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下六道的真相

成尼扎西

朗日塘巴尊者终生不露笑脸。因尊者成天黑沉着脸,众人称之为“黑脸朗日塘巴”。有弟子劝他不要老是沉着脸,尊者却说:“想到轮回中的痛苦,三界之内没有一个安乐之地,没有一个欢喜之处,我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华智仁波切曾说:“如果要观想修轮回痛苦,应该象朗日塘巴那样,时时刻刻观想轮回过患,从内心深处生起对轮回的无比厌离。”

益西彭措堪布讲授《走向解脱——别解脱戒品》中说:“如果没有出离心,就不可能会有自始至终都全心全意皈依三宝的决心,得不到大士和中士的皈依戒,甚至只是一种盲从的行为而已。”

文殊菩萨示宗喀巴大师说:“未寻得方便,生起出离心,则任修密乘,生圆二次,皆有漏蕴摄,不得解脱道。”

索达吉堪布在讲授《胜利道歌》中说:“欲想尽早获得正等觉佛果,必须修学无上的大圆满法门;而大圆满依靠什么来成就呢?发大乘菩提心;此又须要依靠什么呢?出离心。”

出离心对于一个学佛的人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也是整个佛教的基础,如果没有出离心的话,即使小乘的果位也不可能获得。可是有很多师兄就是难以生起真正的出离心,那么如何才能生起出离心呢?

根让活佛说:“出离心是对于轮回的痛苦深深地体会后自然生起的一种心念,它促使我们产生一定要从六道的生生死死中解脱出去的强烈愿望,从而走上学佛的正道,迈向解脱……比如想解渴,一定是体会了口渴的痛苦之后才会有解渴去苦之心;知道躲避烈日曝晒、寻求荫凉处,必定是过去尝过被烈日曝晒的滋味。求解脱生死也是一样的道理,必须深刻地感受到轮回之中无处不是苦的真实体验,才会生起从轮回中解脱的出离心。也许,被关在监狱中的囚犯最能理解出离的意义。如果我们能认识到轮回就是一个监狱的话,就会有强烈的出离欲望。若不生起出离心,解脱则无从说起。”

索达吉堪布说:“轮回是痛苦的大蕴聚,若能深刻了知其痛苦本性,必然会生起怖畏与出离之心。”

故此,只有真正对轮回的残忍有一个清楚的、切身的明了,才有可能生起真正的出离心。在《大圆前行》、《菩提道次第》等等著作中已经广泛论述了轮回的苦痛。但是如果没有切身的感觉,就觉得好象始终那些痛苦毕竟离我们还远。有很多师兄都知道轮回是痛苦的,但是还是生不起出离心,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只是泛泛知道轮回是痛苦的还不够,关键是知道它痛苦到什么程度。只有在痛苦的程度上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才是能生起出离心的关键所在。在此,末学主要以《中观四百论》为纲要,从列举实例切身比量的角度,力求从程度上来谈谈轮回的真相。

根据史料记载,东汉末年,权臣董卓一度劫持了汉帝和一众朝臣。为了试探和恐吓反对者,董卓摆了一个丰盛的酒宴。正当酒酣耳热之际,突然进来了一群士兵,他们每两个人抬着一个大铜盘,等放到酒桌上大家一看,原来每一个铜盘上都躺着一个赤红的人。原来董卓把抓来的羌兵(当地的少数民族士兵)活活地蒸煮,当铜盘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大臣们仍然可以看到每一个羌兵正在抽搐的身体和不时张合的嘴,虽然已经不能发出任何声音。而董卓却大笑着从羌兵身上割肉而食。各位师兄可以设身处地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呢?

731的一位老兵回忆说:“我们把已经做过细菌培养的俘虏的四肢用皮带固定上,然后把他的腹股沟动脉切开,用一个瓶子接他的血液,慢慢的血液快流完的时候,血里就掺杂了气泡,象葡萄一样,一股一股的。到后来实在流不出来了,我们的军医就在马鲁大的胸腔上使劲按压,以便榨干他身上的所有血液。等完成了之后,我们就把因为失血而浑身严重抽搐的马鲁大扔进焚尸炉。”“这个人慢慢苏醒了,首先做盲肠切除试验……我做的是锯骨和切断气管的试验,整个解剖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另一个八路军模样的人被解剖时还在不停地喘气,后来院长亲自拿着注射器,在这个人的心脏上进行注射空气试验,注射多次后,这个人才死去。”“在我亲自解剖的马鲁大当中,所有的人在我切割他们的时候,一般都会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对此我们也习惯了。”

看够了日本人的厉害,再看看国人的本领吧。俗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听起来好象真是豪气万千,好象确实也没有什么痛苦是值得我们恐怖的。那么真正的凌迟是怎么样的呢?在此,本人找到了一些资料。

凌迟的执行者通常需要极其高超的技术,所以一般这个职业都是世袭。这个极其精致的刑罚要求受刑者必须受满三千三百五十七刀,如果受刑人在没有受满这些刀数之前死去,那么这个刽子手就要受到严重的责罚。而通常这个惨烈的刑罚需要持续整整几天几夜,受刑人才能得到盼望已久的死亡。

蒙着脸的刽子手来到了受刑人的面前,他……(删节)刽子手才割下这美其名曰“蜻蜓点水”的最后一刀。如此残酷的一幕不是小说,历史上无数的著名人物都曾经亲身领教过这种刑罚,比如太平天国著名将领石达开父子、明代抗清将领袁崇焕等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都曾经亲身经历过。

而这些让人想都不敢想的痛苦与地狱的痛苦相比,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亦不及其一……

《中观四百论》云:“若凡夫亦知,一切生死苦,则于彼刹那,身心同毁灭。”接下来索达吉堪布解释说:“假如凡夫亦能如圣者一样现量了知三有一切生死诸苦,则于了知之刹那,身心因无法承受而崩溃毁灭。”月称菩萨言:“如诸佛照见,诸业之果报,若凡夫亦知,刹那即昏厥。”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有这么大的力量呢?

