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朝拜

师兄们好!

时间真快,转眼两年多过去了。这一周我们学习第201课《入行论》,至此圆满了这部殊胜的珍宝论典的传承!我好像松了一口气——真的圆满了!如做梦一般的。

感恩文殊大恩上师!也感恩我们一起学习《入行论》的日子!因为上师在这一课里讲了文殊菩萨的功德和五台山的殊胜,我也想借机分享一下我去五台山的经历,希望师兄们有机会一定去五台山朝拜。

我今年八月底去了一趟五台山,真的很殊胜。刚到的第一天双腿膝盖就莫名其妙地疼起来,右腿膝盖都肿了。我是发愿要磕头上大螺顶1080级台阶的,所以前一晚就一直祈祷上师。第二天清晨起来磕头上去,一路上腿一点儿都不疼,我用了一个半小时就磕上去了,是同行4个人中第一个登顶的,可见上师的加持力不可思议!

几天里,神奇的事情很多很多,我也无法一一列举,只有身临其中,才知其法味。

下面是我发在微博上的行程和其中一件事情的描述文章,供养大家:

8月29日,朝拜那罗延窟圣迹,在法王如意宝当年闭关亲见文殊菩萨的洞内供养摩尼宝一尊,愿佛光照破浊世黑暗、满一切众生心之所愿。

8月29日,殊像寺供灯7盏,愿遣除一切众生的愚痴黑暗,愿众生开启智慧,早日脱离恶趣,究竟成佛。愿文殊菩萨加持我开智慧,愿女儿学业有成。

8月29日,塔像寺绕塔,值遇寺院盂兰盆法会,超度七世父母、历代宗亲、冤亲债主和我曾经堕胎的孩子,愿他们早日脱离恶趣,成就佛道。

8月30日,朝拜五台山五爷庙,于广济龙王菩萨前为女儿许愿,愿满愿以放生1万元龙族酬愿,祈请十方诸佛、菩萨、护法同鉴。

8月30日,两步一叩,上大螺顶1080台阶,愿生生世世跟随文殊上师弘法利生。

8月30日,在菩萨顶祖师殿拜莲师像,深深感恩法王如意宝。当年法王亲自在五台山建造并开光了这尊莲师像,以此因缘摄受、度化我等汉地众生,我才有因缘成为宁玛巴的弟子。

8月31日,参加五台山西台阿秋法王舍利塔和等身像落成开光法会,亲睹阿秋法王真容(蜡像),泪流满面。阿松活佛授记:此塔落成,风吹之处,所有众生皆得解脱。

9月1日,拜谒金刚窟,迷不知途,神遇文殊菩萨化现藏喇嘛青朗引领,于上师闭关的洞内发愿祈祷,并供养袖珍《金刚经》一部,愿文殊菩萨加持,开启金刚智慧、断一切烦恼,愿相续中早日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和空性见。

9月1日凌晨,菩萨梦中告知堕胎孩子与我的因缘、投胎地点及其一生的福报受用。终于可以放心了,愿他(她)早成佛道!

五台山朝山之旅,一直在上师索达吉堪布的密密观照之中,每一行迹都有上师的引领和加持。上师的恩德和神力周遍于每一个起心动念以及一呼一吸。无数个巧合,天衣无缝般的安排,超越想象的神遇,造就了这一次的非凡旅程。感恩上师这一程的领导!祈请您让我到达下一个目标。喇嘛钦!

喇嘛青朗

第一次见到喇嘛青朗是在五台山的广仁寺。

那时,天色已经全黑了,我与H道友、R道友正在寺院的门口等人。昏黄的灯光下,门口的长椅上坐着年轻的小僧人,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安静地坐在灯影里。

先是他身边的年轻小伙子跟我们攀谈,问了一些如何在寺院里投宿的事情。我们问他是不是还没有找到住处?小伙子指了指身边的僧人,说是这位师父想在这里挂单。

小僧人腼腆地一笑,解释说:我现在住在小旅馆里,为了节省钱,看看是不是能住在寺院。

我们说:当然能啊!这是黄庙,你也是藏传佛教的出家人(看他穿着藏传佛教的僧服),肯定可以的!

正说这话,刚好负责住宿接待的师父出现了。我对着他一指:“就是那位师父负责住宿,你快去问!”

