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禅修真的可以治病吗

莫琳·西博格

Mau8reen Seaberg

每日野兽报,2012年12月25日

The Daily Beast, Dec 25, 2010

y20140123-30

美国,纽约——一个藏族喇嘛相信,他通过一年的禅修,治愈了自己遭受坏疽的腿病。如今科学家正在研究他的大脑,以期能够发现这一医学上的奇迹。

心的力量真的能够治愈自身的疾病吗?一组希望得到答案的科学家正对一位藏族喇嘛的大脑进行研究,这位喇嘛相信通过禅修治愈了自己的坏疽。

2003年,当37岁的Phakyab仁波切移居到美国时,他身患糖尿病以及脊椎结核病。他的病日趋恶化,以至于他的右腿与右脚已经生出坏疽。他在纽约寻访了三位不同的医生并就诊,而他们给出了同样的治疗建议:截肢。

很少有人会抵制这样的治疗建议,但是仁波切并不是常人。1966年出生于藏区康巴的他13岁时就得到认证,并在1993年攻读藏传佛法的最高学位格西时,被认定为第八世Phakyab仁波切。他已经将生命奉献于传授佛法并将佛法融入内心,当他决定是否要做腿部切除时,很自然会去咨询自己的上师。

上师的回答很令人震惊:不切除。并建议弟子利用气脉禅修给自己治病,然后将这种古老传统做法的价值传授予他人。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他另外还要念一些咒语,比如马头明王咒,在开始禅修前念诵这个咒语能够清除违缘并获得加持。

这个选择需要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信念。但是,仁波切说自己对此坚信不疑,尽管医生已经明确表示他可能会死,但是他并不惧怕,他通过翻译告诉《每日野兽》的记者:“作为一名佛教徒,最差也就是一死,我还会重生的,但是如果由于自己没有尽力挽救而在即生中失去一条腿,那这一生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了。”

于是,他开始禅修。仁波切说他不会采用任何药物,饮食习惯也如常。当与他生活在一起的喇嘛忙完一天的事情回来时,他会暂作休息,他们会一起用餐且倾谈,但是之后他会继续禅修,直到晚上睡前。早上,他醒来后就又开始了一天的禅修。

仁波切记得在禅修初期,腿上流出的腐臭粘液是黑色的,几个月后变成灰色,然后开始肿胀。脓肿加剧,也带来了更大的痛苦。气味令人作呕,他回忆道。但是,他仍然没有产生丝毫怀疑。

恶化的过程并没有继续——他的腿死里逃生了。

九个月之后,他说发生的事情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是个奇迹。他的病腿里流出的液体逐渐变得清净。脓肿逐渐消退。很快,那里长出了新肉。十个月的时候,在双拐的支撑下他又能行走了。很快,他只用一根拐杖就行了,终于,在还不到一年的时候,他能够放下拐杖独立行走了。

恶化没有继续——他的腿死里逃生。不仅如此,而今他的糖尿病和复杂结核病也逐渐好转了。

目前,纽约大学的一组医生已开始着手研究仁波切,确切而言是研究其大脑。像仁波切一样的“气脉”(Tsa Lung)修行者,可凭借心念设想“气”(或“脉”或“普拉纳”)沿着人体内的中脉从上至下运行,清通淤塞、除祛杂垢,进而继续运行至更细小的经脉。

“这是一种认知行为修习,当今的东西方科学均表明,这种修炼的疗效可能胜过任何现有的严格的西方医学干预,”威廉?C?布舍尔(William C. Bushell)博士说,他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医学研究人员,同时兼任纽约东西方研究中心西藏部(East-West Research for Tibet House)的主任。一旦错过病程中的某个时期,目前的医疗干预无法治愈坏疽,除非截肢。

本月,布舍尔博士和纽约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卓然?约西波维奇(Zoran Josipovic)博士获得上师仁波切开许。上师同意与他们合作,在纽约大学脑部成像中心的扫描仪内坐禅,同时,研究人员对仁波切的脑部进行了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扫描。首次扫描时,仁波切参加了一项正在进行中的研究,该研究探查不同类型禅修对脑内反相关网路的影响,由约西波维奇博士在纽约大学主持。

约十余年前,在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乔舒亚?莱德伯的信中,布舍尔写过对与仁波切采取的禅修方式相同的坐禅中所发生过程的一份科学分析。在现代科学、分子生物学、传染病药物、现代遗传学等领域,莱德伯格博士均属开创性的巨头之一。该信被刊于莱德伯格博士的网页上,实际上,他的基金会以发表这封信的方式认同了这篇科学论文。这封信提及,坐禅修炼产生的轻、中度热疗可以杀菌并有助于身体痊愈。

