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修瞎练八九年 地狱尚且有我名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是告诉我们,时时刻刻身体、言语、意念的造作都是有因果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我几十年的生活中,未闻佛法和圣贤教诲前,不知因果,造作了杀、盗、淫、妄、不孝父母、不敬师长等种种罪业,得到了现世报应。

听闻佛法以后,在事相上虽有所改过,但烦恼习气重,意念过恶不断,以至于在学佛八、九年,梦见祖宗告诉“地狱有我名”。梦醒之后,我感到震撼和恐惧,同时深感惭愧。在此我要向佛、菩萨、向祖先、向父母、向虚空法界一切众生忏悔,也愿有缘人引以为鉴,切勿像我一样假修学、走弯路,善恶报应如影随形,丝毫不爽。

少时杀生 不敬尊长

末学慧觉,现移民生活在美国纽约。出生在中国一个干部家庭。从小一直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中。在六十年代孩提时,除读书外,与邻居孩子一起玩,常常伤害小动物。看见蚂蚁群集,用开水烫或火烧,挖蚯蚓割断它们的身体,用铁笼抓老鼠浸在水中溺死,将蚕茧用开水烫抽丝玩,到郊区抓小鱼、泥鳅去喂鸟,伤害小动物无数。动物虽小都是一条生命,这种行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自私和残忍的种子,完全没有爱心。

小时候,我还做过偷窃的事,去郊区林园里偷摘水果。文化大革命时期学校停课,无人管理,我们去撬铁锁,偷铁钉卖给收废旧品的。我还偷拿幼儿园准备分给小朋友的水果。还给父亲部下的叔叔们起绰号,非常无礼。

我年纪轻轻就背着父母做了许许多多坏事,只觉得好玩。想到现今的孩子,从小接触网络电视,玩杀、盗、淫的电子游戏,让幼小纯洁的心灵受到污染,真是令人担忧!

出入歌厅与舞厅 恶缘现前造重业

我在青少年时,喜欢看书,七十年代时,邪淫书不多,可偶然看了也觉得心受污染。因为家庭生活比较优越,从小养成骄慢、自私、任性、吃不起苦、好逸恶劳的生活习惯。到八十年代,中国社会上一度刮起跳舞风、卡拉OK风。那时我二十七岁,在商业单位会计科工作。由于单身,工作下班后觉得无聊,就去学跳舞。常常去舞厅、卡拉OK厅,渐渐走上追求穿戴时尚,贪钱求利的生活。

很快,我就遇上了恶缘,与有妇之夫暗中来往,有不正当关系,犯了邪淫,一错再错。三十岁时,我遇到男友,也是未婚同居,几年时间曾堕胎三次,杀了亲骨肉。学佛后知道因果,才知堕胎的婴儿,每位脖子都被割了一刀。

后来,那被我堕胎的三个婴儿,又转变成三个肿瘤来讨债,那时我不知因果,结果又开刀将他们杀了,在不明因果下,造了不可饶恕的地狱之罪。将来还得还命债,真是恶因必生恶果,我再次种下了恶种。

女人啊,千万别堕胎!杀的是自己的亲骨肉,后悔莫及啊!

贪小利遭重罪 生意频遭破产

在商业单位工作时,我做过出纳和薄记、成本计算。单位领导为职工私下搞福利,让我做假成本帐,在此也代单位领导忏悔。我还曾拿单位几十元钱,事情看似小,但性质严重,贪心在滋长。

恶习就是从小积大的。以后工作的薪水满足不了我,便从单位停薪留职出来,和男友做生意。记得那时市场上的冰箱、洗衣机紧张,我们通过贿赂,购入大量冰箱、洗衣机。我又做假账,偷税漏税。