小僧人急忙上前,用藏语跟寺院的管家交涉起来。我们这才惊奇地发现:他原来是藏人!本以为他是汉人到藏地去出家的,汉话说得那么好。

一会儿,他讪讪地回来了,说是不可以住在这里:“不可以挂单,就是花钱住宿也不可以。”

我们听后都忿忿不平:“为什么不让住啊?僧人不住寺院,住哪里?寺院不让僧人住,倒让游客住?”

他见我们心不清净了,就拼命地解释:“以前有僧人住在寺院,因为个别人行为不当,影响了寺院的声誉。为了便于管理,寺院才如此规定的……”

一时双方无语,他便起身离开了。在他转身的刹那,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心底里的一块伤疤忽然被碰开,慢慢流出血来:他还没有我的女儿年龄大吧?如果我堕胎的孩子生出来,也该是这个年纪了吧?

我叫住他,拿出一百元供养他。他推开了,一直在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也解释:“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只是想种个福田……”

我塞给他,他又推回来,边跑边说:“你的福田已经得到了!”

话音消失的时候,他的背影也一同消失在五台山的漫漫黑夜里。

按照次日的行程,我们要去拜访金刚窟。网上说金刚窟是佛与佛子的密坛,迦叶佛时,罗萨王将金银写成的三藏显密经续以自己身上的宝贝装饰后伏藏于此。此后印度的持明大成就者佛护尊者——也就是中观应成派的初祖——在此虹化。唐永淳二年,印度高僧佛陀波利将《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及密法传入五台山时,受文殊接引,隐入金刚窟不返。

就是这样一处圣迹,竟然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

那天下午,我们一路打听了很多人:景区旅游车司机、黑出租车司机、路边做生意的老板等等,不是指了与网上资料相反的方向,就是茫然不知。

眼看着天要黑了,我与R都犹豫着不想去了,H急得要哭。因为再一日就要回京,她日盼夜盼的圣迹还了不可得(当时我对金刚窟的功德还不太了解,期待心也没有这位师兄大!呵呵)。

我劝她:算了吧,以后有机会来五台山再找吧,天黑了,山里又没有车,咱们三个女的怎么办啊?

H很无奈,只得随着我们回广仁寺居士楼。

路上,碰到两个藏传佛教的僧人在跟游客化缘,游客不知福田所在,或闪身躲开,或加快脚步。

我对同伴说:“昨天晚上那位僧人真是特别,供养他,他也不要。”

话音未落,就见对面的小路上,那位僧人迎面而来。

太巧了!说谁谁到,真是无巧不成书。

我们上前问候,问他今天去了哪里拜佛。他脱口说:“我去了金刚窟。”

我们大喜:“你知道金刚窟在哪里!!!”可让我们一顿好找!

他给我们说了去金刚窟的路,貌似很不好找的样子。我们就央求他第二天早上给我们带路,他竟然也答应了下来。

晚上回到寺院的宾馆,我们几个都兴奋得不行:真是上师的加持!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一天之中不可能只去了这一个景点,但他却偏偏只说了这一处;看他行走的方向却是从金刚窟的反方向来的,既不是刚刚从金刚窟出来,又要提金刚窟,还真是奇妙中的巧合了。

睡觉前,我对H说:“明天见到他,我还是想供养他。我就说我是为了供养他才来金刚窟的。”

H说:“你别在出家人面前说这种话(谎话)。”

我说:“我真是这么想的,(好不容易又碰到他了)我不想错过这一次机会。”

想起昨晚的感觉,心像是被生生揪下来般的疼了一下。我不再说话,躺下背过身,眼角慢慢流下泪来。

凌晨的时候,我梦见带着一个孩子逛街,那孩子三四岁大,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进商店他也进,我上地铁他也上地铁,我好像也不怎么理他。他想吃猪蹄,我不给他买,他不高兴了。后来又看见有卖清炖猪蹄的,我心想:我这是干嘛?孩子想吃就给他吃嘛,为什么自己吃素也逼着孩子吃素呢?想通了,就想买给他吃,一回身却发现那孩子不见了。我急了,四处去找,问所有的人:谁看见我孩子了??!!谁看见我孩子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跟我说:“这孩子跟你有很大的因缘,跟了你很多年。他现在去云冈了,那家人比你对他好一千倍!”

