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蟒恩怨

在印度南部的崇山峻岭上,生活着各种野禽野兽。住在山脚下的猎人巴巴尼,四十刚出头,身体结实,是个4口之家的主人。他靠打猎为生已20年,对这座大山上的弯道曲径、溪沟洞穴,他都了如指掌,因此大家都称他为“土地”。

可是,事有意外。一个春天的早晨,他照常上山打猎。当他在丛林中到处搜索时,发现两只黄色野兔在疾跑,他正想举起猎枪时,兔子穿过前面一片堆积在地上的枝叶,不见了。巴巴尼立刻追赶过去,突然,身体下沉,腿部一阵剧痛,他发现自己跌进一个洞穴里了。

他抬头仰望,靠着几缕从枝叶中透进来的阳光,估计洞深约4米多,口小底大,洞底直径约5米,洞壁上间有山泉滴下,他摸了一下,壁上全长着青苔。他突然感到一阵绝望和恐怖。

显然,除非有人救援,要靠自己爬出洞去是绝不可能的。

恐怖使他本能地用全力大声呼救,但他的声音,在这座大山上仿佛是病人微弱的呻吟。他一直喊到喉哑头晕,浑身瘫软,也无人应答。

天色渐暗,巴巴尼冷得浑身发抖。他闭起眼睛,祈祷着上苍神明将他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这时,他听到洞顶有窸窣声,同时一对绿色的眼睛出现在洞口,一条大蟒进洞了。巴巴尼吓得魂飞天外,昏了过去。大蟒也似乎吃了一惊,将自己6米多长的身躯蜷曲在巴巴尼对面,眼睛盯着巴巴尼。当他醒来时,大蟒还在盯着他。他迅速跪在地上,对大蟒叩了十几个头,不停地向它求情。这时大蟒用尾巴卷起与巴巴尼一起跌进洞里的那支猎枪,举起尾巴,将猎枪甩出洞外。巴巴尼又一次吓得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巴巴尼被一阵沙沙声惊醒。洞里已是一片黑暗,他发觉从洞口一次次掉下什么东西,他用手去摸,才知已积起一层厚厚的枯枝干叶。大蟒又进洞盘在原来的地方。这时,巴巴尼恐怖的心情稍稍减轻一些,他设法将部分枝叶垫到身体下面。他感到大蟒似乎在关心他,保护他,加上枝叶带来的温暖,他竟睡着了。

醒来时,天色已微明。不一会,洞口又筛落几缕阳光。洞内显得空荡荡的,原来大蟒早出洞了。中午时分,突然从洞口掉下两件毛茸茸的东西,他仔细一看,是被咬死的两只野兔,流着血,一只还在颤动。大蟒进洞了,它用尾巴将兔子推到巴巴尼身边,巴巴尼明白这是给他送来的食物。但他怎能茹毛饮血呢?他心情慌乱,手足无措,看看兔子,又看看大蟒。这一回,他看清大蟒背部黄色,但腹部却不是一般蟒蛇的白色,而是深灰色。凭猎人的经验和知识,他知道这是一条珍贵的蟒蛇。

第二天,丢进洞的是两只松鼠,第三天是一大块血淋淋的带皮毛的兽肉。巴巴尼已整整饿了两天,头晕虚弱,为了支撑生命,他不得不试一试,但是他一碰着兽肉,就引起一阵恶心,接着猛烈地呕吐起来,极度的难受使他呻吟不已。

这天,大蟒没有出洞,它一会儿盯着巴巴尼,一会儿闭上眼,似乎在思考。将近傍晚,大蟒用尾巴将巴巴尼扫离原来的位置,这使他吓得半死。大蟒将他扫到这边,又扫到那边,发出可怕的声音。终于它用尾巴托起巴巴尼,巴巴尼紧紧抱住蟒身,但它又将他甩下,这样重复3次。这时,巴巴尼忽然领悟到,大蟒是要把他托上洞口。于是,当大蟒的尾巴第四次向他伸过来时,他换了个方向,骑在蟒尾稍靠后的部分,双手紧紧抱住尾端,使头向上对着洞口。