在一些公案中,也记载了类似的故事。

如世尊在世时,阿难尊者的两个外甥由现见了堕地狱的可怕后果,一想起来就不敢吃饭,吃完饭一想起就要吐出来。他看到了什么呢?

有一比丘由于能忆念自己前世所受的痛苦,因而经常为之恐惧得全身流血,将僧衣都染成了花色。这个轮回的痛苦究竟是怎样的痛苦呢? 也许麻木的人们永远也想象不到。

索达吉堪布在《亲友书略释》中说:“假设在人间当中,每天有三百个人手执锐利的长矛不停地刺着你的身体,这种痛苦肯定是极难以忍受的,不说亲去感受,就是见到这种场面都会惊慌闷绝。但这种痛苦与地狱痛苦仍丝毫无法相比。地狱中痛苦最轻的为复活地狱,相比之下,以三百矛不停刺杀之苦,不及其狱痛苦的万分之一”

法王如意宝在《窍决宝藏海》中说道:“但无论是谁,要是真正堕入地狱去感觉痛苦,当这种悲惨的果报成熟时,不害怕的人却是一个也找不到。”曾经有一个弟子发愿死后要到地狱当中度化众生,法王听后感到十分悲哀,说:“他还没有证悟空性,如果他到地狱当中一定会后悔的。”

再来看看饿鬼道的情况。

索达吉堪布在《亲友书略释》中说:“饿鬼种类很多。有些饿鬼,口又细又小,如同小小的针孔,它的腹部庞大得如同一座山丘,因此,它们往往都是吃不进任何东西,即使稍微吃到一点儿,也无法满足大如山丘的腹部。无奈,他们只好经常受着饥渴交煎的痛苦。虽然有时他们会得到一些不净粪之类的东西,但仍然没有自由自在享受的权力,经常与其它饿鬼争夺。《普贤上师言教》中亦讲过:有些饿鬼不用说得到水等,就是连水的名字十二年中都从未听过。一个饿鬼告诉哲达日尊者:‘我流浪到此虽然已十二年了,但只有一次一位清净比丘丢弃鼻涕时,我们这么多饿鬼集聚争夺才获得一点点,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而且我自己在争抢鼻涕时,被其它的饿鬼打得遍体鳞伤。’这些饿鬼即使有一点点饮食,都聚集到一起争夺不休,在这个过程当中感受很大的痛苦……有些饿鬼众生瘦骨嶙峋,整个身体就如同烧焦的枯树一样,只剩下了皮包骨,没有一点血肉,皮肤松驰,犹如一件衣服。它们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非常地可怜,以业力未尽一直都须感受这样的痛苦。很多饿鬼均是赤体形象,身形丑恶,他们的心也同样不清净,经常生起恶念,伤害众生,见到有情欢乐或在行持佛法便想前去作害。他们有一定的能力,比如现在我们得的不少病都是他们引起的。但佛弟子有病时不要对他们生嗔心、念猛咒来降伏,使他们苦上加苦,应该念一些观音心咒,这对自己和他们都有利益。由于业力显现,每天晚上他们口里燃火,非常痛苦。火光引来很多飞蛾,被他们当成唯一的食物吞下去。

“有些没有福报的饿鬼连脓血等不净物也无法得到,稍有福报的饿鬼才能稍稍得到一些。还有些饿鬼所食用的是一类病人所生肿瘤里流出的脓和血以及一些不净水,除此以外没有可以食用的。法王如意宝在新加坡时,有一次流鼻血,上师让侍者立即将血与糌巴和合,做成食子扔到大海里,为那些沉在海洋里的饿鬼众生作回向。藏地的很多高僧大德,身上出些血或者出一些脓时,都马上以糌巴和合做成食子,念咒加持后布施饿鬼。尤其是作成强哇(一种布施用的食子)是最好的,因为强哇的形状,很多饿鬼可以直接享用。所以,我希望你们以后哪怕是倒一些洗脸水时,也应该念一些观音心咒,这样可以利益很多饿鬼。

“还有一些饿鬼,因其业力显现,夏天时,清凉的月光变成了逼人的热浪,冬天里,温暖的太阳却会放出彻骨寒光。这情形与我们人间完全相反。他们又望见在很远的地方,树上挂满了累累的果实,由于饥渴难当,很想前去饱餐一顿,强烈的欲望驱使他们拖着难以支撑的大腹蹒跚而去,哪知刚到树前,果实等已不复存在,只余下了可做烧火用的枯枝,此时内心是无限的凄苦。果子是吃不到了,去喝点水吧,但当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好不容易来到江边欲饮个痛快时,江水刹那干涸无遗,唯剩下漫漫的黄沙,美好的愿望如同肥皂泡一样破灭了,无可奈何!”