闻法后得知因果,偷税漏税是犯罪,得贫穷的果报;而偷国家的就等于欠全国人民的债,中国有十三多亿人口,这样一偷税,他们就都是我的债主了,真是贪小利造重罪。

不久生意被关闭,我又转向开餐馆。那时我自作主张,也不听父母话,以为他们的思想落后时代了,一心就是想赚钱。那时,我和男友结婚(四年后离婚)了。

前夫是生意人,利用恩惠的手段,拉拢了一些公司的领导,那些公司请客就在我的餐馆记帐,月底收钱。就这样干起了杀生的行业,活海鲜、甲鱼、鳗鱼、螃蟹、活虾等等,厨房就像屠宰场,餐桌上是无数的生命,供给人们吃,吃不完的还倒掉。腐蚀了公司的领导,伤害了无数生命。在开饭店时,我也是偷税漏税。生意做了一年被人告,我们就关闭了。

杀蛇取胆 阴灵围绕

因为我的视力不太好,听说吃蛇胆有效,就在市场上找卖蛇人,杀活蛇取胆,当时就吞下,残忍啊!至今我的眼视力都不好。《太上感应篇》里,太上告诫我们“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切勿“无故杀龟打蛇”。小到昆虫草木都有灵性不可伤害,龟蛇是灵性大的动物,那是会来报复的。闻法知因果后,心里很内疚,为被杀的众生在道场设牌位,请它们一起听经闻法,希望它们能离苦得乐,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我还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忏悔班真心向它们忏悔。

忏悔一个月后,偶然遇到一位善知识,这位老师告诉我,有七条蛇的阴灵在我身边。老师帮助我,和身上的蛇灵做了沟通和超拔,它们很快就离开了。蛇菩萨太慈悲了!我伤害的是它们的生命,它们能原谅我,我真的很感恩。

恶报现前 受骗离婚

我恶贯满盈却浑然不知,但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很快恶报现前了。前夫有一位生意朋友,向我们借钱,说去国外做生意,还说可以将前夫一起办出去。我们就将所挣的钱,除些生活费都投出去了。没料到事情办成后,前夫和朋友出国去了,发现在国外根本做不了生意,我们被骗了。前夫被迫回国,钱也是有去无回,一场空。

接着,前夫就开始赌博,日夜与赌友们在一起。每次劝他总是说谎骗我。后来常有人上门,说前夫借他们的钱做生意,要还钱。我知道他们是来讨赌债的,夫妇因而三天两头吵架。怨恨使我得了乙形肝炎,身体也不好了,折腾了四年,钱没了,婚姻也结束了,真是像做了一场恶梦。

我一直是无神论者,有人建议我去算命,好奇之下我去算了,觉得还有点准,以为是命不好,却不知命是自己造的。若能早点遇到《弟子规》、《太上感应篇》、《了凡四训》、《安士全书》、《十善业道经》,接受到因果教育,我是不会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缺德的事。

从幼儿园到小学、初中,都是好孩子、好学生。后来被严重污染,扭曲了人性,做出种种恶事而不自知。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实在太重要了。

偷盗恶习不改 连连上当破财

离婚后,我很迷茫,但并没改邪归正。是缘分吧,我曾梦到有位男士从国外回来,很多人在欢迎他,我也站在最后看。不久有人介绍我与现在的先生见面,当时我很惊讶,怎么就是梦中的那位男士,这是我的第二次婚姻。

我移民到美国纽约,先生在美国开了间装修公司,多数是现金收入,每年年底我们没如实报税,又偷税漏税。我假借低收入的名义欺骗政府,几乎免费读书,还违反房管局的规定,出租多余的房间,被查到后还隐瞒欺骗政府。

种种欺诈盗骗使家里开始出现奇怪状况。年年都是上半年挣钱,下半年破财,不是车子出了问题,就是房子出了问题,甚至我看病花钱都被骗,我从报纸上选了个私人医生,花五千美元买了她的药,不久报纸注销,这个人是骗子卖假药。先生也常遇不如意事,愚痴的我认为是房子风水不好,又花钱请人看风水,不知“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像我这样不断造作恶业的人,福地也变祸地了。我报名读的是会计专业,两次读书,成绩都过关,但自己半途而废。

我烦透了这些不如意的生活,身体也很差。我内心非常痛苦,觉得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有什么意义呢?我开始想:人生难道就是这样走完的吗?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初遇佛法 迷途知返

