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发心出家的大学生给女友的信

学佛以来,受益很多。学佛出家的,毕竟是少数,少之又少,不过因缘具足,也就下定了决心。然而下定决心不见得就能成功顺利出家,这需要巨大的福报,祈求三宝加持,速速忏悔业障。

为什么学佛?简单说说。贝贝,你明白佛菩萨真的存在,因为你验证了;你也确实明白佛法对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到底有什么意义,因为你也体会了。但是,可能对于解脱生死到底有多么重要,因果轮回和那些我们看不到的时空到底是不是真的靠得住,可能你还不是很确信。没关系,需要缘分和生命去体验的事情,缘分到的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为什么出家?这个是重点。

学佛,不一定出家。确实,在家居士的数量要远远大于出家僧人,缘分使然。所谓四众弟子,共同护持正法,意思就是僧俗都很重要。在家居士也有很多成就的,预知时至、坐脱立亡的大有人在。我今天专门写这封信,主要说说初发心,就是我本人为什么选择出家。

今天阳历生日,今天有了心情写这封信,也算是个总结,对过往21年的成长来个整理。我慢慢写,贝贝你慢慢看,你也不着急,我也不着急,多好。

大概是上辈子学佛有点收获,至少法布施做得比较多,果报就是这辈子脑袋瓜还比较好使,这一点我爸妈大概了解的比较清楚,大智慧不足,小聪明有余。你也知道,我在初中可能稍微突出一些,其实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发展。

你想象一下,在那个年龄,需要很少的时间搞定所有功课,全校闻名、老师重视、家长满意,这样的结果可能是堕落,也就是玩一些别人玩不起的东西,也可能是有了更高的追求,我是两者都有。但是到高中,到省实验,见的多了,兴趣点逐渐聚焦在两件事情上,至少表面看来是两件事情,一个是疯狂的追求理想,表现为喜欢beyond的歌;一个是疯狂的追求哲学,表现为欣赏周国平。

喜欢beyond的歌是同龄人介绍的,beyond你也了解,在英国统治下的香港,把爱国和自由唱了十几年,着实不容易啊。报父母恩、报国家恩、追求理想、渴望自由、爱国——大概就是beyond的全部内容了。在周杰伦风靡校园的时候,我很庆幸有了beyond,让我没有沉浸在恋爱,而是沉浸在努力上。

喜欢哲学,就更是宿世的缘分了。有一次逛书店,漫无目的,忽然间,看到一本周国平的《人文演讲录》。周国平当时大概60岁,封皮上深邃的眼神和沉静的气质一下子就吸引了我,买回家,就沉浸进去了。再往后,周国平研究的叔本华和尼采就这样摆满了我的书架。我记得很清楚,在河南的高考备战过程中,每天早上三点钟睡觉的时候,打开窗户,听一首beyond的歌,看一段《查特图斯特拉如是说》,翻两页《作为意识和表象的世界》,然后深呼吸躺下,那绝对是我高中最幸福的时光。

高中我遇到了邵天,我们是伙伴。我们探索救世之道。我们认为,人类社会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那是2003年吧,人和自然矛盾已经激化。人口问题、粮食问题、资源问题、斗争激烈的问题、人变得功利化物质化的问题,一切的一切,我们认为,科技、科学和技术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有效方式,比如袁隆平解决粮食问题,比如外星移民解决人口问题资源问题。在这个结论基础上,我们认为,要提高科技的发展速度,要靠激励,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钱。我们设想,在中国设立100个诺贝尔奖,会极大的鼓励科研工作者。于是,我们想挣钱。

这一点需要注意,因为这封信也没几个人能看到,所以有一说一。我跟邵天这个时候的挣钱,根本出发点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这一点不清楚地话,大概以下的交流会产生障碍。

