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师的母子佛缘

徐足之

秋高气爽日,北京灵光寺,免费结缘处,见有一本《宗喀巴大师传》。于菩提茶座读阅,读到大师几欲回家探母而转念未成这一段,悲从中来。大师十六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家人,从此再也没有跟亲人团聚。非凡的母子因缘,使大师的出生地变成了名垂千古的塔尔寺。

大师二十二三岁时,友伴邀请,并念及母亲书信传唤,打算从西藏回青海探亲。忽而转念:回家一趟,路途遥远,利少过多,便立志决不回故乡,对于世间爱顾,生起厌离之心。此后,大师的母亲多次带书信,念儿心切,并在书信中夹附几根白发,信中恳切地说:“我年老至此,思念你急切,盼儿回家一聚。”大师感到为难,觉得仅为母子见面而千里迢迢回家,实在益处不大。随即绘了一张自己的肖像,寄给母亲。宗喀巴大师的母亲展开书信,里面儿子的画像头部发声说话,叫她“阿妈”。这个神奇的情景,令大师的母亲惊叹不已,一时生起无量的敬心和欢喜,觉得这样与亲眼见到儿子没有什么两样。爱念儿子的心很快自然息歇了。宗喀巴大师后来知道这件事,更醒悟到世间虚有不实,无常易变,不可当真。把广大信众对他的恭敬礼拜称赞,都视同幻化影像。

看到宗喀巴大师母子挂念而不能相聚的故事,我回过头来试图出声读诵大师画像发声叫“阿妈”这句,竟然哽咽不能顺畅读出来。遥想当年,大师的母亲该有多少次倚窗呼唤,多少次走出家院驻足西望,盼儿归来,望眼欲穿。2004年7月,我第一次拜访塔尔寺时还不曾有这样的感受。那时,我就听说,青海西宁的塔尔寺正是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起始不是为僧人修建的,而是大师的母亲建塔纪念儿子,后有人塔旁建殿而成塔尔寺。

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叫宗喀,距西宁市区五十多里路。大师的母亲名叫馨萨阿其(香萨阿切),善良正直,平时拜佛绕佛,六字大明咒常不离心。大师有兄弟六人,大师排行第四。因器宇不凡,三岁就被高僧授居士五戒。宗喀巴大师入胎之时,其父梦见有来自中国五台山的和尚向他借宿,又梦见一个金刚杵,光明晃曜,入大师的母亲身中。大师入胎时,其母梦见平原上有上千名女人(其母位列其中),先是东方来一个白色童子,手执金瓶;接着西方来一个红色童女,手持孔雀翎羽和大明镜。童子问诸女人“此可否”,童女皆说不可。而指问到其母时,童女说“可”。又,大师入胎之时,其父亲及邻居好几个人,都梦见一群僧众从拉萨迎请释迦佛像(即文成公主从唐朝带去的金身佛像)放在大师父亲的屋里。

宗喀巴大师少年出家,便已觉悟到,释迦如来所教,唯有两件事:一是读诵闻思经教;二是断惑修定。而这两件事中,闻思为首要,应先依经教和善知识听闻思维修习,断除疑惑,然后取舍修行,渐次而进,才不致错路冒进、陷入险恶境地。宗喀巴大师7岁受沙弥戒;16岁赴藏学法,拜访名寺高僧,刻苦研习佛法;29岁受比丘戒;34岁时讲经说法;44岁后撰写了《菩提道次第广论》和《密宗道次第广论》,创立藏传佛教之格鲁派(黄教)。

2011年10月16日,星期日,于北京灵光寺菩提茶座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2640a20102dv3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