就在“九·一一”事件前两个月,我得到了一本书《改造命运心想事成了凡四训》,上净下空老法师讲解的。这才知道原来命都是自己造的,命是可以自己改变的,这本书告诉我们如何改造命运,我如获至宝。

很快,我又在电视上看到了老法师讲《金刚经》,我才知道原来佛法不是迷信,是教育,是讲宇宙人生的真相、人与大自然、天地鬼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越听越欢喜。正好“九·一一”事件,纽约净宗学会在“皇后大学”举办救灾祈福法会,我去参加,在庄严的大会里,听到五百多人齐念“阿弥陀佛”圣号,我的内心深处被震动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好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找到了母亲。

然后,我到净宗学会借了《金刚经》全部听完,还听了《地藏菩萨本愿经》。我跪在佛像前,痛哭流涕,知道自己全错了,自自然然就开始素食。

我恨自己,怎么四十五岁才遇到佛法,造了这么多的恶业,六道轮回太苦了,心中生起强烈的愿望,我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除了听经,我就参加学会做义工,流通法宝,让更多人闻法,不要像我造种种恶业却浑然不知。从那天开始我心里有了依靠,渐渐明白因果,原来杀生是因,病痛短命是果;偷窃是因,贫穷不如意是果;邪淫是因,破财、无功名、婚姻不幸是果。

我也开始随缘放生、印经书。两年后,感到身体自然好起来了,家道也有所好转,增加了自己学佛的信心。我对自己所犯的杀生、偷窃、邪淫、不孝父母、不敬师长等等的恶业知道错了,痛恨自己所犯的邪淫,几年后在事相上断淫。二零零五年先生退休,我们便回到中国大陆。

修行不修心 功夫不得力

因为自己业障重,听经不能领会得好,一直心外求法,再加上自身的傲慢、妒嫉、自私、任性,贪心习气重,外表似乎少言寡语了,生活物质上不讲究了,也愿做义工,外表看起来改变许多,但意恶仍然很重。

回国后我去东天目山,与同修相处虽少言语,但一直用《弟子规》的标准去衡量别人,常见别人过错,看不起人,心里很烦恼;见别人比自己好心里不是滋味,嘴上虚伪赞叹别人,心里却不服气,口上不说是非人我,但心里皆是。甚至听经时,还想某人犯这条、某人犯了那条。做事不喜欢与人合作,独断独行,很虚伪、傲慢。

曾经又去过另一个寺院,居士见到出家人会行鞠躬礼,我只是合掌,就弯不下腰,自己觉得也不好,应该鞠躬,但见到法师又迟疑,等法师走过后我再鞠躬。

傲慢的心让我变得愚痴。对待父母、姐、哥和丈夫,说话口气带着自以为是,劝大家学佛、吃素让家人反感;看见他们炒股、谈钱,就说贪心重将来堕饿鬼道;见到父母不开心,就对姐哥说不孝父母将来堕地狱,救助都难。劝丈夫少去会朋友、写书法(他喜爱书法),是浪费生命,不能帮助了脱生死。虽然道理没错,但是带着烦恼习气去劝人,自己又那么执着,大家不爱听,自己也不舒服。让家人感到格格不入,生活对立,自己走入了学佛误区。我这样还障碍他人的法身慧命,不知自己要先做好才能感化他人,自己变了,周围的人自然会转变,一切唯心所造。

父母已是八、九十岁高龄,我就常在老人身边,看似在行孝。但是几年下来,我仍旧生不起真正的孝心,还是不耐烦,住上几个月我就想去道场。可是,每次当我想要离开的时候,父母就会出现状况。有次我临走两天前才告诉父母,准备好行李要走。爸爸就身体不舒服,我心里就起烦恼,认为周围人都障碍我学佛,还把家亲眷属认为都是冤亲债主。不懂反观自省,是自己孝道欠缺,父母帮我补课,我不感恩反怨父母,意念多恶。