“从西方科学的研究视角,尚未彻底弄清楚这种‘气’为何物,但科学证据向我们表明,与‘气’有关的坐禅过程,均提升了身体局部血流量、代谢活性及供氧等,”布舍尔解释,“我原先开发的科学模型(在很大程度上处于理论状态),包括其他事项,均以医学博士托马斯?K?亨特(Thomas K Hunt)的开拓性工作为基础,他研究血液及周围组织中的氧化作用具有的抗菌性能,并得到了加州柏城(Petaluma)思维科学研究所的赞助。研究表明,心理意象集中指向了身体各部位,所涉组织深、浅皆有,能够与修习一道最终导致身体组织局部血流量、代谢活性及供氧增加。原则上,前述提升可能抵御各种烈性细菌,例如金黄色葡萄球菌,后者不仅能导致坏疽,目前经常对抗生素有耐药性。”

布舍尔博士的同事——约西波维奇博士也对仁波切的能力非常好奇,尤其感兴趣的是这些能力影响上师大脑功能及结构组织的方式。他说测试的初步结果显著,表明在调节关注及认知的脑部区域中有一大片网路结构发生了种种变化。该小组明年会公布其研究成果。

约西波维奇博士解释说:“过去10年,对坐禅影响人脑的深入研究已越来越受到公众和科学界的关注,前所未有。这些研究已经表明,通过修习禅定中产生的微妙认知境界,坐禅可以优化人的生命体验,而且与此同时,大脑解剖结构或大脑可塑性也发生了变化。然而,人们很快就发现,这些研究所获得的各种坐禅技巧及意识状态,对于以西方科学既有构架下的理解而言,形成了相当大的挑战。”

约西波维奇博士称,神经科学领域有一项重大新发现,即在大脑内部,处于自发波动的静息状态网路有可能对上述问题给出部分解释。在整体层面,大脑表现为由两个大型网路组成:外向型网路,即任务主导型的脑部网路,由积极的脑区组成,当我们专注于某些任务或外部环境时该部分脑区活跃;内向型网路,或称“默认”网路,由我们在自省及亲身体验时的活跃脑区组成。

博士描述,这两类脑部网路的活动通常为反相关,也即,当此网路的活动为“起”,则彼网路的活动为“伏”。“尽管这种对立发挥了某些有益职能,例如,让我们能够专注于一项任务,而避免因白日梦或无干的顾虑引致分心,同时,我们猜测前述对立同样也成为人们日常经历中的某些不良方面的基础,例如,在自我与他人和内部与外部之间存在过多的分裂;换言之,众多禅修传统观念认为这种‘二元论’乃人类受苦的根源。”

对于想要开始修气脉的人们,一项先决但可实现的规则是:鼓励他们寻找到一位导师。仁波切经常亲临全美各地讲学,并可通过Skype连接他的教学课程,如此,上师的课程将传送给全球更多人群。今年,仁波切将在亚利桑那州Tubac主持一项新年特别聚会,该聚会由圣科特瑞?珀柯特和海伦?格雷厄姆公园基金会赞助。

玛丽安?齐特卡(MaryAnn Zitka)是一位医疗研究员,也是Phakyab仁波切的资深弟子,她解释说,“仁波切”是藏传佛教中的一个尊称,字面意思为“珍宝”。 “在我看来这一称号非常恰当,”她说,“我们并不经常遇到如此尽心利他之人。仁波切将其智慧传统倾囊相授给所有向学之人,唯一要求便是——去修行。”

作者简介:

莫琳·西博格(Maureen Seaberg) :纽约记者,其作品见于《纽约时报》、《每日新闻》、《Irish America》杂志、娱乐体育新闻网络(ESPN)杂志版以及公共广播公司(PBS,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及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公司(MSNBC)。2009年,莫琳·西博格赢得首届诺曼?梅勒作家庄园(Norman Mailer Writers Colony)奖。同时,她是一位联觉者,以及美国图森市亚利桑那大学意识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nsciousness Studies)下辖走向科学意识大会的通感(Toward a Science of Consciousness Conference)的研究人员。她首部著作的题材为联觉,书名《品尝宇宙》(Tasting the Universe)由New Page 出版社于2011年3月推出。

出处:http://www.thedailybeast.com/articles/2010/12/25/can-meditation-cure-disease.html

智悲翻译中心:

译者:歌者 逐月

校对:歌者 圆精 明心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立即联系zhibeifw@yahoo.cm.cn,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