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快乐”的牛

有一位很贫穷的婆罗门者,别人送他一只小公牛,他不吝啬地让小牛吃上等的食物,并且对它照顾有如,而小牛也很喜欢婆罗门者。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牛渐渐长成一只很大的牛。尽管身体庞大、有力,但它依然温和。它会替主人将田里的残株挑走,将石块拖离。不论婆罗门者要它做什么,它照做不误,即使是很笨重、吃力的工作。

当小孩子们想骑在它身上玩耍时,它也不曾拒绝。这只牛带给婆罗门者很大的快乐,于是他将牛取名为“快乐”。

有一天,快乐心想:“我的主人婆罗门者,真是穷困啊!现在我已经是一头健壮的大牛了,我用力气帮助主人,我想完全回报他对我付出的爱。”

快乐走到婆罗门者的屋舍窗边,小心翼翼地将笨重的头靠在窗槛上,看见王人坐在扭曲变形的木桌前,正在修补一张损坏的书页。快乐说:“亲爱的主人,我很想报答您这些年来对我的恩情,我有个计划,请您听听看。”

婆罗门者停下手边的工作,一脸困惑地倾听。

快乐说:“明天是赶集的日子,你可以到镇上找一户有钱的商家,同他保证你有一头强壮的公牛,可以拉得动一百车的大石头与砂砾,你用一千银币的价格将我卖给他。”

“什么?”婆罗门者惊讶地张大嘴,叫嚷着:“我竟然有这样的牛?”

快乐回答:“是的,你有,那就是我。”

“等一下,我的朋友,”婆罗门者道:“没有一只牛能拉得动这样的重担。”

快乐说:“相信我,我让你失望过吗?”

“没有,你从未让我失望过。”婆罗门者回道。

于是,快乐说:“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们会赢的,你拥有我的承诺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时,贫穷的婆罗门者穿上他的破凉鞋,往市镇出发。他来到拥挤的集市,穿过牲畜的棚子找到一些廉价品,他买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几张用来垫小米袋的厚纸板,也为快乐买了一包甜美的谷物。

当太阳爬得更高,天气也越来越热时,他匆忙地离开市集,走进一家小茶馆。那里聚集许多想在日正当中的暑气里,提振一下精神的商人与农夫。

他在桌旁找一张椅子坐下,然后鼓起勇气,大声唤着那位正从门廊走过来的富商。“朋友,你愿意和我一起坐吗?”

“有何不可?”这位富商说着,就在婆罗门者身旁的椅子坐下来。

几则玩笑话和数杯茶之后,婆罗门者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我有一头公牛。”

“然后呢?”富商一边舔着手指上剩余的面包屑,一边说:“让我告诉你吧!我有好几头牛,它们可花了我许多钱啊!”

婆罗门者说:“但是我的牛很强壮喔!”

“唉呀!”富商说:“这算什么新鲜事,牛的特性不就是强壮吗?”

“当然,”这位贫穷的婆罗门者结结巴巴地说:“可是,不……不会比我的牛强壮。因为我的牛强壮到能够拉得动一百车的石头与砂砾。”

这位富商笑着说:“不可能,我告诉你,没有一头牛能拉得动这样的重担。”他接着说:“毕竟它只是一头牛,像其他的动物一样是有极限的。所以,朋友,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它办得到。”婆罗门者坚持。

“它办不到。”富商也很固执。

“让我们来赌一赌!”婆罗门者说。

“如果你想的话。”富商回答 。

“赌一千银币,怎么样?”婆罗门者提议。

富商说:“很好,就赌一千银币。我们要在什么时候测试你的牛的能力呢?”

“明天。”婆罗门者说。

“好的,”富商说:“无论如何,明天,我们在太阳爬上芒果树顶前碰面。你带着你的大公牛,而我会准备好一百部负重担的车等着,到时候再见了,朋友。”随着商人起身离开,笑声从茶馆里传了出来。

很快的,整个市镇热烈地讨论着此话题。“一千银币。”有人说:“一百部车。”另外的人说:“一头牛!”其余的人全都笑了起来。

赌注开始了,大家纷纷拿钱下注,期待着第二天早上的来临。

当天晚上,婆罗门者焦虑地辗转难眠。它会赢吗?还是会输呢?快乐真的拉得动那么重的卡车吗?唉!我接下来的人生是多么可笑啊!