父亲是很乐观的人,每天乐呵呵的,问他什么,老人家总说“好,好”,一点不挑剔,保姆都说老爸真好照顾,而我总是挑保姆毛病,不是这里不干净,就是那里没做好;心里总认为保姆是外人,不会用心照顾父母,必须严加管教,搞得自己身心不平衡,常生烦恼,脸上没笑容。真是用对立的心、不平等的心与人相处,害人又害己。虽常常听经,知道自己烦恼习气重,想改,但遇到境界时我就抵不过。

德不修 根不稳 淫念难断

在克服邪淫方面我走过弯路,刚闻到佛法,痛恨自己所犯的邪淫,下决心改正。淫在事相上没有了,意念上犹在。当我看到出家法师法相庄严,心里很羡慕喜爱,当自己发现有情执与喜爱这种心态后,知道错了,但又心不由己。曾经有位法师,许多居士围着,法师解答居士提的问题,我在与法师说话时,心就不由自主地发生了不净之念,当时我心里很惊恐,法师眼神出现讶异和严正。为此我很苦恼,心想自己怎么着魔呢?

为了避开男法师,我就去女众寺院。当时我一直是心外求法。有天拜佛心也乱,突然朝着佛像又出现邪恶之念,恐惧中我出了一身冷汗,越是害怕越感召。我离开了寺院,我想在家修吧,但邪魔成了我的心病,常被不净念所烦扰,甚至听经也会突然出现。我就请下了佛像,拜佛朝西方,心里想着佛,听经闭眼(闭眼是专心的)很怕邪念突然出来。

我一直认为这是冤亲债主找麻烦,我杀了这么多众生又堕胎,现想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们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就为他们设牌位,播经请他们听,愿他们都求生西方极乐世界。

这样做法是好的,但还是没反观自省。现在想到,他们是来治我病的,提醒我德行出了问题,修行要内求,直到有一天拜佛感受到佛在心中,求的是自性佛,是恢复自性。听到老法师讲《修华严奥旨妄尽还源观》一切法皆由心造,又听到胡小林老师的忏悔分享。想到老法师苦口婆心,不断地告诉我们要落实三个根,我的问题还是出在德行上。在事相上,到父母身边照顾他们,好像行孝,内心还会烦恼。断淫做义工,放生也在做,可是内心深处还是贪心、傲慢、妒嫉、自私自利,所做一切离不开“我”字。没有真正改过,感恩和恭敬心生不起来,以至于盲修瞎练八、九年,还是“地狱有名”。真是太惭愧了,太对不起佛菩萨不弃不舍,苦口婆心为我们演说,对不起祖先父母,对不起虚空法界一切众生,我真是错了。

发露忏悔 淫念渐远

自己开始反省改过,到二零零九年九月父亲殊胜地往生了。在佛菩萨的加持下,二零一零年四月来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有幸参加忏悔老师带的忏悔班。通过几次发露忏悔,内心清净很多,困扰了我几年的邪魔更是大大远离。我听了很多老师大德们的讲课分享,渐渐也感受到顺境、逆缘都是老师,是来帮助提醒我的。像胡小林老师讲的,“修学的道路上,就是不断地去感恩改过,感别人的恩,改自己的过”。师父上人不间断地提醒我们要深信因果,落实《弟子规》,扎好三个根,是千真万确啊!从小就得要培养,“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大半生的遭遇就是教训,我愿意把忏悔写成文字与有缘人分享,希望能引以为鉴。

最后,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老实念佛,同证菩提。感恩所有的老师们,我所写的不当之处是我德行不够,自己负责。若能有利众生是佛菩萨的加持,感恩大家!

慧觉 顶礼

二零一一年元月初稿

【编后语】

“过不论久近。惟以改为贵。但尘世无常,肉身易殒,一息不属,欲改无由矣。明则千百年担负恶名,虽孝子慈孙,不能洗涤;幽则千百劫沉沦狱报,虽圣贤佛菩萨,不能援引。乌得不畏?”过有千端,惟心所造,吾心不动,过安从生?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12/123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