梦醒了,回忆这个梦,知道是菩萨点化告知我堕胎孩子的去处、与我的因缘和一生的受用。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在五台山的最后一晚,竟得到菩萨如此的眷顾与怜悯,终于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学佛以来,无数次请僧众超度或自己念经、做功课回向,始终没有任何感应,在此神山终得殊胜点化,怎能不心怀感恩!回想梦里跟我说话的年轻人的面貌,竟然有些像这两次碰见的年轻喇嘛,只是梦里那人没戴眼镜而已。

早上,H给那位喇嘛打了电话,约他一起吃早饭,然后带我们去金刚窟。他爽快地答应了。

要好了早点,左等右等不见他来,我就去门口等。

远远地看到那个身影出现,越走越近,我几乎惊住了:他没有戴眼镜,跟梦里给我授记孩子去处的年轻人太像了!

一时间竟有些发懵。

在去金刚窟的路上,他告诉我们,他叫青朗,是XX五明佛学院毕业的(是宁玛巴很著名的讲修中心),他依止的上师是XXXX法王(也是名震遐迩的宁玛巴大德)。

他说:“昨天我在金刚窟念完祈祷文发愿后,转身出来,好像有人拽我的衣服。我打着手电照了照,也没看见什么,刚要走,又被拽了一下。我就说:我还会来的、我还会来的。后来碰到你们让我带路,我就想,是菩萨让我带你们来的吧。”

我说:“一定是我们上师索达吉堪布拽你的吧?我们一直在祈祷上师啊!”

在交谈中得知:他的一口流利汉语居然是无师自通的,他说:“只是跟拜见法王的汉族居士聊天学的。”“法王给汉族弟子作开示时,我就在旁边翻译。因为怕讲错了,每天晚上我就拼命翻阅索达吉堪布的书,看看堪布是如何讲的,所以,我跟索达吉堪布缘分也很大!”

他的经历和才华,跟上师多么相像啊!

我悄悄地对H说:“他叫青朗,是青年索朗达吉的意思吧。”

这些天一系列的事情都太幸运了,不止这一件,每一天、每一件,好像上师一直在关照与加持,真觉得他就是上师化身来领路的。

青朗喇嘛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着,我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他说:“在这种加持力大的地方发愿很好,愿望会很快成熟的。”

我马上说:“我要发愿来世7岁以前就出家(愿文殊上师早点找到我、把我领回他的寺院),以男身度化众生。”

H说,这几天你一直发这个愿,你的愿望一定会成熟的!

好的,愿我生生世世跟随大恩上师弘法利生;愿我生生世世面见佛陀、修行正法、利益众生。

穿过洒满落叶的小路,那一处圣迹就在眼前。刚刚下了细细的小雨,我们不顾泥水,在佛陀波利塔前叩拜顶礼,并转绕了佛塔,边绕边念:“生生世世不离师,恒时享用正法乐,圆满地道功德已,惟愿速得金刚持。”

据工作人员介绍说,7月份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就是在这里闭关的。上师闭关时发愿:如果谁能在一年半内念诵怀业祈祷文1万遍,就生生世世在一起弘法利生。

今天,我们也在此窟内文殊菩萨像前发愿:“我要生生世世跟随上师弘法利生!”

念了《生生世世摄受愿文》、供了灯,我还供养了一本袖珍的精装本《金刚经》在文殊菩萨像前,祈祷文殊上师加持我相续中能迅速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和空性见,加持我迅速开启金刚智慧。

一切圆满。出得洞来,青朗师父正跟工作人员聊天。天上还飘着毛毛雨,我们说:可以走了。

青朗师父说:你们俩还没回向呢!

我们恍然,高兴地跑到佛陀波利塔前回向。青朗师父俨然上师一般!

就要分开了,我说:“师父,我给你留个电话吧,你日后到北京来,可以跟我联系。九月底北京八大处的佛牙舍利开放,欢迎你来北京。”

青朗师父拿出手机来记。

他的手机是手写输入的。我报了电话号码,又告诉他我的名字。因为我的姓不多见,刚一犹豫怎么解释这个字,他已经写好并递给我看。我一看,三个字一个不差!

又是一个惊奇!我这个姓常常被人写错,常常是解释了又解释,比划了又比划。今天在一个藏人手底下却是丝毫不差地被写了出来。看来他对汉语真是精通了,跟我们上师多么相像啊!

想起上师说过(大意):“ 每一个到五台山的人,文殊菩萨都会跟他见一次面,就看你能不能认得出来!”

从五台山回来很多天了,一直能想起喇嘛青朗,他一定一定是文殊菩萨的化现。

对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法来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