早上,他一起床就立刻走到快乐的牛棚去。

快乐一如往常地站在那里,在温暖的空气中轻摇着长尾巴,口里嚼着金黄色的稻草,安静地等着他,它深色的大眼睛温和地看着他,仿佛说着:“就是今天吧!别担心,我的朋友,一切都会没事的。”婆罗门者却把手搭在栅门边,全神贯注看着这只强大且自信的牛。

稻草的碎屑飞舞在温暖的光束里,但牛棚内却是凉快的。每件事看起来都是这么稳定、正常。厚厚的泥土墙、木桶、轭柄、破旧的绳索和刷子一切看起来如此真实,一如往常。

婆罗门者心想:“或许,这场赌注和我整个人生都是一场梦而已!谁知道呢?”

他摇晃自己的身体大声嚷着:“不管是不是梦,这会儿可有工作做呢!”他捡起一把硬毛刷,开始用力拍刷着快乐背上的肌肉,使隐藏在光滑表面下的泥土弹起来。

拍打、梳理之后,婆罗门者带着快乐穿过田野和泥土路,往市镇出发。

他们抵达时,太阳正升到最高的那棵芒果树顶端。广场挤满了人,还有许多车等候着。婆罗门者吓住了,他从未看过那么多车,突然想到:“我所做的事情是多么愚蠢啊!我居然会接受一只动物的提议,我到底做了什么?我都糊涂了!”

人群分开一条路,让婆罗门者和它的快乐经过,他们沿着车队走着,那位富商正等着他们,他微笑地站在第一辆车子的旁边。

他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婆罗门者回答:“当然,我们准备好了。”

富商比个手势,两个人从群众中走出来,他们低身把笨重的轭放在快乐的肩上,将新的绳索紧紧地打上结。接着,就是最后的加注时刻(事实上,少数看好快乐的人正大叫着:‘公牛!公牛!我赌公牛!’),然后就完全安静下来了。

当时是如此安静,以致听得到小鸟在树上歌唱,听得到牛尾巴摆动,也听得到苍蝇嗡嗡的声音。

快乐悠哉地用它温柔的大眼睛望着拥挤的人群和天上飘过的白云,它晃一晃巨大的头,并大声的吐一口气,仿佛在说:“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婆罗门者感受到所有目光和焦点的压力,他走到快乐身边,举起鞭子重重地抽打快乐的肩膀,咆哮着:“走啊!你这畜牲,卑劣的家伙!照我的话去做!快!拉动车子,使出力气来!”

当快乐感觉到鞭子的抽痛和刺耳的咒骂时,它瞪大眼睛想着:“这是怎么回事?鞭打和咒骂不该用在我身上啊!”

于是,它的蹄像生了根的大树般,坚定地站在那里。任何叫骂或虐待、推拉或戳刺,它都一动也不动,一寸也没移开。它已经不打算去拉车了,坚定地站在那里承受婆罗门者的打击。

群众开始嘲笑、戏弄着他们,丢掷土块和石头,并大声咒骂;然而,快乐还是不动。

“啊哈!我的朋友,”笑不可抑的富商带着眼泪说:“你说的没错,这真是一头不一样的牛!哈哈哈!”

当所有的打骂都停下来时,群众也散去了。这位富商抹去笑出的眼泪,并得到了赌金。“下次运气会好一点,”他开玩笑的说。最后,婆罗门者解开了快乐的牛栓,安静地带它回家。

婆罗门者把头埋在手臂底下,既羞愧又懊悔地啜泣着。

快乐来到它的窗前,问他:“我的朋友,你为什么哭?”

婆罗门者泣不成声地叫着:“你怎么可以要求我做这种事?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做到你的要求,但是,因为你的承诺我失去了所有。不只如此,那个富商和全镇的人民都会笑我一辈子,你应该要负起责任。”

快乐悲伤地说:“我让你失望过吗?我问你几件事情,我破坏过篱笆吗?还是撞坏过盆子?有弄坏过犁吗?“

“没有。”婆罗门者抬起头来回答:“你从未破坏过任何器具。”

“我曾经伤害过你或孩子们吗?”

“没有。”婆罗门者又说:“从来没有。”

“或者,我曾经把泥印子带进你干净的家里,或其他神圣的地方吗?”

