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射杀鸟为乐,如今倒挂血如注

幸运的折磨

曾经在一份刊物上,看到一篇由署名“刘中平”其人所写的亲身经历,因极具启示性,特摘录于后。 

据这位刘先生说,在他十八岁左右时,由于感觉生活乏味,为了寻找刺激,于是用数年的积蓄买了一枝猎枪,以射杀鸟类为娱乐。 

在两三年间,他练就了一手好枪法,经常在田野间、树丛边,或到山里去伏击鸟雀, 往往一枪射去,在枝头欢唱的小鸟,即应声倒挂在枝头上,鲜血往下一滴滴的染红了枝叶, 有时被射中的小鸟,掉在地上扑翅挣扎,羽毛四散,血流满地,有时小鸟被射伤,扑翅窜逃 ,他就穷追不舍,追到了再补杀一枪,直弄到小鸟血羽模糊或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抽搐着死去为止。 

当时无知的他,一点也不觉得残忍,而小鸟杀多了,不论他去哪里,不论手中有没有拿着枪,小鸟一见到他就老远飞逃,当时他还以自己身上带有一股杀气而沾沾自喜着。

在那几年中,只为了玩乐,不知杀了多少小鸟,后来杀多了,渐渐的感到良心不安,也听到一些因果之类的故事,虽然不很相信,但心灵上毕竟有阴影存在,因此才开始停止杀戮鸟类的残忍行为,虽然如此,但他说,从此却开始了为期长达十八年的“血债血还”。

因为在两年后,他突然发觉长了五六个痔疮,时常作痛,长痔疮本是很平常的事,因此他就延请了一位高明的痔科医生做治疗,当时这位医生的治疗方法是用一种腐蚀性很强的药水,注射到痔核里去,将痔核一个个蚀掉,药水里面含有份量很重的砒霜。 

哪知当医生一针注射下去,不到五秒钟,他就感觉心跳急促,呼吸困难,眼前发黑,原来医生不慎将含砒霜的药水,注射进痔内的静脉血管了,后来经过急救,总算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虽然命捡回来了,但后遗症却产生了,苦难的日子从此开始!

因为腐蚀剂的作用,注射的针孔从此很难愈合,每当入厕时,痔疮的血,就像小血柱般的喷射而出,每当上完一次厕所,总是血流了一大滩,长期下来,失血过多,弄得而色惨白,四肢无力。

后来他又到某大医院,找了一位极高明的痔科专家,这位医生用的是结扎法,用药制的细绳,将每个痔核的根部扎紧,让痔核自己枯死脱落,果然,在一星期后,他所有的痔核一个个枯死脱落,也不再流血了,他非常的高兴,以为总算可以从此脱离大量失血的恶梦,但谁知好景不常,半年后,痔疮一个个又长了出来,而且血流如常。

由于天天流血,他的身体迅速衰弱削瘦,虽然找医生打止血针,但仍无效,仍是每天流一大滩的鲜血,虽然失血如此严重,但因为前两次治疗失败的经验,使他对自己的痔疾抱着消极的态度,不愿再求医治疗。

就在那时,村中来了一位外乡的郎中,据说用祖传的秘方,专医奇难痔病,家人朋友都劝他去试试,但他都坚持不肯,后来村中有人患痔疾十多年,却在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被这位外乡郎中给治好了,接着村中连续又有几位痔病患者也都给治好了,因此,这位外乡郎中的盛名,更是不胫而走,村民奉他就好像活神仙一样,到处被奉为上宾。

到这时,他终于经不起家人的请求和村人的说服,只得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请这位外乡郎中到家里治疗,这位郎中的治疗方法很简单,不注射、不结扎,只在痔核轻敷上祖传的药油,据说只要七天即可无痛痊愈。

出乎意料的是,等这位郎中将药油一敷上去,血就马上流了出来,而且越流越多,将药油都冲洗掉了,即使用了不少的止血药,也一概无效,更出乎意料的,这无关痛痒的治疗,却造成更严重的折磨与痛苦的开始。

因为痔核开始作痛,而且到了晚上也开始靡烂,因此痛得更厉害,他由忍耐到呻吟,而肛门的痔痛,就好像火烧刀割般的难受,因此他忍不住的就嚎叫起来,痛得直冒冷汗,手脚到处乱抓乱舞的在床上翻滚,鲜血染满了床褥和衣服,在场的外乡郎中和亲朋好友,都看得目瞪口呆,束手无策。

经过了一整天,他的痛苦仍丝毫没有减轻,痔部且继续靡烂,鲜血不断的流,他脸上流着泪和汗,头发蓬乱,嘶吼哀哭着,两手撕破了衣服,两脚乱踢的蹬烂了被子,整个人像疯子一样,但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得上忙,看到的人,都低下头,摇头叹气,有的甚至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后来,在不间断的忍痛翻滚中,他意外发现,只要稍微提高臀部,将头俯卧成“倒吊”姿势,就可以减轻一些痛苦,于是,他要家人把三张厚棉被叠起,他爬到上面采取俯卧,将头倒吊下来的姿势,甚至吃饭睡觉也是采取这种姿势进行,就这样,倒吊着不知过了多少日夜。

有一天,在“倒吊”的姿势中,他偶然看到流出来的鲜血染成一片,一滴滴的在被子上凝固成一条条的血流,这幅情景深深的触动着他,他突然醒悟到,原来自己“倒吊”的姿势,不就正像小鸟被射杀后,倒挂在树枝上的模样吗?而被子上血流斑斑滴滴,不就像小鸟的鲜血,在树枝叶子上染红一片的情景吗?

他回想起以前射杀小鸟时的种种残忍情形,再对照这半年来所受的种种痛苦,发觉自己的遭遇,不就是一幕幕活生生的“因果报应”和“血债血还”的现世报吗?

从此后,他深深觉悟了,不再怨叹自己所遭受的,也不再怨恨那几个将他“医坏”的医生,还非常感激他们,使他有将“血债”早日还清的机会,在人生观彻底改变后,他常常忏悔到流泪痛哭,并下决心要用余生广做善事,来弥补前愆,将功赎罪。

说也奇怪,自从他忏悔发心后,原来严重的痔疾痛苦,就渐渐减轻了,流血也渐渐的减少,次数逐渐减为两三天一次,以至一星期一次,约半年后,身体复原到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他因此更把握每一个可以积德行善的机会,后来痔血终于渐渐减至一两个月一次,以至完全停止。

说来,这个人也算是幸运和有善根的了,因为他病发的早,使他“幸运”的能以年轻的体力来承受,也因为他的“善根”,使他得以提早觉悟,能够以平静、甘愿、宽容的心情,来看待自己所承受和将要承受的痛苦。更难得的是,他以深切忏悔的眼泪,和把握每一个可以行善的机会,来洗刷自己曾造下的“血债”。

不然,到老年或来世时,这笔血债,不知将要如何还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