再来看看畜生道的痛苦。

法王如意宝在《不要再杀生了!》一文中有如是的细致描述:“人的痛苦莫过于被判死刑,死囚虽然精神上的折磨比较严重,但肉体上的痛苦相对来说比较轻微,持续时间较短暂。藏地牧区的牛羊被运往成都、兰州等很远的地方,一路上要经历数次死亡般的痛苦。从牧区到汉地要两三天世间,到了市场又要等两三天,进了屠宰厂又要等七八天。为保证牛不消瘦而不让牛反刍,人们就狠心地用钉子把牛的上下颌钉住……(删节)至于羊就象口袋一样地被倒挂在车厢外面,任凭风吹日晒雨淋,所感受的痛苦就象地狱和饿鬼的痛苦一样,是难以想象的。然而能死在运输途中还是幸运的,因为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到了屠宰厂,那些被折磨了五六天的牛羊被关在黑暗肮脏的牛棚里,又饥又渴地熬过七八天,最后,它们被赶过一条又窄又深的通道,到了屠宰车间门口,听到里面屠杀机器的响声、同伴们的惨叫声、挣扎声,看见充满血腥的地狱场面,它们全都吓得身体颤抖,眼泪流出,拼命想往回逃,但已经来不及了。它们的角上已经拴上了绳子,虽然拼命挣扎,但还是被机器拖了进去。

“有的则用铁钎将牛的眼睛刺瞎后再往屠宰车间赶。牛刚进去,一只大铁钳就夹住了牛的后腿,将牛倒吊起来,随着传送带运进去,用刀割开喉管及血管,热血从空中洒下来,牛在半空中垂死挣扎,胃里的东西都从喉咙里倒了出来。传送带再进一步,牛被活生生地剥皮,开膛取内脏。稍有慈悲心的人看到这些都会痛彻心肺。

“还有一种闭气杀牛的方法,就是用绳子绑住牛的口鼻,不让它呼吸,这样,牛要经过近半个小时才会窒息而死。这种方法非常野蛮残忍。”

还有那个《悲惨世界》里让我读一次哭一次的《臭臭的故事》,虽然很长,但是我依然决定在这里为您全文引述:“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一辆平板车将我、妹妹以及我家全部的家当拉到了一个偏僻的、风景如画的小山村,难得的出游让我兴奋不已,可父母的脸上却写着明显的忧郁。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全家已被赶出那座生活多年的城市,到这里接受‘劳动改造’。

“分配给我家的房子孤零零地座落在一座山上,房后是一片橘子林,房前是一片荷塘。除了几位同样接受改造的叔叔阿姨,没有人敢搭理我们。每天做完作业,只有望着天空发呆,默默地想念家里的老房子,想念院子里的小伙伴们……

“一天,妈妈下班回家,怀里抱着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那是她用五毛钱买回的小狗。我和妹妹喜出望外,赶紧抱过浑身发抖的小家伙,并给它起名叫‘臭臭’。反正爸爸妈妈叫‘臭老九’,我和妹妹叫‘狗崽子’,‘臭臭’这个名字也算是和我家匹配。

“田里的油菜花黄了,‘臭臭’也一天天长大了。因为不能享受和我们同床睡觉的待遇,它整整叫了三个晚上。当我做作业时,它会爬上我的书桌,抢走作业本,让我在后面大呼小叫;当我偷偷躺在油菜地里睡觉偷懒时,它会用它那粗糙的舌头舔我的脸,将我从美梦中惊醒;当我和妹妹跳进荷塘里学游泳时,它会在岸边狂吠不已,担心它的小主人会有不测;当家里的任何一个成员从外面回来,它总是第一个感觉到,并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迎接……

“房后的橘子林挂满了青青的小橘子,‘臭臭’也长成了一条强壮的大狗,黑油油的皮毛,健壮的体魄,看起来帅极了。它时常让我们骑在它背上原地跳跃,每当此时,我们总是高兴得大叫。

“一天,我正在做作业,‘臭臭’突然跑到我身边,一边叫一边拖着我的衣角往外走。正当我想训斥它时,发现我那穿着小棉袄的妹妹在池塘中不停地挣扎。我赶紧呼来周围的人们,从刺骨的湖水里捞起了瘦弱的妹妹。从此,‘臭臭’更是成了我们形影不离的好伙伴。有了委屈,我就会抱着它哭诉一番,它也发出低沉的嗷嗷声表示安慰。

“冬至快到了,每当这时,人们总喜欢吃狗肉羊肉,据说可以驱走冬日的严寒。肥硕的臭臭自然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叔叔阿姨们时常给我们偷来一两个橘子,然后用饥饿的眼光看着‘臭臭’,它在他们眼里分明变成了‘红烧狗肉’、‘清炖狗肉’……这对于远离城市、终日见不到油荤的他们是多么大的诱惑啊!然而,我和妹妹的固执总是让他们失望而归。

“一天,天快黑了,却找不到‘臭臭’的踪影。我们四处搜寻,终于在墙角的草丛里找到了血肉模糊的它,它用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我们,那么可怜而无助,它的后腿被人打瘸了。我们把它抱回家。从此,只能呆在小小的窝里发出一声声哀鸣的它对外界开始充满了敌意,除了我和妹妹,谁也无法接近它。

“游说的人们又鼓起了勇气,这次连村长也参加了,也许实在捱不过情面,也许‘臭臭’每天的哀叫让父母想起了自己的命运。反正,从实用的角度来讲,它实在成了累赘。在强大的威胁劝诱下,妥协是唯一的出路。

