上面的确写着:偏见,傲慢及其它种种贪嗔痴慢疑。如果没有佛的慈悲救度,这些毛病将带着我长期以三恶道为家乡。佛法教会了我:人皆因法而贵,不要洋洋得意自己可怜的“善根”。听善导大师五种嘉誉,我曾一度得意万分,忘了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忘了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的背后是阿弥陀佛无量劫以来持续不断的呼唤;不知道佛陀用心良苦,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象我一样的孩子,唯恐孩子无知说不要,还要拍拍孩子的头称赞道:“孩子,你真棒,你做得很好!”;不知道凡夫供佛是假,佛供养众生才是真。现在明白了,六字名号即是阿弥陀佛回向给众生的全部生命,而我除了感恩领受之外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连忏悔都是假的,忏悔总是相伴着自视清醒的傲慢。

佛法教导我要学习佛永恒不变的心,不要患得患失。我心无常,所以感得世事也无常,佛心永恒,所以才有极乐之乐。在学佛的过程中,我不是偷懒就是急于求成,始终无法踏实地活在当下。偷懒时烦恼增长,无明弥漫着整个心灵;急成时精神焕发、兴奋无比,然一天的精力在几个小时之内全部被我挥霍殆尽,再也无力顾及其它。这些都是我不持“中”道的后果,我以后要好好用心去改正的。佛法告诉我,佛的境界唯证得如来本性才能究竟,凡夫的计度都急于求成是很可怜的。在这渴望证明的后面是经验主义的可怕陷阱,因此不用怀疑不必求感应。“烦恼障眼虽不能见,大悲无倦常照我身。”因此我要更加感恩地念佛。此外,既然我没有“他心通”,在这世间就要少跟别人玩猜心的游戏,不要苛求别人的理解与认同。

佛法告诉我,凡夫无力,一切随业所转。我所面对的一切逆境都有宿缘,因此不要祈求自己没有痛苦,而要祈求自己有颗坚韧的心。佛法告诉我,善知识是成佛的全因缘,要发自内心去尊重一切生命的老师,对于一些示现无常的现象也要欣然接受。

佛法告诉我,一切因缘生,一切因缘灭。在这个世界上彼此能叫出对方的名字就要好好珍惜。佛法告诉我,学佛不是懦弱者的逃避,而是大丈夫的承担。对于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要做得更好;对于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要把它当作一种人生的磨炼。

佛法告诉我,帮助一个人不要讲求太多的条件,爱一个人不要给对方造成压力和痛苦。

今闻难值、难见、难得、难闻之法,受佛摄取不舍的慈悲救渡。从此与佛光相浸相和,做一个身心柔软的幸福佛子。对于自己身上的种种缺点,必当从此悔之改之,担起一个佛弟子应负的责任,与更多的人共享被救度的喜悦,被照亮的人生。

愿更多的白莲绽放在这里。

(二)初识佛法

“非典”是我接近佛法的一个契机。从小到大,我对死亡一直抱有强烈的恐惧感。夜里失眠的时候,我常常会想到死,我很想知道死是怎么回事,是剩下一个灵魂在飘零,还是一切都结束,从此“我”不复存在?无论怎么绞尽脑汁我对死亡都一无所知,正是这种无知带给我巨大的恐惧。然而尽管恐惧,我还是认为这是以后的事,还常常安慰自己:也许等以后老了就会慢慢地不怕死了吧?可是,“非典”来了,死亡触手可及,它并不一定等你老去。可我除了恐惧,没有任何的准备,这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刚好那一周的佛学课老师给我们上了“非典”一课,我特别有感觉。老师说:“南无非典”,多么羡煞人的潇洒和从容自如!在这个总是自以为是的人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恐慌的时候,佛法则自在从容地放出它智慧的魅力。

后来又看了海涛法师在女中演讲的片子。帅帅的一个出家人,自信、风趣,还大谈堕胎、外遇之类的,真是让我耳目一新。以前印象中去“出家”的人不是情场失意,就是历经沧桑走投无路才看破红尘的,似乎都是人们同情的对象。不久前我们家乡有个大龄姑娘出家了,乡邻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对此表示惋惜和同情,并视之为家庭的不幸。现在看起来,真正应该得到同情的似乎倒是我们自己。事实也是如此,她过上了她向往的宁静、真实的生活,而我们仍执著于各种欲望的满足而不自知。