之后就上大学了,邵天读的是会计,将来创业直接能用上;我学的是工科,但是思想却发生了转变。

经过观察,我发现科技不断在进步,不断不断在进步,没有停止过,但是人的生活质量却不断在退步,我说的是社会总体的生活:食品不安全了,隐私没有了,信任没有了,道德没有了——至少在减弱。科技发达了,孩子们性经验年龄越来越小了,因为网络引导的不健康越来越多了。科技发达了,成年人们生活的自由越来越少了,往往是睡觉都不能关手机,随叫随到。科技发达了,近视眼多了,肥胖青少年多了。科技带来的是方便,而不是幸福。科技手段让我们实现物质目的的方式多了起来,但是人跟人心灵的隔阂却越来越厚。换句话说,我们追求的是新手机、新电脑、新衣服和新房子,越来越少的人追求品格、追求道德、追求高尚。当孔子、孟子、白求恩被调侃;当老板官员走后门被崇尚;当百度敏感词语越来越多,但是叫骂声却越来越多;当手机、电脑越来越方便,但是更多的人把时间打发在游戏闲聊和泡吧上。我当真从心底怀疑科技的力量,到底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这时候,我接触到了佛法。看了《和谐拯救危机》,经过思考,我认为心灵的净化才是真正建立和谐社会的方式。生产力不需要被解放,我们需要的是心灵的解放。一个善良的人,感召一个善良的三口之家,在社会上就是善良的三个圈子。我相信,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迅速而彻底地解决人类所有的问题。

换句话说,我认为,要解决人类所有的问题,只有靠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慈悲。

龙泉寺的环境我认为就很好。一百人的僧团和两百人的义工团队,每一个人都珍惜福报,洗脸水留着冲厕所,所有垃圾都分类摆放,所有的活都是大家自发地做,人与人之间极少有不和谐,更多的是感恩和尊敬。在这样的环境里,新来的人都会被净化,别人都争做圣人,自己自然也要努力。我认为,这样的小团体尝试是有巨大意义的。每一个从山上下去的人,在一段时间内,也会在世间保持这种好的习惯。当这种善的习气越来越多,我认为世间就会发生一些转变。一切生命都是宝贵的,少吃一口肉,多给一个笑容,都会给社会带来一点改变,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次心情的好转,都是有必要的,都是有意义的,无论贵贱无论男女老少。

一位法师说“师父的事业在山下”,这一点我很赞同。现在北京有100个学佛小组,试想一下,100个学佛小组,大概有上千人,每周一起学习一次,可以设想,在北京一个城市,每周1000个人沾染一次善的习气,带到社会上去。这个意义,我当真觉得,是世间的方法达不到的。最最关键的是,这种学佛小组的模式,刚刚开始一周年,这只是一个开端。做这种事业需要一个平台,靠几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实现的,不断建设的龙泉寺,正是绝佳的一个平台。而这个事业中,处于核心地位的自然就是僧团,把佛陀的正法延续下去,才是这种事业可以长久保持下去的关键。以上只是一个我选择出家的现世动机。对我来说,出家是综合我前二十年关于人生意义思考和回报社会探索的一个绝佳的融合点。佛法的理论修行,也就是调伏烦恼的手段,满足了我对哲学、对人生世界思考的需求;菩萨的慈航救世,也就是师父的现代弘法,帮助现代人净化心灵、离苦得乐,从物质追求拉回来,完全契合了我对改善社会现状的探索。贝贝,如果只看这辈子的动机,那可以认为我是去做这个事业了,净化人类心灵的事业:先把自己净化成一位圣贤,一位类似于孔子教化民众的圣人,再用自己的体验去帮助别人的心灵工程师。要做一名心灵工程师,自己的问题和毛病解决不了,救度别人就成了空话。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以后我面临的言论——所有说我是逃避社会责任而出家,为了自己享清福而出家,这些言论就成了不必反驳的、不辩自明的玩笑话。

促使我出家更大的原因,可能贝贝接受起来有一些障碍,因为牵涉到一个信仰和验证的问题。经过验证和体验,我深信因果法则,深信轮回,深信无限生命,深深地相信佛陀的教法可以带领人走向解脱,走向更高的生命层次。