“一条黑绳,通过我的手套在了‘臭臭’的脖子上,它先是一惊,猛然间好象明白了什么,但已无力反抗,一串串泪水从它的眼里流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狗伤心的时候也会象我一样地流泪。它用无神的眼睛看着我,仿佛锋利的刺刀戳穿了我的心,我开始尖叫并大声哭着。妹妹也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哭声。

“‘臭臭’在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被挂在了树上,一把尖刀刺向它的脖子,鲜血涌了出来,身体痛苦地抽搐,并伴随着低沉的喘息……我被带离了现场,但想到‘臭臭’黑亮亮的毛皮被人一点点剥开、五脏六腑被人掏出的景象,就感到一阵阵寒栗。‘臭臭’的惨叫在我耳边久久地回荡着。我和妹妹用绝食表示着悔恨和反抗,但我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

“那天夜里,我多次被噩梦惊醒,每个梦里都有‘臭臭’哀怨的眼睛,仿佛问着‘为什么’?‘为什么’!

“我失去了最珍贵的伙伴,以后有谁来和我游戏?有谁来驮着我跳跃?有谁用它那粗糙的舌头舔我的脸?有谁在我失落的时候来安慰我?只有风中悬挂的黑色狗皮在无言地摇晃着。

“三十年过去了,记忆中的童年已开始模糊,‘臭臭’的身影却难以磨灭。每当我回到儿时生活的小山村,看到橘子林,看到荷塘,一双哀怨的眼睛总会盯着我。那个寒冷的日子,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听着这个悲哀的故事,我手里拿着筷子一动不动,没吃一口菜。我想,我来到人间就是要帮助那些弱小无助的生灵,让它们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自由自在地生活。”

各位师兄,即使只是复制粘贴到这里,我依然无法抑制地流出了眼泪,轮回的残酷把任何人类的美好感情都无情地践踏在脚下。无论是谁,只要在这个轮回里,就只有彻骨的无奈和痛苦。三宝啊!众生的痛苦何时才能到头啊。

《骇人听闻的驴之死》:“有一年秋天,在辽宁省某地区农村的一家饭店发生了烤活驴的残忍的一幕……(删节)大火越来越旺,驴就这样无助地在烈火中烧死了。干柴已化为灰烬,烧焦的驴粘在铁架上……

“听说以前的暴君在惩罚人时,将人倒悬,下面先熏烟,被惩罚的人痛苦地说:‘给我一次生命,我愿意被砍掉手脚。’但暴君依然生起火,犯人在惨叫声中活活地被烧死。”

《厨师的技艺》:“在宾馆当厨师,杀生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一个好厨师也一定要精通宰杀及烹调鲜货。比如做‘鲤鱼跳龙门’这道菜时,先从水缸里捞一条鱼上来,用手把它的头按在菜板上,把鱼身下半部的鳞刮掉,然后在活生生的鱼体上划十几道口子,再把伤口放到淀粉及调料中沾涂一下。为了防止鱼死去,要用湿毛巾包住鱼头。涂上调料后迅速把鱼身放到油锅里炸,等尾部被炸成金黄色时立即出锅装盘。金黄色的鱼尾象是传说中正在化龙的鲤鱼,而鱼在油炸时痛苦的跳跃被喻为‘跳龙门’。当鱼被摆上餐桌时,食客们便纷纷伸出筷子取食,这时鱼的嘴及腮会一动一动的,人们往往以此为奇。鲤鱼从水缸中捞出一直到鱼肉被挟取一空,这期间它感受着巨大的痛苦,有哪位食客想到鱼的痛苦呢?他们都在赞叹厨师的高超技艺。

“处理黄鳝的方法是用刀拍打鳝鱼的头,把它拍昏,然后剖腹取内脏,这样处理,鳝鱼一般要在二十分钟后才会慢慢死去……诸如此类的杀生已习以为常了。杀鸽子、猫头鹰时不放血,直接把它们按入水中窒息而死。把活的青蛙放到盘里用开水烫死。把十几斤重的小猪内脏掏空,填起菜及佐料后用泥巴糊上,再放到火上烧烤,之后便成了烤乳猪。”

《我总觉得他很脏》:“蔡的大哥捉到一只大刺猬,有水筒底那么大。他把刺猬拿回家后,用泥巴把刺猬全身整个包住,待泥巴涂得很厚了,又将它掷入已燃烧的火堆中,刺猬只是发出细微的唧唧声,之后便无声无息地在火海中死去。”

《吃蛇的愚昧》:“有人用这样的方法杀蛇:一个人用绳子把蛇头拴紧系在树上,另一人用手抓住蛇尾把蛇拉直,然后用刀子在蛇颈部割一圈,接着双手抓住蛇皮往下拉。这时蛇疼痛得在空中剧烈地扭动,皮被拉到尾部,露出粉红色的肉。再把喉管掐住……(删节)然后,他把近乎撕成两半的蛇往地上一摔,蛇带着迷惑和仇恨的眼神在地上挣扎,过了很长时间才慢慢死去。”

