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 再结佛缘

受圆定师兄嘱托,要我把上次共修时分享的心得体会写成文字记录下来,但真正到动笔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想像中那样容易。

最近的我总是思绪繁乱,就连打坐时都难以专注在法意的思维上。真的很惭愧,跟着上师修学好几年了,但当外境扰动现前的时候,还是没办法让心安定下来。

我在Knoxville的博士后工作已近结束,回国在即。想当初在来与不来美国二者间做抉择的时候,曾经犹豫不决。于是用手心攥住胸前的《般若摄颂》挂件,心想,如果打开手掌时,朝上的一面是佛像的话,我就来,否则相反。心中默默祈祷上师三宝加持,同时缓缓张开手掌,赫然显现在我眼前的是金灿灿的释迦牟尼佛像。

就这样,带着对未来生活和工作不确定性的忧虑以及与家人离别的感伤,我独自踏上这片陌生的国土。行李中没带任何法本,唯一标志我是佛教徒身份的只有一幅学院发的释迦牟尼佛的卷轴挂像。

来美后,我很快被基督教的氛围所包围。很难想像,这里有那么多的中国学生和学者热衷于教堂举办的各种活动。我被不断地劝请,更有已经来美国定居多年的大学同学打来电话,敦促我去教堂,哪怕是以学英语及了解美国文化的目的。复活节那天,我终于走进了离所住公寓不远的一所教堂。当孩子们天使一般的歌声和管风琴庄重的旋律响起的时候,我真的被那种心的宁静所打动了。

直到约一个月后,当我再次从教堂回来,站在释迦牟尼佛的挂像面前,凝视良久,心里却有重重的感伤。虽然这一个月来,我曾试图查找本地的一些佛教团体,但始终没有结果。那一刻,我决定在学院的论坛上发帖求助寻找道友们。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吉祥海师兄的电话,她居然就在Knoxville。很遗憾,她四天后回国。但幸运的是,她把许多佛像和法本留给我了,并向我介绍了美国的网络共修小组。我有了自己的佛堂!我找到了同修道友们!那份欣喜难以言喻。

始料未及,在这个远离家园、远离上师,于佛法而言也许该称为“边地”的地方,我却遇到了一群真正的修行人。我在出国之前,闻思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工作和生活总是排在修学佛法的前面。所以,刚开始跟着美国组的师兄们共修时,感觉很不适应,如同野马被圈进了栅栏。但随着与各位同修道友们的交流,同时不断被辅导员及各位发心的师兄们为了共修能正常良好地进行所付出的努力所感染,慢慢地,我的心被“驯化”了。在师兄们的带动下,我逐渐适应了这样紧张但充实的生活,眼看着学修收获的增长,虽然知道离上师所希望的还相差很远,但心里踏实而安慰。因为我已经找对了角色,找到了非常好的助缘。

最近在圆顶师兄的帮助下,我加入了菩提研讨班。听过法师关于学习方法的辅导后,不觉恍然大悟。这些看似平常、已经熟捻于心的、在学习世间法知识时所用的方法,为什么自己就一直没想到在佛法的学习中应用呢,反而一直遗憾自己的学习效果很差。原来我从没有在心里真正重视佛法的学习!而上师以他广大的慈悲和智慧的愿力一直不断为我们提供种种的方便,接引我们并送往解脱的彼岸,而我们只需要有一颗真正希求的心…… 每念及此,心中便被温暖和幸福所充溢,此生遇到上师、遇到佛法,何其之幸!

虽然离别在即,从空间上即将远离美国组的师兄们,但心理上并没有感伤。因为我们并没有真正地分离,在虚拟的讲堂里,我还将与师兄们共聚,同沐甘露法雨。我会珍惜这份缘份,同时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