“没有。”婆罗门者再一次回答:“你从未做过上述事情,你总是带给我快乐。”

“那么,为什么?”快乐说:“你拿鞭子抽打我,还说我是卑劣的畜牲?这就是我为你辛苦工作所应得的报酬吗?”

婆罗门者这时擦去眼泪,坐直身子。在沉默中,他看着快乐,并因为他的话对快乐造成的伤害而感到羞愧。

他说:“你说得对,事实上,是我让你失望了,我很抱歉。”

“既然你已经了解,”快乐的语气不再严厉,“那就让我们再试一次吧!但是这次你要把赌金提高为二千银币。”

婆罗门者叫了出来:“我的朋友,我会尽力去做,但是这次你也要尽力做到你的承诺啊!”

“我会尽力做到,”快乐说:“既然你不让我失望,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第二天,婆罗门者再次进城,又来到这家小茶馆。那个富商正在安静地喝茶、吃点心。

“我可以坐下吗?”婆罗门者说。

“不管怎样,”富商开心的说:”你带给我快乐喔!”

“我们再赌一次吧!”

富商惊讶地说:”你再这样会输得精光!”

“来吧!”婆罗门者说:“上次的赌法,一切照旧,但是赌金提高为二千银币。”

富商暗自想着:“傻瓜总是学不到教训。”然后,他耸耸肩说:“我能说不吗?”

“那么是赌定了?”婆罗门者问。

“如果你希望的话。”富商微笑着回答。

“是的,我希望这么做。”婆罗门者愉快地说着:“明天在广场上,和上次一样的时间,到时候见!我的朋友。”

他离开时,祝福这富商有愉快的一天。

第二天早上,婆罗门者再一次梳理着快乐,然后带着这神圣的公牛出发。

同样的,群众再一次聚集,等待着趣事发生。

但是,当快乐被领着往车队前进时,它精神奕奕地昂起顶着著牛角的头,天上洒下的阳光,有如在它身上燃起火花;好像有股能量在它闪亮的背上鼓动着,蓄势待发;它的尾巴仿佛龙尾般鞭击着天空;大而卷曲的牛角似乎要撕裂天上的云彩;红棕色的光滑毛皮则像通电似的硬直竖立着;群众被它的气势震慑住了。

“好一头公牛啊!”他们叫着:“或许它真能拉得动!”

他们再一次把牛轭架到它身上,再一次结实地系上绳索。然后,婆罗门者走到它的身边,为它的大脖子套上花圈,拍拍肩膀,平静地说:“时候到了,我亲爱的朋友!我宽大为怀的公牛!拉吧!我的兄弟,拉吧!我伟大的快乐,让他们见识一下你全部的力量!”

有了这些温柔地鼓励,快乐愉悦地将脚踩在温暖的土地上,就像神木一样的坚定壮硕;然后,它开始使劲的拉着,用尽全身的肌肉和力气往前拉,直到车轮开始缓慢地转动,一寸一寸地往前滚动……

“动了!动了!”惊讶地群众大叫着:“车子开始往前动了!”随着快乐越拉越快,车轮也跟着越滚越快。富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下巴掉了下来,手中的银币叮叮咚咚地滚落到地上。

“那是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但是,“它办到了!”群众叫嚷着:“公牛赢了!”

快乐保持着这样的速度,拉着车子绕过广场,并经过城门,车辆不停地滚动着,快乐绕着城镇跑,再把这一百辆车子拉回广场。

所有的人狂笑着跟在它的后面跑,互相拍打着背部,并且把衬衫高高地丢往空中,他们从未看过或听过这么奇妙的事情!

富商再度收集好他的银币,加入跑步的人群之中,当然,贫穷的婆罗门者也在其中。这头自爱自重的公牛在今天真的为大家带来许多快乐。

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这是个小镇,才会对牛拉车这种小事大惊小怪,有些人(智者)认为,无论是人或动物,都没有极限,只要我们找到自己的路,并全力以赴。

这是很重要的,你认为呢?

◎如果我们想交朋友,就要先为别人做些事——那些需要花时间、体力、体贴、奉献才能做到的事。

◎快乐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有互依互生的本质。如果你能使一个朋友微笑,他的微笑也将滋润你。

摘自海涛法师《慈爱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