《吃田鸡》:“他们把青蛙捉出来,先用刀在头上割一个口子,从裂口处拽起青蛙皮向下拉,将身上及腿上的皮全部拉掉,露出白白的躯体,再将它们的头切掉、肚子撕开,掏出五脏六腑,有些青蛙肚里有很多象小米粒般的卵。青蛙的生命力很强,没有皮、没有头、没有五脏六腑,它还会跳。小顾向锅中倒了半锅豆油,待油烧开,他把那些扒得光溜溜的青蛙倒入油锅中,然后急忙盖上锅盖,生怕那些青蛙跳出来。待青蛙炸熟,顾振华居然倒在一边儿睡着了。这时,天边已透出青光,天快亮了,而那些青蛙却丧失了生命,痛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畜生道的痛苦实在是罄竹难书,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就在你我身边,轮回残酷无情地摧毁了人类的任何骄傲、执着与希望。所有被人类所标榜和津津乐道的追求和幸福,在残酷的轮回现实面前永远是苍白无力的。行文已经够长了,所以我不能再引用了,虽然有太多值得我们重温的也是应该永远铭记的东西……

看完了上面的描述,可能有的人认为有些畜生道的惨烈比饿鬼道还要强,但是为什么三恶道的排名是地狱、饿鬼、畜生呢?在《亲友书略释》中还有一段令人不寒而栗的描述:

“如上所说,饿鬼感受各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到底需要受多长时间的痛苦呢?《俱舍论》中说:以人间一月为一天,需感受如此五百年,也即是人间一万五千年的痛苦。但有的经论中说人间一万年是饿鬼的寿命,也有说五千年的,也有些饿鬼的寿命更为短暂。但不论是一万年还是五千年,这种饥渴之苦确实极难忍受。我们吃饭稍微晚一点儿即颇感难受,一旦真正转入饿鬼中,几百年、几千年得不到一点饮食,不死不活是多么难熬。我们赡部洲人一般七八天不吃饭就会饿死,而饿鬼那么长的时间内忍受饥渴,却又偏能‘万寿无疆’,这即是业力系缚的结果,因为生前对贫苦众生不肯施舍、非常悭贪的原因所致。

“我们耳中听闻了轮回痛苦,如果在自己心中感到有些执著、有些恐惧,说明你的修行已有所进步,对轮回有一些出离心。如果虽然听闻了这么长时间轮回痛苦却还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则你的解脱怕是没有多大希望了。”

虽然畜生道的痛苦有时候给人的感觉更加残酷,但是这只是一时的,以死亡为终结。而饿鬼道那漫长无期的、让人绝望的痛苦是更加让人不能忍受的。当一边面对绵绵无尽的痛苦,一边只能绝望于漫漫无期的解脱,那是怎么样一种境界呢?——永无出期的痛苦和折磨。千百年为一天是什么概念?亲眼目睹秦始皇统一六国的饿鬼,直到布什占领伊拉克时恐怕也只是他万寿无疆的生命之中的几天而已。

而地狱更是集中了所有的惨烈与绝望于一身,他不但有人类永远都无法想象的残忍,还有人类更加无法想象的遥遥无期的绝望!“他们感受痛苦的时间相当漫长,总的来说需经过百俱胝年等时间,但因为有情业力有深浅之别,因此每个地狱中有情有不同的寿命。比如复活地狱中有情的寿命:人间五十年为四天王天的一天,此天五百年为复活地狱一天,在复活地狱需感受五百年的痛苦,也就是人间一万六千二百亿年,然后才可以从此狱中得到解脱,解脱的时间必须是他的恶业力尽后。比如监狱中的囚犯,他的服刑期满才能被释放,同样,地狱众生的业力何时灭尽,那时方能得到自由。如果业力还未报尽,则想舍弃身命是不可能的,会一直不停地在地狱中流转。”为什么说“假如凡夫亦能如圣者一样现量了知三有一切生死诸苦,则于了知之刹那,身心会无法承受而崩溃毁灭”、“如诸佛照见,诸业之果报,若凡夫亦知,刹那即昏厥”?我不能想象,也不敢想象。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如果真能如实知道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一刻,哪怕是一瞬间都不能。我的一个小乘修行上很有成就的师兄告诉我说:“证悟三果的人必须出家,在这个世界上一刻都待不下去,在这个世间生活他就感觉象是在油锅里一样。”

不要以为恶道离我们还远,如是猛厉的痛苦我们每个人过去都曾亲身品尝过,而且只要我们一天没有解脱,只要我们还在轮回当中,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我们肯定还有的是机会可以去亲身品尝。正如慈诚罗珠堪布说的:“如果我们再不修行,还将无边无际地走,等待我们的道路是崎岖而漫长的,有的时候是黑暗,有的时候是一点点光明,大约百分之八九十的时间是黑暗,只有百分之十几是光明。光明里还有光明中的不光明。所以,光明在轮回里是极为稀有的,如果继续痴迷,就会这样无穷无尽地走下去。所以,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

也许有的人说了:怕什么,佛法无边嘛,佛经上说,到了地狱里面只要能念上一声佛号就能立刻解脱。我有地狱免疫,哈哈。我曾经听过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学净土的居士到他老家去,看到了自己老家的一个长辈——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向她讲说佛法,她也非常感兴趣。这个居士非常高兴,于是对她说“你念佛吧”,老太太欣然应允。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这个平常口齿伶俐的老太太居然就是张口结舌,无论如何也不能念出简单的“阿弥陀佛”四个字,无论怎么都不行,但是要说别的话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可以试想一下,有人连坐在自己家的热炕头上都念不出一句佛来,当身入地狱的时候,当不可思议的苦毒逼身的时候,你真的有把握能念出来吗?《大圆满前行引导文》:“由于不断悲惨地喊着阿啾啾而称为阿啾啾地狱;阿啾啾的声音也间断了,只能发出叹息的呼呼声,称为呼呼地狱……将此地狱众生的身体与火燃为一体,感受强烈的痛苦,只能听到他们大声嚎叫的声音而看不见他们的身体,他们不断生起想解脱的念头,却没有解脱的时候。”到底南瞻部洲为业力之地啊。