另外,海涛法师也改变了我认为佛教消极厌世的错误看法。他讲的法比较浅显,但很有针对性,效果很好,感觉很有社会责任感。就像释迦牟尼世尊一样,所有真正心怀慈悲的佛门弟子都应该是这样的;懂得因材施教,把握不同的时机,对不同资质的众生说最适合他们的道理,只有最适合才是最好的,才能救度众生。因此,佛法必须是与生活紧密结合的,不可能是消极避世的。学佛甚至出家都不是为了逃避社会,而是要更智慧地、更真实地面对社会。就我自己来说,开始慢慢了解佛法的这一小段时间,我变得更热爱生活了,看问题的角度也变了,心态调整好了,生活就变得轻松可爱多了。

刚开始学佛的时候,总喜欢追究一些事例、传说甚至佛的真实性。人真的是很没办法的动物,永远在“我执我见”中打转。当我们愿意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时,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证明它;当我们想怀疑佛法,又会绞尽脑汁地质疑它。其实,既然我们可以接受外星人的存在,又何必怀疑佛法呢?人的眼力、感受力甚至心力都是那么的有限,我们真的能证明什么吗?我们连自己的真假都不能明白,还能辨别什么呢?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佛,只是一介凡夫,总是希望能真切地见到、听到、感受到一些实在的东西。在众多的实例中,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肉身不坏”的实例,这样的事实让我不得不相信人类感知之外的神奇力量,太不可思议了。

大学四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我连个四级都还没过,但却能在毕业前夕听闻佛法,这也是我的福报吧。相信佛的力量,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个小宇宙!

(三)学佛感遇

愚痴的我所看的经书尚少,根本不了解佛法的高深、圆融之度,只能把我学佛的过程及感悟一一叙来。

开始,我并没有很认真地学佛,那是上学期的事了。因为当时我陷入一种极度“自我”的状态,那时我为了能和女友在一起,拼命地念书、考研。所以当普华很轻松地告诉我,他即使考不上研究生也没关系时,我误认他很傻。其实那是愚痴的我,在一个自我假象的笼罩下的迷失。如今我很欣慰,很开心,也很放心。尽管我得知没考上研究生;尽管家人想方设法地想让我女朋友成为我这一生中的过客;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学佛了。

在此,我衷心地感谢阿弥陀佛,是他的救渡使我得到永乐的可能,同时也要感谢善来师父、刘老师及曾普华,是他们帮我在万千假象中,找到真实的,可以依托永生的佛。

这学期初,普华带我去刘老师家。短短的两个半小时,使我豁然开朗。首先,摧毁了旧我,那个没有终极关怀的我;追求尘世物质的我;那个完全没有活着的必要和可能的我。那夜,刘老师善意而犀利地问我:“那么你为何不选择自杀,来节约粮食?”我忽然间知道了自己已迷失在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世间中,万恶的我竟不知自己丑陋的身形。感谢刘老师的教导,感谢阿弥陀佛不嫌弃这个肮脏的我。其次,刘老师告诉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最明亮的珍珠,只是他们几乎都被迷乱的世界缠绕。而现在我们必须拂去珍珠上的尘垢,感受这颗珍珠的光芒,从而善修自我,应该善护念而使自我纯净如水。南无阿弥陀佛!那夜,我沐浴在佛恩当中;那夜,我认识到了真正的自我;那夜,我就像婴儿般在阿弥陀佛的臂弯中享受着无边的快乐。此后,我几乎每星期去刘老师家一次,谨听教诲,感遇佛恩。

有一次,去刘老师家,开门的是一位法师,他关怀的微笑波澜着我的心。从开门的那一瞬间到此时,善来师父在我心中始终是带着睿智的微笑的。不久,我皈依在阿弥陀佛慈祥的手掌上;皈依在善来师父庄严的佛号声中,这种欢欣是语言所不能表达的。

