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忘记适者生存:仁慈的价值

David DiSalvo

人们为什么做好事?仁慈是大脑的本能?抑或是这种趋势通过经验呈现出来?加州大学社会互动关系实验室主任Dacher Keltner从多个角度调查这些问题,他经常能得到一些令人惊奇和引人深思的答案。在他最近出版的一本名为《生而为善:有意义生活的科学》(W. W. Norton, 2009)的书中,Keltner将科学发现与一些个案结合在一起来解释人类情感的内驱力,将人与人相互联系起来,这是他所认为的通往好的生活的途径。本文中,Keltner与David Di Salvo讨论了他在利他主义、神经生物学方面的研究成果以及他研究成果的实际应用。

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MIND):简而言之,对你来说什么叫做“生而为善”?

Dacher Keltner: “生而为善”意味着哺乳动物和人类的进化涉及了一个具有明显朝向仁慈、竞争、慷慨、尊重和自我牺牲的趋势发展的物种——我们。这对进化中典型的任务诸如生存、基因复制和功能群体等是非常重要的。这些趋势在美好的情感领域被感知。这些美好的情感包括同情、感恩、敬畏、尴尬和欢快。最近的一些研究表明:我们关心、竞争、敬畏和谦虚的能力被融入到我们的大脑、身体、基因和社会实践当中去了。

科学美国人:迷走神经是我们身体里的一个看起来特别适合推广利他主义的结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团队已经发现了这个神经。告诉我们一点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及其启示好吗?

Keltner:迷走神经是一束起源于脊髓顶部的神经,它激活全身的不同器官(例如心脏、肺、肝脏和消化器官)。当我们被某人的善意感动或者在欣赏一首好听的音乐时,如果该神经被激活,则有可能在胸膛产生温暖和扩张的感觉。芝加哥伊利诺伊州大学的神经学家Stephen W. Porges很久前曾认为迷走神经是 “同情神经”(当然,它也有一些其它的功能)。一些结果证实了这个观点。在声腔中,迷走神经的作用被认为可以刺激某些肌肉并带来沟通的功能。它降低了心率。最新的科学发现揭示:迷走神经与催产素受体网络密切相关。这种催产素受体网络是一种参与信任并与母体相结合的神经递质。

我们和其他科学家的研究结果均显示:迷走神经的激活与照顾情感和伦理直觉相关联,来自于不同社会群体(甚至是敌对的群体)的人类拥有共同的人性。我们已然发现,在休息状态下拥有高迷走神经激活水平的人群倾向于产生同情、感恩、爱和幸福等利他主义情感。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心理学家Nancy Eisenberg发现,迷走神经活动水平高的孩子更善于合作和付出。这一领域的研究是关于利他主义的令人振奋的论点的开始:我们神经系统的一个分支正朝向支持这种行为的方向进化。

科学美国人:很多时候,当我们研究这类有趣的学术工作在情感、道德及相关领域的应用时,我们会被质疑:“这当中是否真有我们可以应用到实际当中的?”在你寻找出路的时候,你想做什么工作去影响整个世界?

Keltner:在《生而为善》里面总结新科学,我被它的实用性震惊了。最近的研究显示,从进化角度来讲,我们在品德、合作与道德观方面的能力是陈旧的,而这些能力在我写的这些情感中被找到了。

一项新的关于幸福的科学发现,这些情感可以以熟悉的方式激发出来,唤起自他向善的一面。以下是最近的一些实例:

· 经历本性中或对那些被道德鼓励围绕着的人们的敬畏,提高人们与他人联系的意识或有意为之。

· 一种训练对他人产生同情心的禅修可以将处于休息状态的大脑左半球激活,该区域与幸福感和增强免疫功能相互关联。

· 在教室里、餐桌前或者日记中表达我们的感恩——提升幸福、社会福祉和健康指数。

· 布施他人而非纵容物欲,则幸福长存。

这种科学激发了我对未来的很多希望。在最广泛的层面上,我希望我们的文化能从消耗型、物质主义文化转变成一个能够以社会欢乐为主导(竞争、关怀、感动、欢乐)的文化。这种社会欢乐是我们好的生活的最初(在进化意义上的)来源。具体来讲,我看到这种新科学的实践几乎涵盖了生活的各个领域。这里又有一些著名的范例:医生正接受同情心方法的培训——同情的倾听、温暖的抚摸——这些绝大多数都提高了基本的健康状况。现在老师常规性地教授同情与尊重的方法。在监狱和少年拘留中心,冥想开始被教授。行政领导在学习情商的智慧——尊重、建立信任——这些都比利润或底限更利于公司的发展。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乐仁

一审校对:圆韧

一审校对:园心

终审校对:圆韧

文章来源: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fm?id=forget-survival-of-the-fit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