我们总是那么容易忘记痛苦,只要有些许的安乐,就迫不及待地认为这就是生活的本质。就象郑智化的《水手》里面唱的那样:“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一身的空虚,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人类总是那么容易自我欺骗,因为只有依靠不断的自我欺骗,人类才能在无可奈何的现实中生存下去。魔鬼731的故事只是发生在几十年前,国人摆脱了战乱的痛苦和运动的惊魂才多少年呢?即使是现在,世界各地也烽烟四起,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惨死,只是在国内人们才刚刚过上了十几年的安宁生活,就很容易让人以为实际上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才是真实的。而如果大家放眼世界的话,就会知道,痛苦从来没有远离人类。

但是这个世界明明有这么多的快乐,怎么说是痛苦的呢?如果佛经说三恶道是痛苦的还可以理解,但是人间确实现量可以感受到许多快乐呢,那么取得这些快乐难道是不应该的吗?

其实人们所认为的快乐的本质就是痛苦,只不过大家善于自我欺骗而已。

我们所努力追寻的快乐其实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中观四百论句义明镜论》:“不管人们如何努力,以种种安乐受用方便对治痛苦,然而身体本身多部分即是苦受,任何安乐也无法超过或消除身体的苦受。不管人们享受的安乐如何强,刹那之间只要有些微的苦受,安乐便会烟消云散;而正在经受痛苦时,平时给人带来很大安乐的受用也无法使他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这是普遍现量可见的事实。比如说,有国王坐在皇宫中柔软的垫子上,享受着歌舞美食,沉浸在五欲满足的快乐中,在世间来说,这是很大的安乐。然而当一只小毒蜂飞进房中,它的细针刺中国王时,刹那之间所有的乐受都被盖住了,他只会觉得痛苦难忍。这时候,其歌舞美食软垫等安乐不论如何增加,也不可能压住小蜂咬刺的苦受。苦受的作用比乐受的作用大,这是名言中无欺的规律,如稍加观察,人们都会明白这种事实。月称菩萨举比喻说,很多人认为丰衣足食是生活中最大的安乐,然而在有吃有穿时,如果儿子死了,那么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解脱痛苦,让人生起快乐。因此,应知身体相续中的苦受,任何安乐也无法消除。佛陀说过:三界轮回都是痛苦的,有少许安乐也会变成痛苦。

“譬如说,有一札左罗刹为了得到罗刹女‘司达’,与别的罗刹打了十年仗,后来虽然得到了‘司达’,然而依之却无法消除十年战争带来的痛苦,反而更为恐怖痛苦,时刻害怕别的罗刹来劫夺。同样,不管人们如何努力追逐世俗安乐,自身的苦受还是无法消除,即使得到少分安乐,也会转变为痛苦。”

可见,无论你是身家万贯的巨富,还是食不果腹的乞丐,对你来说痛苦都是永远不变的主题,唯一的区别只能是痛苦的原因不一样。不要以为乞丐因为饥饿就会痛苦,而富翁没有饥饿就不会有痛苦。当他爱得死去活来的爱人离他而去的时候,当他的子女身遭灾祸的时候,任何的快乐享受都不能改变这个痛苦的分毫。我们不惜造下无数的恶业、不惜浪费宝贵的人身光阴所努力追寻的财富到底有什么用呢?它真的能带给我们离苦得乐吗?不要以为不同的原因会有不同的感受,当真正痛苦来临的时候,任何的快乐都无法掩盖它血一般的真实。快乐就象是飘渺的海市蜃楼,当它来临的时候我们可能都好象有如梦中、如梦似幻的感觉;而痛苦却是那么彻骨的真实。《中观四百论句义明镜论》:“这二者(胜者与劣者)虽然在受用资财上相差甚巨,然而在受苦上却并无多大区别,那些认为胜者无有痛苦的想法,其实是未经观察下的错误计执。”

快乐的本质就是痛苦的。世间没有真正的快乐,所谓的快乐只是人们的虚妄分别。《中观四百论句义明镜论》:“世间众生所谓的安乐,如果加以分析,便会了知它实际上是由人们的分别念计执而生。在外境受用资具等诸法上并不存在安乐,只是由世人的心意对受用等生起分别、执着这些如何如何美妙等才会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安乐感受生起。可是分别念不会长久,它刹那刹那之间都在为无常所转、为变灭痛苦所转而不离苦谛的本性。

“而麻木迷茫中,人们也往往执着这类将左肩之苦转到右肩的痛苦转移为安乐。挑重担者左肩负担稍久,苦受增大时即换至右肩,这个过程其实是以右肩新生起的苦暂时去除了左肩已生起的大苦,让左肩不断增长的痛苦转移到右肩去增长。可是世人不能了知,反而觉得此中有安乐。挑夫们挑着重担长途跋涉时,左右肩换来换去一直不休息,也会觉得安乐不断而高高兴兴地唱歌。以新生起的小苦代替原先的大苦,而且新起的小苦即刻便会增长为大苦,这个过程都是在痛苦中转圈,而世人执为安乐,这显然是极为颠倒的。如果加以分析,世人的种种行为,如换一种新工作、换一所新住房、换另一辆新车及换国藉、男女换新的对象等等,无非也是以新苦代替旧苦以期麻醉或欺骗自己,让自己得到一种虚幻的安乐感受而已。”