第二次去善来师父所在的寺院,是一位师兄在林园寺举办佛教婚礼的前一天。记得那天,在大雄宝殿门口,我和师父在聊天。聊到我无法劝服我女朋友和我一起念佛,师父叫我以实际行动感化她。我说可能是我自己还未超脱,等以后超脱了再感化她。师父笑笑否认,说超脱即在当下。这句话如甘雨般滋润了我这颗千万劫中龟裂的心,使我当下受益,永生受益。南无阿弥陀佛!此后不久,终于使我女朋友也衷心念佛。以至此后,我到她那里看到她听我的话吃素、念佛,洗涤自己的心灵。

前几天,我家人打电话给我女友,告诉她说,她的八字和我的不合,她会克我,劝她离开我。当夜,她哭得一塌糊涂。次日,我到她那里,跟她说袁了凡先生的故事,劝她和我一起念佛,争取改写命运。现在两颗心不再受外事缠绕。

我在想,如果没有刘老师、善来师父、普华的指导,我可能此生都无法感受佛恩。而现在感受佛恩的我,应该称赞佛号,使佛号能够更大程度的传播开来,让万千众生感受佛恩。

仔细想来,从小到大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在刘老师那里认识到佛、学佛。而现在,我应当把佛法传播出去,让更多众生称赞佛号!

(四)学佛有感

慧律法师在《心地法门》中说道:“学佛,就是学佛的智慧、学佛的清净、学佛的包容、学佛的慈悲、学佛的自在、学佛的洒脱。”

小时候,拜佛拜得很起劲,主要还是因为阿嬷学佛的缘故。阿嬷中年守寡,也许是这样的变故,使阿嬷明白了世事的无常吧,阿嬷从那个时候起开始信奉佛教(信奉这个字眼让我发了至少两分钟的呆,因为这其中好像夹杂着迷信色彩)。阿嬷相信佛祖一直在保佑大家,所以我也相信。因为这样的确信,阿嬷带我参加法会,我会安静地坐在南普陀寺的大雄宝殿的地上,抬起头,望着佛祖,努力地告诉自己,佛祖一直在我们身边。如果说刚开始的信,只是一种盲从,那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便端正了我的信心。好友的家庭信奉的是基督教,我和好友常在教堂里晃荡(阿嬷知道的哦,但是没有阻止)。好友却不进寺院的,我觉得奇怪,还问过阿嬷,是我们的佛教“厉害”还是他们的基督教“厉害”?阿嬷说,只要是劝人为善的宗教都是好的宗教。阿嬷避开了问题的焦点,以至于我在与好友的争论中处于一种中庸的位置,我说两种都厉害,好友却陈述了基督教的厉害,还有我的“不可救药”。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嘴上不再去辩驳,心中却分出了胜负,这是佛教给我的最初的印象—包容。

其实有时候想想,我们现在又何尝不是在做梦?就像庄周梦蝶一般,到底是庄周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周;是我们在做梦,还是梦中的那个人梦见我们的一举一动呢?就像我们的色、受、想、行、识,五蕴,如浮云般自“空”而来、而往,而贪、嗔、痴三毒,也会如梦幻泡影般霎时即逝吗?

《华严经》上说,“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事实上,我们对每一件事物的想法和看法,完全操纵在心中、意识中,好坏,美丑等等都是心的投射。据说非洲有一个部落,成年的女子要用工具将嘴唇弄成鸭唇状(永久性的那种,想想都替她们痛),当地人都以为极美,但这种美艳却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同。可见标准也只是人心中的感觉,具体是什么,又有谁说得清?由此及彼,世上又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永恒的,长久的呢?知道真相,然后将自己的心擦拭干净,观照真实的自我,才是正道。孔子老爷爷在他的《论语》一书中,就说道:“贤哉,回也!……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周遭的环境不变,只要心境转变,又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将麻将声当作湍流而下的瀑布声呢?又如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当你缺乏某物的时候,会拼命地去获得,一旦获得了,则又要添烦恼——患得患失。在宿舍里,会经常地听到舍友抱怨,“我好无聊啊。”“我好郁闷啊。”之类的话语(其实有时候自己也会这样),如今明白了一切烦恼都是从自我——强烈的自我感而产生的,无法摆脱这种郁闷和自我之感,因此在阴影的包围中过不去,那天还在跟朋友讨论,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有如此多的烦恼呢?归根到底,可能还是我们的分别心吧。因为有分别心,所以有我执,有了我执于是就有了烦恼,那么何不去掉浊心显现真心呢?然后“日日是好日,夜夜是良宵,处处是福地”,这样不是很好吗?

