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山寺猪居士轶事

福州,八闽之省会也。自古有三山二塔,三坊七巷等景致。其中乌山,位于市中心,山上有一寺,千年以来,香火不断。某夜,市郊王庄一对姐妹林氏,已各适同村人家,却同做一梦。梦中见其已逝二年多之老父,涕泪横流,对其悲泣道:“明晨一早,不及卯时,行将被宰。如能及时赶到,可救老父一命,免受凌迟之苦。”姐妹大惊,问:“父现在何处?”其父曰:“东村陈万金家,投胎为猪已近一年矣。”言迄,痛哭失声。其父当年,以屠为业。而今转世为猪,业报也。

姐妹二人,亦泪如雨下。欲与老父相会,然其父躲避不迭,称:“汝等身上元阳太强,不可靠近。夜里阴气强而阳气弱,否则,何敢来?唯求吾儿明日一早,必到陈家,以倍价相求,先购为是。若迟,老父为餐中物矣。”叮咛再三,挥泪而别。

梦中姐妹哭泣不已,及醒,均泪湿枕斤。不顾仍在夜中,奔而相会。及证,姐妹抱头痛哭,誓当相救!于是连夜赶东村,天未及晓而至。当其时,鸡初鸣而宰猪者方起也。遂寻访至陈万金家。陈,当地大户,以养猪为业,性素豪爽。林氏姐妹一见便跪,泣不成声。陈大惊,急相扶起。问:“二位乡邻,有何难事?如某所能,必当不辞。”林氏遂将夜梦相告,以求相助。

陈闻后,点头长叹不已。起身点香对天而祷:“神明在上。某今一梦成真,必按神明指示,成全其孝。”林氏姐妹亦惊而不解。

陈万金曰:“昨夜,梦有神人告道,明早有孝女二人,到汝家中相求,以救其父。其父,多行杀业,造恶颇多,本欲凌迟。后查其生前,曾救济邻人刘寡妇母子多次,并曾为寺院供养,颇有功德,故免其痛苦。缓其刑,而得以见其女也。当成全。故今一早,起而等,果有此事。本今早,本村有屠夫欲购大猪一,昨日已相好并付定金。今当请其另择也。”三人相视,皆惊叹不已。此时,屠夫亦到,陈与林氏姐妹将梦事相告,屠夫大惊,汗如滂沱。

遂共赴猪圈。有十数头猪存栏。众猪见屠夫,纷纷避而低吼,怒而哀。中有一大白猪,见二女而便昴首相向,眼中泣泪,哀嚎不已。视其背上,有黑纹数道,细辩,仍:林正力三字。正力,二女之父之名也。屠夫见此,仍罢而去。

林氏姐妹出资予陈,陈坚辞不收。并问:“如何安置?”

姐妹亦惶而不知,但称将养其老,以终天年。陈突道:“吾有一友,乌山寺之主持正信法师也,持法精严,慈悲喜舍。如能得师慈悲,放其生于寺中,早晚得闻佛法,来生可得投胎为人,岂非良策?”姐妹相视,举棋不定。沉吟间,陈转头对白猪道:“如欲入寺中,便请首肯。”猪点头不止,声叫似欢。遂送至乌山寺。

辅至乌山,正信法师已迎至山门,三人忙前跪而顶礼。正信法师称:“吾已尽知前因后果矣。”遂放于山寺中。其每日以山中青草为食,少时亦食寺中余食。寺中人皆敬称之为猪居士,从不敢轻慢。每日晨钟暮鼓,早晚功课,唱念经忏,必从头至尾,毫不松懈,精进如寺中僧侣。

时寺中香火颇旺,常有肖小入寺行窃。入夜,猪居士则于寺周巡视,俨然侍卫。

某夜,有窃香火者欲翻墙而入,猪居士奋奔而拱,低哄连连。贼大惊而狂奔而遁,唯延途尿水湿地。遂传为佳话。四方肖小不复敢来。

某日,有母子前来进香,猪居士见而颌首不已,似曾相识。正信法师笑道: “邻人相见不相识。岂知今生与前生?种因得果皆有数,慨叹世人长昏沉。”

猪居士闻言,方摇尾而去。母子,邻人刘寡妇也。

林氏姐妹每日必轮流到寺中,送食供父。并为其洗澡,清理。盛夏时节,常携西爪为其解暑,寒冬时,则为其作包衣御寒。时人常见树下,其父女相聚,抚首而亲昵,若家人相会矣。

值文革爆发,大破四旧,天下寺院灾难将至。此猪亦已长寿矣。其牙长如象,并垂垂老矣。某日,正信法师将林氏姐妹与猪居士并唤至方丈。四众弟子围绕,经颂缭绕,香烟如云。

正信法师焚香礼佛毕,结跏趺坐于床上。对众人曰:“末法时代,佛法多劫。今于此界,苦难将至。众人宜坚守正信,不至下坠苦途。今欲解脱,求生西方。阿弥陀佛!”言毕,合眼而寂。众人含泪颂佛,祈为其接引。

只见猪居士趋于床前,跪而叩首不已。呜呼不断,泪水如流。未已,亦仆地而逝。时空中出现七色光,香气不断,众僧人皆称西方佛祖来接引正信法师和猪居士矣。颂佛之声四起。林氏姐妹亦含泪而别,为使其中阴得度,不敢动其身也。众弟子为师与居士荼毗,师得五彩舍利数千,海内外迎供者众。猪居士亦有舍利花数百,其白如玉。

一九八七年丁卯秋,余曾于福州谋生。此事,余同事林某之亲历也并相告也。林某并称,当年年幼时,曾随父母去乌山,亲手摸过猪居士之首,颇受大人呵斥,以为不敬长者也。然猪居士似颇友善并不以为忤。林氏姐妹于文革中,因此事惨遭红卫兵批斗,认为封建迷信,相继而死,遂无后人也。当年批斗林氏姐妹之红卫兵,亦将山寺尽毁。所存舍利,不知所终。然其中红卫兵主事者,皆生恶疾而死,闻罢令人汗流矣。

文章来源:http://www.xici.net/d17311584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