可见人们所认为的安乐大多不出这个范围,俗话说:“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人们都认为躺着是舒服的,但是您可以去问问那些卧床数十年的病人们,你问问他们躺着舒服不舒服?所谓的舒服和快乐只不过是用一种痛苦暂时代替另一种痛苦而已。当人们走累了,行走的痛苦显现很剧烈了,于是他感觉到躺着舒服。那不是因为躺着真的舒服,而是他暂时用一种痛苦代替了另一种痛苦。如果他躺时间长了之后,一样会认为躺着很痛苦,想要走走了。有人以为挠痒痒很舒服,当身体某部分痒的时候,一挠觉得真舒服啊。挠真的是舒服的吗?如果你不痒的话,你挠挠看舒服吗?原来所谓的快乐感觉,只是用刮挠皮肤的痛苦代替和麻醉由痒痒所带来的痛苦而已。有的人说他非常喜欢唱卡拉OK,一唱他就特别高兴,可是如果叫他不停地唱上几天,他还会高兴吗?所谓的快乐只是用这种消耗体力和嗓子的痛苦暂时麻痹和转移平时沉闷的痛苦而已。《中观四百论句义明镜论》:“异生即随业流转各趣而不定生处的众生。在异生位中没有任何真实的乐,因而无有可以障蔽或说压伏真实痛苦使之不现行的力量。”

世间快乐的本质“无非也是以新苦代替旧苦以期麻醉或欺骗自己,让自己得到一种虚幻的安乐感受而已”。所有的快乐都是经不起观察的,如果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我们生活的世间原来真的是一刻都没法待下去,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痛苦中。《金光明最胜王经》称我们这个世界为“纯极苦蕴”,《法华经》说三界如火宅,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有几个人真正认识到了这句话背后的血腥和真正的意义呢?想起黑脸朗日塘巴尊者的脸、想起三果罗汉的油锅感觉,是否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这应不应该是只有圣者才能具有的心态呢?

原来我们都这么可怜,这么可笑……

当初有师兄问我:看完《百业经》之后是什么感觉?我说:“我感觉人简直没法活。”如果你真的了知任何一个微小的因果都会导致如此惨烈的、动则绵延数百世甚至数百劫的果报的话,除非不要说话、不要办事,不然恐怕很少能不中因果的,我们怎么活?《地藏经》云:“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每个人都在给自己的油锅添柴,而且添得那么起劲。不但为自己添柴,将来还要和我们在这个世间的父母妻儿抱成团往油锅里跳,生生世世乐此不疲,虚空界尽,我愿乃尽;以虚空界不可尽故,我此爱乐无有穷尽!如是乃至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愿乃尽;而众生界乃至烦恼无有尽故,我此爱乐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记得以前我问觉囊的更迫活佛:如果有人要出家的话,父母没有人照顾怎么办?活佛说:“出家了嘛,就不要管他们了,只要好好修行就可以了。”相信很多人如果单单听到了这句话都会感觉难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在轮回的真相上,是否就可以理解了呢?那些以父母妻儿为借口不想出家的人们,请看我们一切智智的佛陀当初是如何毅然抛弃襁褓中的幼儿和妻子,背着父母出家的吧。在残酷得近乎不可思议的轮回面前,任何世间的安乐、责任和解脱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

整个轮回就象一个巨大无比的绞肉机,不论是谁,不论他是善是恶,只要投身于此的人都无一幸免,没有例外。而我们无数的人都乐于投身于此:“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面对着血肉模糊的轮回三界,我们每次都能含笑面对,从容投入,如此豪情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难怪佛经上说整个轮回的众生就象疯了一样,真不能想象,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疯狂。

“总之,三界中的一切皆是无常法,皆是不离痛苦本性的法。譬如说,堕入咸水海中,不论怎么挣扎,自己必定变成咸味;同样,堕在三界苦海之中,不论如何,自己必定会是痛苦。因而有知者当生出离,放弃一切颠倒执着,勤修菩提道。”

回过头来再看看这熟悉的句子,是否每一个字都是鲜血淋漓的呢?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本文如果有任何错失的话,在此忏悔,愿上师三宝加持不要让它流毒世间;如果有些许微末功德的话,愿如所有具德上师所愿:法界一切众生都能得到暂时和究竟的一切安乐。

附录:

《中观四百论句义明镜论》:

“问曰:若人天善趣等同地狱一样可畏,那人天有情为何不生畏惧呢?