某日,舍友过生日,买了一束栀子花,乳白色的,很幽雅的一种花,白天里只是觉得好看,没有想到深夜居然闻到了花香,不禁要去感叹一些东西:花的香味一定是很持久的,当然不会白天不香晚上香。然而在白天闻不到花香,却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被馥郁的香味所环绕,这一定是因为白天我们的感觉器官的能力被分散,不能专一的缘故吧。如能不为外界所扰,那无论何时都是可以闻到花香的。就像我们的自性被太多的东西遮蔽,我们很少会去观照自己的本真,因为世俗或者其他的种种原因。但是自性一直在那里,佛陀也一直在等待我们的归去,其实只需要一瞬间,或者一个念头就足够了,不是吗?《法华经譬喻品》中告诫我们:“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有形之火易灭,无形之火如何自察,然后扑灭呢!我们要以此不断地告诫自己!

学佛也就是在修心,修正自己的心,擦拭自己的心,观照自性,学佛的人都很快乐。我只能一点一点从小事做起,睁开眼睛之前在心里背一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然后放松自己的心情,再开心地做每一件事,希望我快乐,大家也能够快乐。

现在的确很快乐!

(五)人间大爱——佛学给我的启迪

大学四个年头里,我有三个年头都选修了与佛学有关的课,然而说实在的,对于那些神秘的教规、起源我还是一知半解,只是在听了那次海涛法师关于“人间大爱”的讲座之后,我感慨良久,似有一种顿悟的感受。

回想起最后这学期,工作上、感情上的事让我觉得心力交瘁,好象太紧张了。面对着摆在面前的两条路,我无从选择,不是不能,是不敢,怕自已选错从此一生的道路无法改变,而到底会怎样自已也没把握。而父母三天两头的电话,关心的。敦促的,为我焦虑的话语竟一度令我厌烦至极,他们为我四处奔走的辛劳也被我忽略不计,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在听讲座的那个晚上,我仿佛一下被击中了,所幸我在心灵深处的感恩之心、悔过之心还未泯灭,回想起父母的辛劳、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又有哪一样不是出于无私的为我将来考虑的呢?也许有些方式上幷不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使我摇摆不定,但根源却在于我的脆弱、不敢承担以及自己的心意未决。而我却将自己的烦恼一并推给父母,且自私地随心所欲地发泄不满,真的太可耻了。还好,佛学让我明白父母的爱是人间最值得感激的大爱,让我明白他们的含辛茹苦并不是非得如此理所当然的,只是因为那一份难能可貴的緣。一辈子都要善待父母,他们是把你带到世上,把你养大,并注定一生一世会为你牵肠挂肚的人。我想我会的!一切的因,会有一切的果,善心的祈祝祷终会为人带来美好的结果。为了工作的事,我仔细权衡了诸多利弊,一边是稳定的安逸却没有多少空间可以发展的工作,另一边却是冒险的富于前景。我自已考虑了很久,终于觉得这是自已的事要自己决定。这中间也反反复复地犹豫徘徊了良久,当自已终于下定决心的那一刻,面对着父母,我说出了自已的想法,他们什么也没多说,只说了一声:“好”。之前太多的曲折令最后的结果显得似乎顺理成章,但我知道这一“好”里头包涵着太多的期待和祝福。签下合约的那一天晚上,我和父母去还愿,我才知道之前母亲在那么多的地方为我虔诚地祈祷。跪在佛祖面前,我一下子觉得自已是那么渺小,耳畔回响着轻缓的佛颂之歌,闭上眼,为自已的家人祷告,大慈大悲的佛祖啊!众生的苦恼,众生的希冀全都寄托在您身上,这样的承担,这样的负累,您却毫不介意,在天地之间为世上人祝愿。以博爱之心宽容着世人功利的浮躁的心,超度着一个又一个灵魂。我佛慈悲!

写到这里,笔停住了,心头似乎还有千言万语想说。又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心得体会似乎太过肤浅,也许会令老师感到失望,但是“修行在个人”,自己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开始由衷地感恩于亲人朋友,也感恩于老师这门课给我带來的心灵上的震撼。

摘自《我们都是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