成功了,大蟒像一台起重机似地举起尾巴,将巴巴尼升到洞口。他立刻抓住了一条粗实的树枝,离开蟒尾,人已经在洞外了。他为拣到自己这条命而无限激动,跪在洞边,向他的“恩人”叩头致谢。

从此以后,巴巴尼每次上山,总要将一些猎物,如山鸡、野兔等丢进蟒洞。

在巴巴尼离开死神3个月后,一个与动物园签过约的猎队也发现了这条大蟒,但以后再也未能找到它的踪迹。猎队知道这条大蟒的价值,决心要捕到它。于是,张榜公告:凡能捕获这条大蟒蛇,或发现这条大蟒并能提供确实的蟒窝,因而捕获者,将得到一笔巨额奖金。以后并可得到动物园的各种照顾。

巴巴尼看到公告,起初他毫不动心,他决不能出卖救命“恩人”。

但是由于滥捕滥杀,山上野兽野禽逐渐稀少。这一年,巴巴尼上山打猎,常常空手回家,4口之家的生活越来越困难了。

于是,动物园的那份公告又隐隐出现在巴巴尼的脑海里。他痛苦地下了决心,去找那个猎队队长,但走到半路上,他又折回,“决不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他在心里发誓。但生活的艰难,加上利欲熏心,他又忘了誓言。5天后,他成为猎队队长家里受欢迎的客人了。初冬的一个傍晚,满天晚霞映照着广漠的山林,一队猎人在巴巴尼的带领下,悄悄来到大蟒的洞边。巴巴尼知道大蟒这时已“回家”了。

按照巴巴尼的指点,猎队把带去的大铁笼对着大蟒出洞的方向打开铁闸,接着,鼓乐喧闹地吹打起来。大蟒听到乐声,抖动了一下身躯,依然盘曲着不动,但鼓乐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刺耳,到最后,简直有点惊天动地。大蟒由焦躁不安而昏昏沉沉,终于爬出洞去,又不自觉地爬进大铁笼。当它感到有点异样的感觉时,闸门已经落下。鼓乐停止,十几个猎人欢天喜地地从藏身处拥出,按事先的分工,抓住绳索,拉运铁笼,巴巴尼一直躲在远处,以免被大蟒发现。

拉了一段路以后,猎人停下休息。铁笼里大蟒以巨大的力气想挣开铁笼,将头尽量伸出铁栅栏,发出恐怖的嘶嘶声,在徒劳无效后又安静下来。这时猎队队长高声叫喊:“巴巴尼,快来看看这条大蟒啊!”巴巴尼从一棵大树背后闪出来,畏缩地走到离铁笼四五米处,他负罪似地望着大蟒。这时,大蟒的目光正好与他的相遇,眼睛里充满狂怒的激情。巴巴尼浑身发抖,跪下叩头,当他起身时,一线黄色液体从蟒嘴里喷射出来,正好击中巴巴尼的右颊。极度的恐惧和一阵剧痛,使巴巴尼昏倒了。一个猎人背起巴巴尼,和其他拉铁笼的猎人一起走下山去。落曰已西沉,山区笼罩着一片苍茫的暮色。

巴巴尼在医院里醒来时,头上缠满纱布,医生为防止毒性扩散,剐去了他右颊的肌肉。一个月后出院时,他从镜子里看到右颧骨全部外露,可以一眼望到口腔,可怕极了。

从此以后,巴巴尼头晕眼花,软弱无力,不要说上山打猎,就连下地种菜也不可能了。他的头部发出一股溃烂的恶臭。妻子无法与他一起生活,带着孩子,偷了他的那笔奖金,跟别人跑了。巴巴尼又过了两年叫化子生活,终于在一个冬天的夜晚,裹在一条破棉絮里死了。

文章来源:http://blog.fjnet.com/kshyl/201004/t20100408_151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