我姥姥的去世对我影响很大。我在省实验上高三的时候,我姥姥去世了,因为当时学习紧张,姥姥哪天去的我都不知道,高考完了才知道。从小我跟我姥姥的感情就特别深,在她去世的时候,我连一丁点的利益都没有做出。并且我现在认为,就算是我当时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用再多的钱,给老人家治病,去孝顺,去办后事,那都是价值不大的。我相信无限生命,把老人送终,远远不是结束。我深深地认为,没有利益到姥姥,是我人生前二十年很大的遗憾。但是我们认真思维一下,如果我们不改变现在生活状态的话,我对我健在的爸妈,在几十年之后,也同样帮不上什么,只是简单的养老送终,然后重新关注到自己的小家庭上。不,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处理方式!

我相信轮回,基于对佛陀人格的信赖,我相信我舍弃世间生活,用生命去修行,产生的功德可以对亲人、家族、朋友产生巨大的利益。

我认为世间的生活方式是有问题的。今年21,大四,然后毕业找工作或者读研究生,过几年,结婚,生个小孩,在某个城市买房子买车子。白天的大部分时间用来处理工作,下班之后的大部分时间用来维系家庭关系,在这种日复一日的劳动中老去。更可怕的是,这样的生活方式,我认为对社会的进步产生不了巨大的贡献。更可能的是:为了维系家庭,去竞争去说谎,去钻空子去耍心眼。我认为这一切都会加剧社会的恶化。其实这个问题的根本在于私有制。贝贝,你准备考研,也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私有制产生了家庭,产生了为自己的圈子去掠夺和占有,所以说,以家庭为代表的私有制形式,正是社会恶化的根本原因。儒家曾经尝试着改变,“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试想一下,世界上哪个人不是孩子,哪个人不是别人的宝贝,我们为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去争夺,去剥削,而把别人当做外部环境,用僵硬的斗争和排斥对待别人,自然产生种种恶现象。马克思很伟大,深刻地认识到这个问题,提出了自己的主张,那就是解放生产力,在无比富裕的物质条件下,人私有的心自然被弱化,于是共产主义,很伟大,确实很伟大,很值得去奋斗终身。佛法也是要做同样的事,只不过,提供了另一种方式,就是不能等人的欲望被满足,因为在那之前社会就出问题了。佛法教育人们,从当下出发,现在就消灭人的私心,把每个人都当做父母,从而做到平等,没有了区别对待,没有了对立,社会自然和谐。少数人影响多数人,用这个方法。

佛法认为无限生命不断轮回。现在的爸妈妻子,生死一来,都改头换面,再也记不得谁是谁。经过判断和思考,我接受这样的世界观,所以我要努力修行,做菩萨,解脱生死,生生世世去帮助一切亲人和朋友。我当真认为,这是真正的孝敬;我当真认为,养老送终那点孝敬,在无限生命长河中,用处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反而增加父母的贪爱执着,于生死不得解脱。如果断然出家,让父母正视佛法,搞不好就能收到佛法的大利益,从以前的生活方式中解脱出来。

说句实话,经过我的观察,我当真认为:就父母现在的生活状态,想自发地从自己的节奏中接受佛法,那简直是不可能。再说,从最世俗的角度来看,法师父母的养老问题在出家后完全不是问题,可以吃住在山上,有敬老院,解决医疗费,我妈妈还喜欢种菜,爸爸可以做饭可以统筹安排建设上的事务,可以见到儿子,最最关键的是,在那个人人相亲相爱的集体中,佛法提供了一种解脱烦恼、让人过得快乐的方式。如此,我相信,父母在经过最初的不理解和失望之后,会慢慢体会到儿子的苦心和孝心的。

以上,大致就是我的出家动机,等有了感想会陆续给贝贝继续写信。很感恩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感恩不是因为快乐,而是因为我们彼此成长。陪伴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互相的提升对方的生命境界。在无限生命长河中,不枉缘分一场。

感恩佛菩萨的加持,让我迅速回到三宝的环境中。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让我有完整的身心去修习佛法。感恩国家,有和平的年代去探索世界真相。感恩社会,提供这样的修学道场去一心办道。

感恩贝贝。

一位发心出家者

201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