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劝勉梁启超

智海

印光大师(1861——1940年),别号常惭愧憎,是近代著名的净土宗高僧,由于集净土宗之大成,弘扬净土,推动了近代净土宗的复兴,被尊为莲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法师一生励志精修,终始韬晦,不喜交往,不事张扬,不涉虚文,亦不谈玄说妙,平实无奇,淡泊无求,给后人留下了非常珍贵的《印光法师文钞》正编、续编和增广三大部。

印光大师知道粱任公才高志大,亦在文钞中几次赞叹他的才学和智慧,如《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第二收录的“复张云霄居士书一”,这封信实际上是印光大师写给梁启超先生的。我们来逐段看印祖的原文:

梁任公,有出群之才,值相忌之世。何不卷而怀之,赋归欤而力究出世大法,以期彻悟本具妙性。又须力修净业,回向往生。俾所悟者,一一亲证。然后乘大愿轮,示生浊世。以不思议神通变化,作对治法。于强弗友,刚克。燮友,柔克。无论上中下根,无一不被其泽,此大丈夫继往开来,自利利他之究竟实义。

显而易见,印光大师对梁启超先生的才华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大师劝说粱先生要认真研究出世大法(佛法),以达到大彻大悟的的境界,待成就圣果之后,具有神通智慧,一心专修净土法门,念佛回向往生西方极乐净土,然后乘愿再来,以自己的神通来度化五浊恶世的众生。粱启超先生能够受到这样一位佛学泰斗的赞赏和劝勉,说明他在印光大师心目中有—定的地位,也表现了印光大师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伟大情怀和般若思想。

于此时此世,而不竭力研究,徒存忧世之心,不免危身之虑,乃英雄豪杰愤世闷时之过,非圣贤素位而行,乐天知命之本色也。

这一段是印光大师劝勉和引导梁先生不要存着忧世之心,这样徒然无功,应该珍惜时间,竭尽全力研究佛法,以圣贤素位而行来要求,又从反面来说明了空忧无益,时间久了对身体会有很大的影响,一生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从中可以看出,印光大师也带有批评的意味,反映出大师对自己、对他人要求非常严格,悲心切切引导身边的人,放下人我是非和烦恼,认真研究佛法和修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宿生培此慧根,固不容易,倘不于此专精致力,以期亲证,则如坯器未火,经雨则化。光阴短促,人命几何,一气不来,即属后世。未证道人,从悟入迷者,万有十千;从悟增悟者,亿无一二。忍令无上法器之坯,经再生之雨,而复为尘土乎哉。

这段话言简意赅,再次赞叹粱任公宿世就有慧根,要知道慧根是前世积功累德修来的,很不容易。光阴有限,生命短暂,应该好好珍惜,努力修行获得实证,力修净业,回向往生,免得再受轮回之苦,仍旧迷失凡尘。印光大师苦口婆心地举例劝说粱启超先生,不修行的人和未证道的人就好比没有经过火烧的坯器一样,雨一淋就散了。

有一则故事可以说明梁任公之才与慧根:某学人到梁府拜访,梁公一边为人题字,一边交代管家事情,一边接待来访者,四五件事同时处置,书法丝毫不乱,可见其六根之明利。印光大师对此利根的开示仍是力修净业,回向往生。净土法门为普被三根,彻上彻下之微妙法门。张云雷先生参加商务印书馆文钞编辑募印工作,请梁公为文钞题签和题词,梁公由此得读大师文钞,引大师拜为知己;而大师亦尽知己之责任而留下这篇宝贵的开示。

摘自《空林佛教》2010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