“若凡夫亦知,一切生死苦,则于彼刹那,身心同毁灭。

“假如凡夫亦能如圣者一样现量了知三有一切生死诸苦,则于了知之刹那,身心无法承受而崩溃毁灭。

“凡夫异生们不畏三有轮回,是因他们为无明愚痴所遮障,无法自知处境的险恶。假如异生凡夫象阿罗汉圣者们一样,能以智慧现见三界生死轮转的诸般痛苦,那在现见同时,他们一定会身心如同瓦器无法承受重压一般立即毁坏。因为凡夫的身心非常脆弱,他们不象圣者那样有坚强的无我智慧与大悲心,敢于面对承受如是残酷的事实。 在一些公案中也记载了类似的故事,如世尊在世时,阿难尊者的两个外甥由现见了堕地狱的可怕后果,一想起来就不敢吃饭,吃完饭一想起就要吐出来;比丘由于能忆念自己前世所受的痛苦,因而经常为之恐惧得全身流血,将僧衣都染成了花色。可是绝大多数凡夫无法如是了知,因而他们虽然处身于火宅之中,却麻木地安然而住,而且还要贪执于此,造业不休。佛在《涅槃经》中说过:‘不见后世,无恶不造。’轮回中处处充满着这样的愚痴有情,因而不应以他们的麻木无知来推想轮回中无有怖畏。

“譬如说,有些遭恶魔残害者,虽然他没有见到恶魔,身心也会非常痛苦,他自己也会知道:尚没有见到恶魔就有如是痛苦,若恶魔现前了,那我肯定没救了!于是会生极大怖畏。同样,凡夫在未现见一切生死众苦之时,也会为一些小苦而觉得难以忍受,若能现见所有痛苦,必定会无法承受。另有譬喻说,帝释天的儒童为了得到遍入天果位,结果丧去了生命;同样,凡夫为了善趣安乐而劳作不息,实际上也会因此而失去安乐生命,他们根本不知道未来果报的苦害本质。月称菩萨言:‘如诸佛照见,诸业之果报,若凡夫亦知,刹那即昏厥。’凡夫若能现见自己于世间的一衣一食、一举一动皆是轮回众苦之业因,见此残酷事实,心胸狭隘卑劣的异生怎能堪忍呢?”

“于此大苦海,毕竟无边际;愚夫沉此中,云何不生畏。

“于此三界轮回大苦海,毕竟无有边际;愚昧的凡夫异生沉溺于此生死苦海中,有什么理由不生畏惧呢?

“轮回是痛苦的大蕴聚,若能深刻了知其痛苦本性,必然会生起怖畏与出离之心。已了达苦谛的佛陀与圣者们,在诸多经论中将三界轮回比喻成苦海,这个轮回大苦海的空间无有边际,时间无有始终。无明、我慢与爱所生的三十六种烦恼爱结毒蛇,常见断见的六十二种恶见罗刹,此等见思烦恼贼遍布三界,并不停地搅动生死苦流,使诸有情如水车一样旋复不停,饱受无有自在的痛苦折磨。三苦瀑流波涛之声恒时充满着轮回苦海,众生无始以来沉溺于这样的恐怖苦海中,有何理由不生怖畏而寻求出离呢?假若站在蓝幽幽的大海边上,或沉没在浅海之中,有情尚会畏惧,更何况无边无际的苦海?理应见而生畏,毫不犹疑地出离。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名为‘惹哈德达’的仙人,他具足天眼等五通。有一天他想看器世间的边际,于是运起神足通,一步跨越一个四洲世界的须弥山顶,如是奔走不息,结果未见边际即死在半途中。同样,整个轮回无有边际,凡夫众生陷在其中,死死生生,永远不可能自动到达边际。月称菩萨言:‘血泪滉漾聚,老死波涛荡,无边苦海中,沉溺何不畏?’无边轮回苦海中,海水纯为有情痛苦的血泪聚成,生老病死的波涛喧天,沉溺于如是怖畏境中,众生为何还不生畏惧而寻求脱离呢?”

益西彭措堪布《走向解脱——别解脱戒品》出离心生起之量:“那么具体出离心生起的量是怎样的呢?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中确定出离心生起之量时说:‘修已于轮回盛事,不生刹那之希望,昼夜唯求解脱心,起时是生出离心。’也就是说,如果对轮回中的世间八法没有丝毫希求心,时时刻刻唯有追求解脱之念,这才是真正生起了出离心。”

宗喀巴大师说:“一须不贪爱世间三界六道圆满,次须昼夜无间厌离轮回,此二乃具足出离心之相。”“见轮回中各种妙享受,即如欲呕吐者,此乃出离心生起之量。”

索达吉堪布《亲友书略释》:

“纵使烈火燃头上,遍身衣服焰皆通,此苦无暇能除拂,无生住想涅槃中。

三界犹如火宅,无有安身之处,六道轮回犹如火坑,充满痛苦,如果不对治烦恼,会永远在无边际的轮回中流转。断除痛苦必须把握今生,不能拖延时间,一切万法皆为无常,何时去到后世自己无法决定,况且后世再能否得到此暇满人身谁也不敢保证。所以,从现在起就应不懈地修持正法,对治烦恼。一般来说,如果我们头上或身上着火,我们肯定会立即将之扑灭,不会耽搁须臾。对治这一点轻苦我们尚且不容稍缓,那么要除去整个轮回的痛苦,更加要马不停蹄地用功,即使现在我们头上烈火燃烧,遍身衣服亦皆烧燃,痛苦难忍之中一想到轮回中的广大痛苦,恐怕就根本没有空闲时间想要去除灭此火了,我们必定会精勤修持正法,力求断除轮回之根,趣入无生、住、想的涅槃当中。《宝性论》中说:‘圣者远离了生、老、病、死等痛苦,安住在无生无死无想的涅槃当中。’是故,应精进修法断除轮回。”

文章来源:http://hi.baidu.com/7nanwuamituofo/item/d6ecf04f3914ace21e19bc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